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儒家学说看被党文化变异的政治观念

【明慧网2006年3月28日】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工作需要,我研究儒家思想,读《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此前,我对儒家学说一无所知,文言基础很差。但是,因为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世间任何正的学说都包容在大法中,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儒教修炼到了极高层次上,它是归为道家的”(《转法轮》),所以,我是站在一个很高的起点上,自上而下的看儒家学说,于是,这些堪称人类思想精粹的东西一下子变得简单易懂,我很容易就抓到了它的核心,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对儒家思想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

之后,我在单位里做了一个大约两个小时的讲座,内容包括:1、儒家学说的起源;2、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它的道德内涵;3、关于迷信;4、历史走的是下坡路;5、传统文化遭到的破坏;6、整个世界道德堕落后的人类文化;7、对古人生活的误解;8、经典教育与语文教学;9、儒家学说对世界的影响。

这个讲座泛泛的涉及到了东西方文化的起源、宗教修炼及其被变异的内涵、心理学和物理学方面的东西、史前文化、文学音乐美术的道德责任、人类思想的变异等等。——如果是在修炼之前,要我進行这样的讲座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我的思想非常狭隘,从不考虑“自我”之外的事物,每天执著的是自己那点就近利益的满足。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在修炼过程中,我从学法中渐渐对人类的文化和历史有了一个宏观的、脉络清晰的认识,师父讲过:“整个三界,包括人类社会所有的生命,都是为了宇宙在最后时刻的正法中使众生得救、得度而造就、而成、而来、而生、而开创的。”“那么在历史的各个时期,包括近代人类历史所有出现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人、给今天的人类造就能够认识法的文化,绝对不是为了人本身如何的生存为目地的,更不是为了人如何的发展、如何的在人类社会中创造什么美好的生活。”(《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读过儒家学说和了解了一点中国历史之后,我对这段法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整个阅读儒家学说的过程中,因为思想中始终有大法,所以思想的另一面好象非常开放,没有什么东西是难以理解的。那时我常常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慨,笼统的讲,就是觉得大法太好了,太洪大了,什么都在其中。

我的同事都比我学历高,可是他们在整个受教育过程中,学的都是人类文化中枝枝节节的东西。当他们说我“知识渊博”或者认为我“很厉害”的时候,我告诉他们那是我读《转法轮》的结果,那本书里有一切。我的上司也读《转法轮》,有一次他很感慨的说,其实世间一切正的学说的根本,都脱离不了“真善忍”。他没得法前对儒释道都很有兴趣,但是在读到《转法轮》后他也认为他找到了自己真正要找的。

学大法使我渐渐明白天上的一个法王如何为宇宙里的正的因素负责,也使我明白了世间人王如何治理好整个国家。通过学法我还明白了人类社会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才符合宇宙法理。符合宇宙法的社会状态将是非常和谐、非常美好的,一切都沿着正的方面发展。

所以对于儒家思想中无私、泛爱众、侧重理性教化、宣扬“至大至刚”的浩然正气等等方面我能够认同,觉得儒家思想是一个有原则的思想,按照儒家思想治理国家也能够形成很好的社会状态,其实古代的政治并不像党文化恶意宣扬的那样残暴和专制。

儒家思想提供的道德准则是衡量一切人的,“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无论一个人处于社会的哪个阶层,都应该遵守仁、义、礼、智、信;遵守忠恕之道。在人类文化“入世”的这部份,如果遵循儒家思想,那么人与人之间将是一个非常和谐的关系——“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之间琴瑟和谐,相敬如宾;進而推及到整个社会,人与人之间友善和睦,整个社会良性发展。

“中庸”思想被后世的中国人理解为“和稀泥”,“无原则”,其实这是错误的理解。“中庸”思想是很有原则的,其中有判断正邪善恶的正的标准,有对自我私利私欲的约束,也有催人克己奋進的积极的求学、立身、处世态度。

儒家思想提供给帝王(统治者)的道德行为准则是正的。《中庸》里说做帝王的统治天下九州,要“尊贤,亲亲,敬大臣,体群臣,下黎庶,徕百工”;《论语》谈到统治黎民百姓要侧重道德的教化——“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大学》里提到天子要重视自身的修为,并说:“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又说:“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孟子•梁惠王章句上》里说:“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师父讲过:“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故而谋权求财者必先积其德,吃苦行善可积众德。为此则必晓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富而有德》)我看到儒家思想是基本符合宇宙法的这种标准,顺应天意而行的。由此可见,如果有宇宙大法做指导,即使身为皇帝,也完全可以修炼。因为一个人越是位高权重,对社会对民族的责任也就越大,那意味着他必须有很高的思想境界,有很包容的心胸,心怀天下国家,不断的放弃自我的私欲私利,那样一来,也许就在修炼中了。

后来学习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里面说:“其实我再進一步讲,什么叫搞政治,什么叫修炼形式?很多人误在这里。假如说李洪志我今生就选择了当帝王,带领着一帮臣民在修炼,行不行?(鼓掌)行!一定行!只要法正能保证生命提升,只要走正这条路,就一定能够行!”“……大家都知道绘画,也都知道音乐、雕塑,包括现代科技,这都是不同的人类生活的各种技能,好象是为了繁荣人类社会而由人自己创造出来的,其实根本就不是。是什么?我告诉大家,那就是修炼,那就是遥远体系中生命境界的特点。”我读到这部份法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思想一下子被扩大了,好象又明白了很多东西,对宇宙和修炼的认识似乎更宏观也更明确了,但是又无以言表。

儒家思想的实践要求人必须有很强的自我约束能力,这对于迷在世间、身处“情”中的人来说,经常要面临割舍自身欲望的痛苦。人在不能理性的要求自己遵循道德的时候,就背离了儒家思想(当然儒家思想也有它自身的局限)。再看看中国的历史,那是旧势力安排的、随着宇宙的败坏一直走下坡路的历史,好的不那么正,坏的更烂。而今天的中国人又非常乐意借鉴历史中负面的东西,所以这个历史对今天的人认识法和得法更多的是一种障碍。

在读过儒家学说之后,我还知道了原来所谓的“搞政治”好象还是一个带有“公益”性质的事情,就象民国37年(1948年)国民党的官员阎锡山给教育部的人开会时说的,“政治”研究两个问题,一个是“爱人”,一个是“公道”(使老有所养,幼有所依,鳏寡孤独者的生活有着落)。可见所谓“搞”政治实际上“搞”的应该是“无私为他”的事,应该是与满足自身的权利欲望、与政权的争夺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那么今天被世人曲解的“政治”内涵实际上是背离宇宙法理的,是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今天被变异的政治观念是人类道德败坏后的产物,也是将被正过来的因素之一。

很多中国人在党文化熏染和共产党的政治高压中,以为“政治”是“搞”不得也“谈”不得的,也一直以为古代中国帝王的统治完全是“苛政猛于虎”的政治。其实这也是共产党欺骗和奴化中国人的手段之一:有意的丑化和歪曲中国古代的历史。

在共产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之后,今天的中国人对于自己的历史是一片模糊,对于自己的未来也一片茫然。

因为工作需要,我会去探讨一下“政治”;但是作为修炼人,我对“政治”毫无兴趣。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团体、还是一个国家,只有符合了宇宙法,顺天意而行,才能够在世间长久存在,这种存在不是通过“政治手段”就能实现的。中华五千年,再昌盛的朝代也不过是繁华一瞬,云烟过眼。所以共产党最应该思考的不是自己能否永久拥有统治中国的权利,它应该反省自己究竟为这个民族带来了什么。这个邪恶的党从产生之初就反宇宙,旧势力虽然给了它生命,却没有给它希望和未来。在世间,它是霸占和盘踞在中国的土地上,戕害着中国人的思想;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它是断送着中国人的未来。它放弃了大法给它的机会,因此它必然要被清除。共产党在宇宙历史转折点的关键时刻的选择,是多么可耻可悲啊!它就象一部刹车失灵的破车子,一路按着喇叭尖叫着向悬崖边冲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