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安、河北省公安厅合伙绑架了刘季芝母女(图)

刘季芝母女失踪案追踪报道之一

【明慧网2006年3月28日】3月7日上午11点左右,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河北省公安厅出动两台警车,警力十余人,在北京海淀区西三旗附近的空军研究院装备部大院门口合伙绑架了河北强暴案受害人之一刘季芝及其19岁的女儿魏美玲。

去年11月25日发生在涿州的河北强暴案曝光后,中共恶党流氓集团不仅延迟审判恶警何雪健,犯罪主要领导责任人至今逍遥法外,而且对站出来勇敢揭露邪恶迫害的刘季芝等人進行悬赏抓捕、秘密追杀。今年2月23日,保定市在涿州召开邪恶会议,部署在审判恶警何雪健之前抓住受害人刘季芝、韩玉芝,扬言要“杀人灭口”,做到“死无对证”,妄图推翻此案。其流氓本性,可见一斑。

刘季芝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在巨大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刘季芝曾经一度精神恍惚。为照料刘季芝的生活,就读于涿州市地质局中学今年面临高考的大女儿魏美玲在开学前一天被迫辍学,与母亲一道外出打工,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刘季芝化名为“善玉珍”。

空军研究院洗衣房,刘季芝母女在此打工。


母女俩遭绑架失踪两天后,
洗衣房关门走人,不知去向。

2月16日母女俩来到位于北京海淀区西三旗附近的空军研究院内一私人承包的洗衣房打工。她们和另外两人共同操作一台熨烫机,刘季芝负责送单子,魏美玲负责叠单子。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除了干活就是吃饭睡觉,足不出户。但是,她们万万没有料到案发四个月来邪恶从未放松过对她们的跟踪监控,时刻虎视眈眈的张着血盆大口寻找着目标。由于女儿使用手机不慎,最终酿成大祸。

3月7日上午8点,母女俩下班,照常洗漱、吃饭、睡觉。这时,在空军大院门前开阔的场地上,悄悄开来两辆警车。车牌照显示,是国家安全局和石家庄来的。据目击证人讲,来者一行十余人,个个气势非凡,官气十足,表情十分严肃,如临大敌。出入过往的行人明显的感觉到一种紧张窒息的气氛,断定这里一定发生着什么大事。果然,整个空军大院被搅的鸡犬不宁。大院内所有的超市、小卖店、电话亭、洗衣房等凡是有外来人口的地方全面无漏的开始排查一遍。负责排查洗衣房的是空军大院治安办的两名军官。其中一个瘦高个,一个稍矮偏胖操四川口音,两人都戴着眼镜。承包该洗衣房的老板姓张,四十出头,北京人。

上午10点左右,他们三人来到洗衣房,老板叫醒正在宿舍睡觉的女工,对大家说:“没事,给新来的两个人登记一下。”有人问:“我们上次不是登记过了吗?”老板说:“登记过的就没事了,主要是小魏(美玲)她们娘儿俩。”老板找到魏美玲床前问:“小魏,你有身份证吗?”魏美玲说:“有。”接着老板又问刘季芝有没有身份证,刘季芝说:“我没有。”治安办的追问道:“你没有身份证,你是哪儿的人?叫什么名?”刘季芝说:“我是河北人,叫善玉珍。”治安办的又问:“那你的身份证呢?”刘季芝重复说:“我没有身份证”,后来老板说:“你们俩起来一下(指穿衣服),去办一下登记手续。”之后他们三人把刘季芝母女带到了空军大院门口,母女俩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刘季芝母女的宿舍

上午11点左右,在空军大院门口,目击证人看到这个场面:一个小姑娘死死抱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不让警察带走,并凄凉的向站在旁边的一中年男子大声哭喊着哀求道:“张老板,您就这样让他们把我妈带走吗?! ”那男子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最后一个长的浓眉大眼的当官的下令把人强制带走了。警车启动前,警察把石家庄的牌照全部换上了北京的牌照。目击者证实说:“光汽车牌照就有这么大一摞子”。(做手势,估计有几十个的样子)“如此兴师动众,抓的这个女人一定是一个犯了什么大案的要犯。”过往行人如是说。

半个小时之后,那个老板回到洗衣房。前后变化判若两人,被吓的面如土色,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惊魂未定的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到了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治安办的两个人又来了,对大家说:“她们俩(刘季芝母女)没有身份证,被赶出大院了。”还要求老板和工人对外不要说母女俩是从大院这里走的。走时还把刘季芝母女的行李卷走了。两天之后洗衣房关门走人,不知去向。另据空军大院内部人讲,院里的两个将军也因此事受了处分。

空军大院的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安宁庄路11号院 2861信箱

请国内外同修及知情者继续提供详细情况、电话等,关注整个事态的進一步发展,揭露邪恶,正念正行,广传真相,救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