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老人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母亲近年来因年事已高,每到冬天就多病,主要是感到心累、气短、食欲减退、咳嗽、浑身无力或疼痛、偶有发烧等,今冬也是如此。从1月开始经常说自己心口及其周围疼痛,两肋及背部也痛,但还能忍受。后来越痛越厉害,食欲减退而时时想呕吐。1月 21号和母亲住在一起的弟弟就带她到当地市级大医院去看急诊,医院给她作了高清晰度多媒体超声检查。超声描述:胆囊体积增大,形态失常,囊壁不均匀增厚,胆囊内可见不规则稍强回声团,边界欠清,内部回声杂乱。肝门部查见不规则稍强回声团,边界欠清 ,内部回声不均匀……。超声提示:1.胆囊内稍强回声团(胆囊CA待排?)(注:CA是癌的代号)2.肝门部实性占位。急诊医生说要到外科住院做手术。弟弟说我们兄弟姐妹众多,家里也有学医的,要大家商量决定下一步。医生一再劝说到外科住院做手术,并说其实这就是胆囊癌,不能耽误了。

弟弟马上找在当地的哥哥姐姐商量,他们都一致认为不能去做手术。弟弟又打电话给我,并将超声描述念给我听。因我母亲是常人,就得按常人的方式处理。我找了我的好朋友,她是六年制医学本科毕业,有三十多年医疗经验的医生。她说: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肯定不能做手术,做手术的话,说不定上得了手术台就下不了手术台了。她建议保守治疗,并提出了一个治疗方案。我也赞同这个医生朋友的建议。弟弟给医院写下了“出了什么事与医院无关,我们自己负责”等等,并签了字才带母亲离开了医院。

回来后,弟弟找到本单位的医务所熟悉医生,开始按我的朋友的治疗方案输液。输了几天液也没有一点好转,母亲说痛得厉害,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了,什么东西都不吃,连喝水都要吐。我急忙乘车回到母亲那里。在回去的路上我先生(常人)还说:看能不能找个护士到家里来输液。

到母亲家后,小弟说想找个人帮忙,问了许多人,都说现在过年了找不到人。我想起来曾经看到有些大法资料说,大法法力无边,有的重病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起死回生了,我想,说不定对母亲也有效,也可就此引导母亲走上修炼之路。

于是我就教母亲念这两句话。当她痛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时,我就叫她在心里默念,同时我也发正念帮她,还放了一张护身符在她枕头下面。不怎么痛的时候我又教她念,我念一句叫她念一句。开始时她念的不太清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字发音不准,念一会,休息一会。为了使她念准确,就将字的意思讲给她听,就这样反复讲、反复教她念。才半天时间,她睡得迷迷糊糊时觉得自己身上像有层脏的壳脱下来了,感到轻爽了不少,醒来后发现浑身大汗,但确实精神好了许多,也没有那么痛了。

她说:“这次这个病,痛得要命,痛起来的时候你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痛得你死去活来,大汗长淌,那时,你不知道是在阴间还是在阳间了”。她自己没有力气坐起来,经常连掀棉被的力气都没有。若想坐起来,必须别人帮忙,坐起来后就感到心累、呼吸困难。我不断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她老人家可喝一点米汤了,第二天痛的程度减轻了,也痛得稀疏了。上午不知不觉她自己可以坐起来了,中午还喝了小半碗以米汤为主的稀饭,下午自己就能下地了。我把她扶到大沙发上半坐半卧着,她说:她看见有烧饼那么大的太阳放着金光往她的胸口里钻。由于我自己悟性低,当时她讲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来一想,这不是法轮吗?!她一边看着子女及孙子们聊天、重孙们玩耍,同时自己还不时地念那九个字。晚饭时又吃了半碗稀饭而且也不那么痛了。晚上她很有感触地对我说:这个法轮功才厉害啊!我说:怎么呢?她说:我都能自己下地了,也没有那么痛了。过了一会她又说:输了那么多天液,还越来越恼火,越痛越厉害。我才到法轮功那里念了那么几句话,又没有吃药、打针,就好了那么多,你说是不是神奇?!法轮功就是好啊!我说:这得感谢李洪志老师啊!

母亲因输液没有吃东西已经十天左右没有大便了,第三天上午就解了一次大便。

这一天我修炼的妹妹说:昨天晚上梦见和母亲一起出去耍,走到一个地方,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在那里打坐,中间有几个像妈妈那么大年龄或比妈妈年龄更大的老太婆。妈妈说,我到那几个老年人那里去,于是她就排到队伍中去了。我心想,这么多炼法轮功的人在这里,现在不反对法轮功了吗?!我去看看排了多少人。我走了一弯又一弯,还没有看到头,就醒了。后来,妹妹又说:在梦中我还没有排到队伍中去,妈妈已排到法轮功的队伍中去了,妈妈的病一定会好。这时妈妈说:你看我的动作就是快,就排到法轮功的队伍中去了,我的灵魂已经到法轮功那里去了。

第四天、第五天,她老人家每天拉黑色的稀大便四、五次,净化身体,她自己说上面已经不痛了(原来痛的地方),只是肠子有些痛,但已经不是原来不能忍受的那种痛。第六天只拉了两次,肠子也不那么痛了,食欲也有所增加。当然,这些天她天天都在不断的发正念(她已经学了发正念),不仅是白天,晚上醒着的时候也在不断的念那几句话。

第七天因单位有点事我必须回去,我就让修炼的妹妹再忙也得安排时间到妈妈这里来教她发正念。几天后母亲不拉稀了,肠子也不痛了,只是感到累、气短,精神比较差,没有力气,但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大痛过了。妹妹电话中说,她发现妈妈发正念时很虔诚,吐字也清楚了,慢慢的也熟练了。

在单位我碰到一个熟悉的退休医生,她问我这段时间怎么没有看见我?我告诉她我母亲生病了,当地医生说是胆囊癌,并把超声描述的告诉了她。她说:“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不能做手术了,这种病不管怎么治疗,最后都是痛死的。”

我知道母亲虽已走进修炼的门,但只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发正念还不行,必须要懂得法理,于是过了十天左右,把单位的事情办完,我又回到了母亲身边。我刚回去母亲就对我说:“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有人大声地对我说‘睡、睡、睡,起来学文化嘛!’说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我马上就醒了,一看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心想我大字不识一个,学习什么呢?”她说到这里,我就拿出《转法轮》笑着说:来,我们来学习文化,于是开始读书给她听,读一段解释一下,使她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我们又一起发正念,她只念前面九个字,后面的正法口诀她说不念了。我说:为什么呢?她说:越念邪魔越多,灭不了。我说:那是你的功力还不行,以后若遇到邪恶灭不了的时候,你就喊:“李洪志老师请帮我消灭这些邪恶。”以后你主要就念那九个字好了。后来,有一次她说又遇到有很多魔鬼时,她就喊:“李老师帮我把这些魔鬼打到地狱里面去!”一下子这些魔鬼就不见了。

过了大概一星期,我要回去了。我把录有师父全部讲法和五套炼功音乐的MP3留下来,并将如何操作告诉小弟,让小弟调好后让母亲听。我告诉母亲要听老师讲法,还可以双腿交叉坐在大沙发上,手结印,听第五套静功音乐。我走后妹妹就帮母亲学法。有时母亲提到一些问题或现象,妹妹就根据自己对法的认识做一些解释。如母亲说:我现在就是一身还在痛等等。妹妹就说:你身上那么大的业都是师父给你消了,给你承受了,现在剩下一点小业,你自己要消、要承受等等。

回去二、三天后,我打电话给妹妹问母亲的情况,妹妹兴奋的告诉我,当天中午一点多钟去看母亲,小弟不在家,是母亲自己亲自来开的门,母亲一人在吃稀饭。母亲说,小弟不在,她自己煮的稀饭,还切了一点菜叶子在里面,现在母亲的精神状态也好多了。我听了当然也十分高兴。

就在妹妹告诉我这个消息的第二天,我的那个医生朋友问我母亲的情况,我把整个转变情况都详细地告诉了她。她说:不瞒你说,我都以为老妈这一回“去”了。朋友是个常人,但她说:不管怎么说,不论用什么方式方法,事实摆在那里,那么快能恢复到这个样子是想象不到的,这就是奇迹!

在我母亲这件事实面前,原来被恶党毒害比较深的一些亲戚即使不直接说,从说话的语气也可听出,对大法的看法有了很大改变;还有的亲戚也因此而走上了修炼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