在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我们地区证实大法的整体形势也在逐渐好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各自的环境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我们地区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还存在学法少,或不能静心学法(包括笔者本人),不能把自身的修炼和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结合起来,似乎表面证实法的行为就完全代替修炼了,不重视自身的心性修炼与提高。

在我们本地,同修之间见面除了互相传递大法资料,谈到的几乎都是证实法的“工作经验”,(当然交流是应该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只能听到很少的同修谈起自己在遇到各种矛盾冲突、干扰时是如何否定邪恶、向内找、向内修的,普遍听到同修谈的也就是“哎呀,我这不是显示心吗?”“我这不是争斗心吗?”有的同修被邪恶干扰迫害时,经常能听到其他的同修说“解体它,铲除它,不承认它。”

大法弟子铲除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是没有错的,可是有的同修就铲除表面的邪恶,不找心性上的实质原因。有的同修说“我这是让邪恶钻空子了,我也不会找啊。”还有的同修说“这是我的显示心”,“这是我的妒忌心”或认为自己还有其它的什么心,就算完事了。这是我们本地区目前存在的大问题,需要同修多学法,在法上提高,转变这种被动的修炼状态。

在我们地区,有很多大法弟子是全家或父母、兄弟姐妹在修大法,他(她)们几乎都能相互配合,利用各种方式证实法,为了救度众生,能最大限度的付出一切。然而在家庭的修炼当中,很多同修不重视修心,夫妻之间、母子与姐妹之间因为有情,你是我父母,她是我妻子,无形之中,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种家庭观念。在修炼中看到彼此的不足时,被情带动着,不向内修,经常语气恶,互相指责,还美其名曰:“我是在帮你。”把师尊给我们去各种执著心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让邪恶钻我们放任的空子,扩大我们的执著,对我们有漏的心進行干扰与迫害,给证实大法造成阻力。

就我自身而言也存在这种状态。我的家人也在修炼大法。在情中,在各自的观念中,都时常放不下自我,也经常出现心性磨擦。有时夫妻之间在一些琐碎事上陷在就事论事之中,时常不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待一切问题。有时很苦恼,总想把这个家变成都向内修,都向内找的一个真正的修炼环境,但总感觉在法理上和丈夫无法交流,认为他不向内找,不在法中修,给他指出来他也不找自己,不接受。和同修交流中,同修说:“你还是把他当成家里人了,没当成修炼人。”这话我当时还不是那么太赞同,现在我意识到了,我被情带动的已经進入了常人式的家庭角色中去了。当着家里人,说话就应该那么随便吗?作为一个修炼人,在哪里都应该做到修炼呀。

在常人的迷中,人生出来就在情中泡着,从记事开始,就知道谁是我们的父母,谁是我们的姐妹,要是有谁伤害到自己的亲人,这个家庭中的成员都把他视为敌人,我悟到这就是从情中派生出来的家庭观念,它是一种为私的物质,已经深深的扎在我们的思想中,我们如果不能在思想中破除这种只局限在人这个小的家庭范围之内的观念,我们就不能真正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把自己的家人当作众生来看待。此时对于去情的执著已经和以往有了不同的理解,我悟到了,我和A同修之间解不开的心结,也来源于这个情——

A同修是我25年前的同学,在这20多年里,我们来往密切,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我们在一起做过生意,又先后得法在一起修炼。起初我们互相鼓励,常在一起谈修炼体会,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心有了距离。我也多次向内找,认为是显示心在带动我,总愿意在她面前谈起自己悟到的法理。那时我认为她没有自己对法的理解和主见,和她交流时总想指出这一点,渐渐的我们的心有了隔阂和距离。

走入正法修炼阶段后,我们都在各自的环境中救度众生,很少见面,偶尔见面,我发现她对我没有了修炼人的温言善语。我不悟,认为我不能象她这种状态。一次她对我说:“你知道吗?很长时间以来,你一直有瞧不起我的心。”我听到这话时很吃惊,她说:“你的那种眼光,总让我感觉我不行,你知道你给我的打击有多大吗?有时候我想,我偏要好好修,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有时候也想我修的基点好象就是为了跟你赌气似的。”我听了这些话,心里很难过,为自己没修好给她修炼中带来这么大的阻碍而自责,我真的应该好好的找一找自己了。

很长时间以来,在我的思想中,确实存在很多不好的物质,那就是各种执著心,其中显示心、妒嫉心比较严重。在与同修交流时,总想抢在别人面前说话,有时同修的话还没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打断别人;当同修赞同自己的悟法时隐约的就能感觉到这个显示心在欢喜;当帮助同修提高时,总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在讲真相、世人得度时,思想还时常的想起谁谁是我救度的。其实能改变人与度人的是法,不是自己,只不过是自己符合了法的某一层的标准,大法才能显神奇。

每当听到同修说谁谁修的挺好,我表面不说啥,心里却不认可,认为她修的不行。这不是妒嫉心吗?别人要有好处不是为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盯住人家不足的地方,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存在这么严重的妒嫉心,我却不自知,此时我也悟到了我为什么跟B同修心里有隔阂——

7.20后,A与B经常在一起协调证实法。不知不觉中我总是能看出B同修不是这有执著,就是那有毛病。见到B同修,心里多少感觉有些别扭。几次查找自己都没找到根子上的执著。每当别人提到A,我心里就隐隐的有一种酸楚。提起A就能想到B,提起B又能想到A。

一天在梦中,我和B都在很高的空中,但我不愿意多看她。她在空中开着一个小飞艇,一直微笑着停在我的身边。这时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往我的碗里倒了半碗类似酱油醋的东西,好象在跟我开玩笑。我生气了,扭头就走,B微笑着看着我,把飞艇开到我的身边。我看着B同修的脸,瞬间,我感到我错了。醒来后对B同修的心里隔阂顿时烟消雾散,有了一种对B同修的歉意,我知道这是师尊的点化,让我悟到,我对B同修的妒嫉心,原来是来源于对A同修的情,从情中又产生出为私的变异观念。我明白了,现在是应该去掉这个情的时候了,对待A要象对待所有同修一样。去掉情后,取代情的应该是慈悲。

我不止一次的对师尊说:师父,我一定能去掉这个心,我一定能去掉这个心。再有同修提到A,心里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感觉,我知道这是心性升华后,旧宇宙为私的物质在解体。

邪恶无孔不入,扩大我们的执著,让同修之间造成内耗与间隔。师尊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我们学员之间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协调,不管这个事情大和小,我告诉大家,那肯定就是魔在钻空子。”在修炼中,我们自身的有漏,能让邪恶找到迫害我们的借口。

前几日,丈夫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旧势力迫害,鼻子从未出过血的他,突然开始出血。他用常人中形成的观念想,出点血好让脑袋清凉,后来一想“不对劲,这是迫害,我不能承认它,邪恶的所有安排我都不承认。”他想起了自己背过的师父的法“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由于他逐渐的有了正念,加上三位同修的及时赶到,整体正念除恶,邪恶被解体了,流了近两个小时的鼻血被止住了。

通过交流,丈夫深刻的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他觉的自己平时不向内修,最后这个难都堆积到一块了。交流中同修说:修炼真是严肃的,正象师父所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几位同修都表示要把今天作为新的起点,在法中真正的修自己,查找不足,互相鼓励。

从那天起,丈夫也真的在改变,说话也不那么高声了,遇事也能在法上看自己了。以前我认为,在交流中我是在帮他提高,可为什么他不接受时,我心里会动气呢?对他没有好言语,在心性的磨擦中,总让别人向内找,我却没能修自己,这不是旧宇宙的根本属性吗?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原来我没把自己放在其中,没修我自己。

怎么做是走师尊安排的路,怎么做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个人理解到,在修炼的路上,在不同的心性磨擦当中,当矛盾出现了,并不是坏事,关键是我们能否意识到这是师尊在利用这环境让我们把执著的心暴露出来,告诉我们该去这颗心了。如果我们能在那一瞬间向内找,看到那颗心,去掉它,我们就是在走师尊安排的路,反之,我们在矛盾中,不向内找,被各种观念带动着放不下自我,这时邪恶就会利用我们有漏的心,扩大我们的执著,進行干扰与迫害,这不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

有的同修说:“真得把这些不好的心去掉,要不等到最后的时候咱们怎么圆满呢?”我们的每一念是站在个人的基点上还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我们去掉为私的观念与执著的同时,不也是自身对应天体众生的改变与同化吗?修好自己的本身也就是在救度着众生,圆满着自己的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