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白马垅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白马垅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非常邪恶,许多大法弟子对此进行了揭露,已经臭名远扬。

我是2005年被非法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遭受迫害的。以下事实是我自己在白马垅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白马垅劳教所七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下设三个大队,即七一队、七二队和七三队。在七三队里有四、五个房间,平常窗帘拉的都很严实,每间房内大概有2至3个犯人值班,如有大法弟子要洗漱,其它房间的门都必须关上,所以也不知道每间房内有多少大法弟子。据我所知,在其中一间房内有四个夹控犯人看管一个大法弟子,此房最邪恶,24小时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搞体罚,主要是站、蹲,夏天不让洗澡,每天还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录相,看完后还要写所谓“认识”不写就不让睡觉。

白天七二队的恶警龙利云和唐璐云等带着犹大到七三队做所谓的“转化”工作迫害大法弟子。五十多岁的株洲大法弟子刘永芬被体罚站到腿肿至腰部;湘阴大法弟子廖红被恶警指使的犯人将头发剪成阴阳头,人被迫害的又黑又瘦,跟来时的白胖判若两人。我自己也曾遭受过体罚,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刚到七三队时,中队长孙××嚎叫到:你要是想喊,这里有的是臭抹布、臭袜子等着你。

刚被非法送来的大法弟子无论年龄大小都要先被送到七二队迫害--在杂房内站整天,逼迫写“保证书”,不写就站着,不让上厕所或限制上厕所。郴州大法弟子周小红被值班的犯人周兰兰、肖富娥、黄志诚等五人围攻殴打,不让上厕所,让她将屎拉在饭盒里拿到厕所冲洗再用它吃饭。农大教授大法弟子何应清肾不好,上厕所次数多,因她抵制迫害,不下楼做操,值班犯人高美芝就不让她上厕所并说是干部宁××说的,何应清只好尿在房间内的盆里,恶人高美芝就破口大骂。

2006年新年,一位大法弟子写出了一份声明,声明自己在被逼迫之下写的“三书”作废。此事影响较大,恶警就指使夹控将这名大法弟子关在外面杂房。此夹控没对大法弟子采取手段,被恶警视为夹控不力,扣罚奖励一天,说她对大法弟子太好了。恶人周兰兰因卖力殴打大法弟子周小红和宁乡大法弟子杨俊英,受到恶警的表扬,并许诺周的家人不给她交戒毒费也可以回家。

大法弟子杨俊英因唱了一首歌,恶警龙利云邪恶的将她加教25天。杨俊英拒绝在加教通知书上签字,恶警龙利云就让值班犯人单简代签。2006年2月恶警邪恶的将大法弟子周小红加教两个月,并由七二队转移到七三队继续迫害,对外还封锁消息。

在此,我们奉劝株洲白马垅的恶警们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否则恶报来时悔已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