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如何正念认识苏家屯事件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曝光后,一些学员对此产生置疑,一是从人数上说,很多地方学员都表示没有那么多人失踪;二是从法理上说,似乎不应该发生这么大规模的惨烈迫害,而且都发生在坚定的大法弟子身上。就此问题谈一下自己的认识,不妥之处请指正。

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对我们修炼人来讲,是个涉及根本的严肃问题,说严重一点,其实就是对师父能不能坚信,对法能不能坚定的问题。如何正念对待这个问题是我们做好揭露邪恶、反迫害、营救同修和更广泛的救度世人的前提。如果从数字上去想问题,是感性上的理解问题,依赖于脑中存储的信息、眼睛看到的眼见为实来判断事物,这本身就是有限的,不是全面、全方位的,我们每一人的视野和所接触的人和事物都是有限的。世界上所有的浩劫,其罪恶刚刚被人揭露时,都是信息不完全的,因为邪恶在阴险狡诈的掩盖着,况且这么多年,我们在这方面没有用心,心里没底,脑中没有多少信息储存,就会有这种感觉。

可我们毕竟是大法弟子,不会从感觉去认识事物,从法理上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师父讲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阴险毒辣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历史上也出现过,很多大法弟子都经受过那样的魔难,这次正法旧势力同样做了这样的安排,我相信它安排的迫害比这还要惨烈,是师父已经消减到大法弟子能够承受的现在这种成度,可是事情发生了,我们还是承受不住,还是接受不了。难道我们不相信邪恶有这么邪吗?

有人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但不明白神为什么准许它的出现,说这么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应该承受这些。这个问题我想从两方面谈一下。

一是修炼人遇到任何问题首先要看自己,衡量一下我们自己做的怎样,我们不能向外求。人世间发生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出现问题,我们不能退出主角,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去评论,它的出现在某些方面来讲,是不是由于我们没做到金刚不破。

出现的这个魔难,我们是不承认它。怎么不承认?不是嘴上说了就算的。我们大法弟子是人间的助师正法神,如果做的正,在这个世上应该是我们说了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父赋予我们一切能力,大法具足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如果整体做的好,完全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出现这样的迫害,这不仅仅是这6000人的问题、个别地区的问题,是我们整体的问题,我想每一个人都在其中。师父讲过,如果有一个大法弟子发正念真做到那么正、那么纯净,邪恶瞬间彻底解体。我们修到那儿了吗?

想一想我们自己,正法到了今天,每个同修在不同的境界中可能做的都有些不尽人意,给师父正法加大了难度,使邪恶因素不能清除,迫害结束不了,才出现丢了这么多同修,几年来他们遭受残酷的迫害,我们却不知道。虽然有他们个人的因素,也有我们的责任。这些人可能分布在全国各地,发生在我们身边,也可能6000人中我们一个也不认识,但这都不是我们没做好的理由,我们可以用很多客观原因搪塞我们的不足,也可以从此事中发现自己和整体的很多问题,就是说,我们真的不能只顾自己了,我们修炼的形式虽然是大道无形,在回归的路上,我们也要清点一下我们的人数,看看谁没跟上拉一把,谁摔倒了扶一下,放下自我,每个人都去关心别人。我们心系众生,讲真象救度他们,大法弟子更应该相互关心帮助,更应该相互珍惜,这样形成一体,圆容不破,共同精进。不管以前怎么样,到现在我们就不该再去外求了,我们真的应该沉思一下,想想我们自己了。

我们不承认这场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与安排,但它毕竟干了它们所干的,我们怎样在否定它们的迫害中做我们应该做的,成千上万的坚定的大法弟子不都是从这魔难中走过来了吗?“在最严酷的迫害下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都没有被吓倒,走过来了,反而炼就的成熟了。实际上你们回过头来看一看,这场迫害好象是无序的,形势的变化、不同情况的出现,不全是有目地的吗?无论是师父的愿望还是旧势力的左右,不就是以最后大法弟子的炼成、邪恶解体为目地的吗?这一切能是无序的吗?”(《旧金山讲法》)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的,我们也不能从表面单一的去认识这个问题。这个魔难出现了,迫害发生了,大法弟子从迫害事件,找到我们的问题,提高上来;利用这种迫害揭露邪恶,让世人看清邪恶残暴丑陋的嘴脸,更广泛的救度世人,必让邪恶所干的每一件事都成为丑事、败事。

再有需要我们搞清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修炼人看问题与人的理是相反的,我们看问题衡量事物要按正理。当魔难超出我们难以想象的负荷时,看看我们的心态,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可能触及到那不属于我们的观念,就不干了吗?就不平了吗?就去外求置疑吗?我们在置疑谁呢?我们看到同修遭受那么大的苦难,可是我们想到没有,真正承担比这巨大多少倍苦难的是师父。一个要出现脑血栓症状的人,师父为消减他的业力就得喝一碗毒药,只让他承受他能够承受的那么一点脑血栓的症状,他却不干了,自己不悟,还说学大法出偏了。那么今天这种置疑是不是也认为出偏了呢?一个脑血栓的魔难我们能理解,他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可这6000人遭受这无法接受的大规模的惨烈迫害,这超出我们能想象的、能够容纳的,我们的心在哭泣,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的难就和我们受难一样。可是我们还应想到,师父为此将付出多少?师父的承受是巨大的。

有的同修觉得自己心态也不象现在社会上常人那样,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遇到魔难,也很坚定,为什么还走不出魔难,还在遭受迫害?这有旧势力的安排,还有很多复杂的多方面因素,但只要我们正念正行,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要求标准,能够提高上来,也就破除那一层次旧势力的安排,宇宙制约力对你不起作用了。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都有标准要求,假如你该提高到第六层次了,自己却长期在第三层次上的标准做事,提高不上去,积攒很多难也过不去,每一次魔难都是让我们提高的,不会叫你在同一层次一次次的过关,没有那个时间。在魔难中我们不能升华上来,那么高于你层次的一切神看你就是个常人,旧势力的因素就会起作用,就会给师父正法带来难度。

所以这6000名同修的迫害,从某方面讲也是对我们整体来的,对我们每一个同修来的。我们应该清除的邪恶没有清除掉,该救度的众生还没明白,学员之间还有间隔,没能形成整体,这么长时间,我们没能想起他们,更谈不到关心和帮助,才得以使邪恶如此疯狂。要否定它,全盘的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定在法上,破除阻碍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观念,正念正行,销毁旧势力安排的机制,使旧势力转动的盘子在我们身上不起作用,走师父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