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6年3月27日】我是1998年4月得法的,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就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在朋友的引导下,我毫不犹豫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

一、99年7.20以前个人修炼阶段

得法初期,师尊很快给我净化了身心,那种愉悦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后来学法中才知道那时掺杂着很强的欢喜心)。实修了一段时间后,一天早上我炼完功回来,丈夫突然一反常态扬言要把师父的照片扔掉,我当时没守住心性说了一句“你活瞎了”,结果他狠狠的打了我一个耳光后,真的把师父的法像扔到楼下。我和女儿(当时女儿7岁,是小同修)因为没有保护好师尊的法像都哭了。从那开始,丈夫天天用各种方式干扰我学法炼功。常人时,我是一个情特别重的人,结婚前感觉没有父母我会活不下去,结婚后感觉没有丈夫也会活不下去,由于对情的执著(其实是私),丈夫千方百计地干扰我炼功,真是用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晚上不让我睡觉、打、骂,经常把我从家撵出去,甚至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当时的我无怨无恨,但是却带着很强的怕心,看着丈夫日渐消瘦又生出了很强的情。由于执著心一直不去,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那段时间我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真是修的很苦。

直到99年6月16日,在真正的生死关面前,明明知道是考验,我还是没放下情的执著向邪恶屈服了,我在单位领导与家人的围攻下,违心的签下了不修炼的保证,第一次背叛了师尊、背叛了大法。紧接着,99年7.20不知悟的顺从了邪恶,交了大法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做的事情,第二次背叛了师尊、背叛了大法。写到这里,我流泪了,弟子深知,若非师尊慈悲,弟子早已万劫不复。

二、99年7.20后证实法阶段

(一)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

99年7.20后的一段时间,竟然邪悟觉得修炼要结束了,正如师尊所说“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建议》)(当时来自家庭与社会的压力,感觉整个人要崩溃了)。感谢恩师慈悲救度,梦中点化弟子要实修,梦中惊醒后,于1999年12月底,我从新捧起了书,开始了精進实修。在那段黑暗的,艰难的岁月里,有师在,有法在,我坚定的走了过来。正如师尊所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2000年10月1日之后的几天,看到报纸、电视对师父与大法疯狂的污蔑,特别是从报纸上知道了国外同修在悉尼奥运会期间讲真相的情况后(报纸是在進行反面宣传,当时我只知道有个明慧网,却从来没看过交流材料,也不知道国外的同修也在证实法),我觉的不能再在家偷偷的修炼了,我必须站起来,走出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了。于是,自2000年10月,我了走出来,加入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行列。

走出来证实法,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真相资料的来源问题,当时我购置了一台佳能喷墨打印机(当时想买激光打印机,又怕丈夫怀疑),打印机速度很慢,我只能靠中午或丈夫不在家的时间才能打印,所以做出的资料远远不能满足我与同修的需求。后来与同修切磋,在目前情况下,我们还是应该到外边复印,只要我们想做,师父一定会帮我们。决定后,我开始寻找复印店,真的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没费多大劲儿,我们就找到了一家复印店,并且位置比较隐蔽,开复印店的是一对小夫妻,当时我走進去说要复印点资料,小伙子看都没看就拿过去复印,我告诉他要复印200份,他让我第二天去取。我回来后很高兴,同修提醒我注意安全,我也意识到要跟那对小夫妻讲真相,取资料时我告诉了他们,这是法轮功真相材料,法轮功是好的,报纸、电视上宣传的都是假的,他们告诉我他们在北京的姨妈就炼法轮功,他们知道大法好,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以后约2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这里复印资料,我与另外一名同修合作,每星期复印一次,每次500份左右。

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后,黑云压城,面对被谎言迷惑的众生,愈发感觉到责任的重大,那时候,我几乎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冬天晚上出去发,夏天中午出去发,星期天坐车到农村去发,几乎走到哪儿,真相资料发到哪儿。几年的时间里,我去过20多个村庄,不知爬了多少居民楼,去农村发资料每次都带上100多份,有时边发边贴,碰上有缘人就面对面讲真相,农村人朴实,对真相资料也珍惜,特别喜欢真相光盘。我每次都是轻轻松松的去,顺顺利利的回,思想里没有任何被迫害的概念,因为我清楚的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有一次,由于天气很热,我发完资料后口渴的厉害,我站在路边等车,心想要能买瓶冰镇矿泉水喝就好了,可是环顾四周,没发现有卖的,心想算了回家再喝吧,接着我回头看车来了没有,却突然发现在50米远处有一个卖冰糕的箱子,我赶快过去买了一瓶冰镇矿泉水,边喝边纳闷,刚才明明没有啊,难道我看错了?后来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悟到那瓶水是师尊安排给弟子的,是弟子悟性太低啊!感受到师尊的呵护,还有许许多多,比如有一次坐车到远处去讲真相,由于天色已晚,地方陌生,我感觉有些孤独,但只要一想到我是师父的弟子,就马上感觉到身体被一片暖暖的光罩住,那样的温暖,那样的美好。

除去讲真相外,其余大量的时间用于学法炼功,每天2-3讲《转法轮》,每星期学一遍师父7.20以后的讲法。由于学法多,法理比较清晰,做证实法的事情就比较顺利,并且效果也很好。这期间我的许多同事、朋友都从正面了解了大法。

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我的一位同事考取了清华大学硕士学位,临行前到我办公室辞行,我告诉他本想请他吃顿饭,结果错过了,接着当面送给他一张真相光盘。没想到他激动的脸都红了,不断的说:“大姐谢谢你!你给我的礼物,比请我吃十顿饭都强,我回家一定好好看,并让我爱人看,保存好等我孩子大了让孩子看。经过这场迫害更显法轮功的了不起,大姐你放心,兄弟如果能混出样来,将来如果能進‘人大’,我将用良心替法轮功鸣不平。”这件事对我启发很大,同时也由衷的为这个生命而感到高兴。

后来我家搬到离工作单位30里外的城区,由于工作性质(其实也有旧势力干扰因素)我每到月底、年底都要加班,单位承诺加班可以为我报销打的费,我想正好可以利用这机会面对面讲真相,由于时间比较充裕,坐在车上,我可以看出对方的执著,并顺着他的执著打开他的心结,几乎讲一个明白一个。有的司机把车停下来听我讲了一个小时,还不愿离开,不断的说:法轮功太美好了!这么美好啊;有的司机跟我请了《转法轮》说是要修炼;有的司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说要做好人等等。

(二)学法少,讲真相遭绑架

搬家后,由于对新家产生了执著,加之工作日趋繁忙,学法时间明显减少,有时学法也净不下心来,讲真相就象完成任务一样,并且自以为真相讲的好,产生了自满的心里,其实是欢喜心,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自己也感觉不对劲,可一直没有突破,终于在2004年9月发资料时与其他两名同修遭邪恶绑架。在看守所不配合邪恶,不录口供、不吃饭、不照相,并给接触的警察和同房间的常人(被关押的犯人)讲真相,第二天丈夫被迫交10000元罚款(加送礼约16000元),我被放回了家。值得一提的是,同房间的两位常人明白真相后,对我们非常好,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她们的善行也得到了善报,前一天还说要关她们一个月,可是在我走后第二天她们也被放回家了。

回家后,面对家人的哭闹、围攻,我正念不强,动了情,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几天后,丈夫把我的大法书籍毁了。由于自己没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对待,给众生、给自己造成了无法想象的损失。而和我一同被绑架的同修出来后,面对家人的干扰不为情所动,正念正行,不仅保护了大法书,而且通过讲真相,她的父母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可见,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守住心性,正念正行是何等的重要啊。

(三)修炼中走向成熟

这次教训后,我冷静下来审视我自己,为什么在前几年恶劣的环境下,能顺利的走过来,而在邪恶被大面积清除,环境相对宽松的今天却被邪恶绑架了呢?向内找发现,长期以来学法少,不入心,并且没有真正的实修、向内修。有许多执著心没去,师尊在《转法轮》中早就告诉了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因为你要修,邪恶就不叫你修,可是你又不好好修,就是邪恶迫害的对象。”(《2004在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悟到这次邪恶对我的迫害原因有以下几方面:一是由于较长一段时间发正念不静,自身空间场聚集了许多邪恶;二是由于没注意修心,一些执著心长期没去,特别是对情的执著;三是由于长时间讲真相做的比较顺利,产生了麻痹的思想,其实这是干事心与欢喜心所致。写到这里,想提醒同修,在证实法的路上,遇到干扰也好,遭到迫害也好,在正念正行排除干扰、否定迫害的同时,一定要静下心来找找自己,是什么漏洞让邪恶钻了空子,当我们了却了人心,邪恶就会解体。

2005年5月份,我地许多同修遭邪恶绑架,资料点遭邪恶破坏,这些事情在当地许多同修中产生了一些波动,一时间有些同修在传“谁把谁供出来了等。”针对这些问题,我和许多同修抓紧坐下来学法,看看在魔难面前师父教我们怎么做。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想不管最后到什么成度,干扰再大,或者正法中使你们自己完全明白了,也要堂堂正正的修炼,不要受任何正反两方面事情的干扰,千万不要被形势带来的转机或者出现的什么形势干扰。”

“大法弟子中一旦有什么人心反映出来,就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邪恶就会利用这件事情干它们要干的坏事。大法弟子人心少了、正念强了,都很冷静、都很稳定了,那么邪恶也就没有利用的机会了,就使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形势更加稳定了,”通过学法,我们法理更加清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坚信师尊,坚定大法,不被一切干扰所动,继续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过来。同时,我也向内找,为什么同修会被迫害,其中有没有我的责任?想一下,我地被迫害的同修大多都是资料点上的,这些同修在这几年证实法的过程中做了许许多多的工作,在当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此,许多同修(包括我)潜意识中都对他们产生了依赖的心(甚至看到同修有漏,也用人心对待,觉的他们已经很不错了,不忍心指出他们的错误),由于对真相资料的需求越来越大,同修的负担越来越重,学法时间得不到保证,所以同修被迫害,与我们许多同修甚至我们的这个整体都有关系,作为在其中的每个人,都应该静下心来找一找自己。

为缓解资料点同修的压力,同时解决真相资料的来源问题,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小型家庭资料点,从有想法,到购置、安装机器,到资料点开始运作一共有3、4天的时间,一切水到渠成。

在广传真相的同时,我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现在已引导40-50人退出恶党及相关组织。

在修炼中,还存在着许多不足,比如:安逸心、自我保护的心、虚荣心等还比较重,这一些都是干扰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人的观念,是在修炼中必须去除的执著心。通过背诵师尊的经文《越最后越精進》我找到了自己那颗执著自己的私心,它就象一颗枯树,虽没有了枝叶,可树干、树根还在,所有的一切执著都源于这个“私”。我相信,按师父的要求,在大法中修,我一定能将这个执著连根拔起,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这篇文章写的很浅,也有些罗嗦,在写的过程中思想中不断有让我放弃的念头,但我还是坚定的把它写完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