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传展辉煌 佛恩浩荡救众生(二)

【明慧网2006年3月29日】

三、师父的关怀

说到师父对弟子的关怀和照顾,大连弟子有说不完的话。

1、师父知道我家的情况

一位学员回忆──

在师父来大连办第二期传法班时我是工作人员。一天,在讲法休息时,师父亲切的问我:“怎么样,生活有困难吗?”我当时一愣,心里纳闷,师父怎么知道我家里的经济情况呢?我告诉师父,“没有。”师父接着问:“能行吗?”我说“能行。”这时我已经眼含热泪了,师父又亲切的对我说:“够吃够用就可以了。”这句话对我触动太大了,我知道这既是对我的深切关怀,又是指导我修炼的重要法理。师父在告诉我:修炼人不是为了当人,要修出世间,成为觉者,返本归真,在世间只是小住几日,对世间的一切都要看淡,不能执著。“够吃够用就可以了”,这句话一直铭刻在我心中,一方面使我面对困难心不动,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同时也一直指导我精進实修,放下执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师父的这一重要法理一直在指导我走在神的路上。

回忆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里,师父总是面带微笑,无论做什么总是为弟子考虑,师父的话总是打动人心,说话的语气又总是那么亲切和蔼,在师父身边感受到的总是慈悲、祥和与温暖。

2、师父关心晕车的学员

一位学员讲了她参加94年6月成都班的几件事:

一天师父到住处看我们大连学员,谈话中把两手放到头后然后往两侧一拉,问:“看见什么了?”我们说只看见一道红光,师父告诉我们,“你们回去要好好修,你们的元婴都多大了,好好修吧。”一天,我们同师父一起乘车外出,天下小雨,道路泥泞,车被淋的很脏,当车停时只见师父先下了车,亲自去擦车窗和车身的泥水。学习班结束将离开成都时,我们同师父依依不舍的告别。师父出来给我们打车,师父知道有一学员晕车,车开前,师父对着车转法轮,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对弟子就象自己的孩子一样真是无微不至!件件小事都深深的打动着弟子的心,充分体现了师父的慈悲和对众生的关爱。

3、此后我的心脏病再没犯过

一位学员回忆说:师父第一次来大连传法时,我同师父谈到了我的身体情况,我说,“我浑身上下全是病,什么风湿性心脏病、颈椎病……等等,我已经死过去好几次了。”师父当时并没有说什么,不一会,师父起身从我身后经过时,对着我在空中抓了一把,就出去了。回来后,师父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没什么感觉,就是腿有点热乎乎的。”此后,我的心脏病再没犯过,再没吃过一粒药。

后来在6月份的成都班上,师父见我还亲切的问,“好了吗?”我感激的说“好了”。师父当时还鼓励我:“你的悟性还挺好。”在成都班期间的一个下午,师父亲自在前面教功时,好象有人在我的颈部“啪”的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并没有人,我立刻明白这是师父的法身在给我调整身体,从此我的颈椎病再没犯过。我从原来的全身都是病到无病一身轻,这是师父的慈悲救度,帮我净化的结果,我亲身感受到佛恩给我的幸福,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

4、师父帮助我去不吃肉的执著心

一位学员说:我从小不吃肉,长期形成一种观念,不能吃肉,很长时间没有认识到这也是人的观念。有一次到北京,师父特意请我们吃烤鸭,我坐在那里心里犯嘀咕,不想吃。师父知道我在想什么,为了去我的这一人心,师父亲自用饼给我卷了鸭肉递给我,说:“你吃吧。”师父给的我得吃呀,结果也吃下去了,从此以后,我也能吃肉了,但并不执著。其实,作为修炼人,对世间的一切东西,既不要有任何固有的观念,也不执著于它,有什么吃什么,能填饱肚子就行,没有人心的执著,吃什么都可以。过去以为吃肉是个执著,对肉有反感而根本就不吃,其实也是一颗人心。不带任何人的观念,随其自然,才是修炼人的状态。

四、幸运的孩子

1、师父给万里之外的法国孩子调整身体

1994年7月,师父在大连办第二期传法班时,我看到师父给身在万里之外的一个法国小孩调整身体的不可思议的神奇事。当时法国一个小孩得一种病,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整天躺在床上,就象植物人一样。全家为治好他的病到处寻医,均无办法。后来到教堂祈祷,请求主的帮助,神告诉他们,这孩子的病他也没有办法,只有正在中国传的法轮功能治。于是,孩子的爷爷和父亲不远万里来到北京,四处打听法轮功,有人告诉他们,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大师现在正在大连传法。他们又马上赶到大连,找到了李老师。

首先,他们向李老师讲述了孩子的病情和症状,师父问他们是否带来孩子的照片,说没带来。这时,师父让他们想一下孩子的形像,他们一想,师父马上就知道了孩子的各种信息。这时就看师父在桌子旁用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孩子的形像,然后就象拔丝一样的动作,用手从划出的孩子身上往出抽,抽一下就用双手将其掰碎,然后再抽再掰,经过几次之后,师父停下来,告诉两个法国人:“孩子好了,没事了。”当时没有手机,无法与法国家人联系,他们回到住处后,打了电话,家人说:“你们怎么才来电话,今天早上八点左右,只见一道金光从外面進来直射到孩子身上,不一会儿,孩子就睁开了眼,说‘妈妈,怎么了?’接着孩子又会动了,并能下地走了。”孩子的妈妈非常高兴。得知孩子立刻痊愈的消息,两位法国人惊喜万分,一再向师父表示感谢,并同师父一起照了像。照像时,他们信奉的神在墙上也显现了出来。这件事再次使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和无所不能的神通。

2、痴呆的孩子立刻变正常了

师父慈悲 挥手间痴儿换新颜

一位学员讲了师父来大连第三次传法后离开时发生的一件事。他说:1994年12月30日,师父在大连体育馆作讲法报告,有6000人参加,是师父在国内最后一场,也是人数最多的一场讲法报告会。第二天,我们几位学员到机场送师父。当时,师父正准备办理登机手续,这时,有一位学员领着一个小孩匆匆的赶来,想见师父。师父发现了特意走过来,与他们相见。孩子表面上看有些痴呆,神志不清,好象精神上有毛病,前额还有一个小红点。师父看了看孩子,然后在他头上摸了摸,结果孩子眼神变了,嘴也正了,前额的小红点也不见了,完全变成了一个正常的孩子,看上去还很机灵。在场的人无不感到惊奇,都说真神了!

五、大法的神奇令人惊叹

这是一位学员的回忆──

1、大雨只在我们车后面下

师父在大连的第一期传法班结束后,于1994年4月4日我们送师父去锦州,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到达营口,这时天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我们找个饭店准备吃早餐。遇到这么大的雨,我有些犯难,想等雨停再走。我的想法师父知道,问我:“怎么了?”我感到为难的说:“师父,您看看这天,还能走吗?”可是,原定锦州当天就要开班,传大法怎么能让雨给影响了呢?师父想了想对我说,“好吧,那咱们就不让它下。”我当时一愣,很不以为然(当时我还不知道师父是谁,以为师父就是一位一般的气功师)。当时师父没说什么,站在饭店门口好象在对天说话。

在同师父一起吃早饭时,我问师父:“师父,雨怎么还在下呢?”师父说:“嗯,一会儿就不下了。”饭后,雨就开始小了,逐渐成了毛毛雨。上车后我又问师父:“师父,雨什么时候不下呀?”师父说:“跑一公里以后。”我心想,就看现在的情况,再跑三十公里雨能停下来就不错了。可是事实让我惊讶了,车果然跑了一公里,前面的天就晴了,可是在车后面仍然是阴云密布,大雨倾盆。这时我心里真服了,对师父说:“师父,您真神了,您说不让它下,它就不下了。”师父指着前面让我看:“你看,那不是云彩吗?白色的是渤海的一条龙,黄色的是黄海的一条龙。这两条龙正在值班,本来定下今天下雨,完全不让下,这两条龙回去没法交代,就犯错误了,那怎么办?只好折中一下,让它在咱们车后面下吧。”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么神奇的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会相信。

2、海浪翻滚中呈现一条笔直大道

师父在锦州办班时,一天,我们几个学员陪同师父去参观笔架山,因为山上有庙。笔架山位于海中,落潮时,车可以开过去,涨潮时,就只能坐船去了。我们去时正是涨潮,海浪还很大。我们上了一只小快艇,艇小浪大,我想:“我会游泳,如果有情况我可以救他们。”所以我就坐在小艇的边上,师父知道我的这一想法,就会意的看着我乐,好象是肯定我这一念还挺好。当小船开起来时,师父指着前面对我说:“你往前看。”我一看,大吃一惊,船正前方的海面怎么出现一道沟,船两边的海水浪花翻滚,比船高很多,可是船正前方的水面呈现一条笔直的大道,就象无风的湖面一样平静,就这样快艇平稳的开到目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