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还在疯狂作恶

【明慧网2006年3月29日】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电话:0832-5212050)长期疯狂迫害法轮功信仰者,至今仍在令人发指的罪恶中延续。我两次被非法关押在这个人间地狱迫害,刚获得自由。现将其邪恶曝光于天下,希望引起全世界关注这邪恶的魔窟。普天下良知未泯、善良尚存、有正义感、有同情心的人们都来谴责这21世纪发生在中共恶党所谓“和谐社会”的罪恶。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于不放弃法轮功信仰,也就是不转化的学员,恶警强迫吸毒人员将学员全身脱光,在寒冷的冬天用冰凉的水从头淋到脚,冻得大法学员全身青紫,浑身发抖;还强灌冷水,灌得肚子滚圆,不准大小便;或者用铁衣架将大法学员打得鲜血淋漓;或者用烟头烙下身,用牙刷乱插乱刷阴道。吸毒人员在管教的怂恿下咬牙切齿,恶警狰狞淫笑,活脱脱的人间地狱。每天这里都在发生着这样的罪恶。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目前主要是第七中队和第四中队关押法轮功信仰者,现在第七中队有50多人,第四中队有40多人,以第七中队最为邪恶。原来第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的恶行多次被明慧网披露,后来队长是李琪,现在队长是任凤鸣,副队长吴云慧,管教王红梅,还有干事廖决如、兰秀敏、刘道翠,都是迫害的直接元凶。现在这里的邪恶不减当年。这些胜过厉鬼般的恶警强迫那些劳教吸毒人员,对大法学员进行禽兽不如的迫害。

恶警随时都可能将大法学员捆绑吊起来,整夜不准休息;或者长期不准睡觉;更恶毒的是不准大小便,一旦大法学员忍耐到极限被迫将屎尿拉在裤子里,吸毒人员就将屎尿糊在大法学员的头上、身上、床上。每天夜晚都会听到大法学员遭受毒打和折磨时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恶警把那些坚定的信仰者交给吸毒人员恶狠狠地说:“你今天必须把她给我‘转化’了。”吸毒人员在恐吓逼迫和争功减教的利益驱使下,采用一切手段疯狂迫害大法学员。这些吸毒人员叫“包夹”,都是恶警选择的最阴毒的劳教人员。七中队最恶毒的“包夹”是李静(渠县人)、宋宜梅(宜宾人)、杨华丽(什邡人),其对待大法学员的手段阴险狠辣,每时每刻想的都是怎样折磨大法学员,把大法学员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这些吸毒人员仍毫不手软,还有徐铮(绵阳人)、余婷婷(西昌人)、叶雨含(什邡人)、买中莲(西昌人),都是毫无人性迫害大法学员的打手。

由于大法学员时时处处以真、善、忍为做人的准则,受尽凌辱仍然无怨无恨、善待他人,许多“包夹”被感化。但是,一旦恶警发现哪个“包夹”对大法学员迫害手段软了一点,马上就要把这个“包夹”调到其它劳动强度大的中队去,所以“包夹”对大法学员迫害谁也不敢手软,表现越恶毒越得到恶警的欣赏和奖励。

由于迫害太惨无人道,加上长年累月暗无天日地经受这样的苦难,很多人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我知道被迫害致疯的就有5个人,他们是叶佩奇(音)、杨邵陪(音)、杨红英、童桂琴,还有一个不知道姓名。有一个坚信大法的学员叫吕燕飞,原是四川乐山市的妇女主任,曾经被评为全国十大巾帼英雄,被非法劳改后又被非法劳教,现还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单独关押迫害。因为不放弃修炼,上面说的所有酷刑她都受过,我曾亲眼看到她被20多个吸毒人员群殴,每天她都被一个叫林燕的“包夹”(资阳人)毒打。现在已经被折磨得人形全无,精神接近失常,还在继续遭受折磨。

什邡大法学员宫心灿实在难以忍受非人的折磨和酷刑,从第七中队的4楼上跳下自尽未果(注:自杀和自残行为都不符合大法法理),头部着地,跌成脑震荡。恶警将其送到医院抢救后,宫心灿仍然生命垂危。恶警害怕担当责任,叫其家人把人领回,对内则说是走路不小心跌倒的。南充大法学员骆碧琼也是无法忍受折磨,从4楼跳下后,摔断了腰和脚趾,医了两个月,恶警仍不放人,现在她还在劳教所躺着。

所有大法学员、及劳教人员,都要被强迫劳动,大部份大法学员都在50到65岁之间,头发花白,老眼昏花,手脚不灵便,依然要遭受折磨、酷刑,之后再被强迫劳动。

对大法学员最残酷的折磨还有诛心洗脑,每天强迫学员学其它宗教的书,读诽谤法轮功的书,强迫学员买这些书,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每天被强制洗脑后还必须写谩骂和诬蔑诽谤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所谓“思想认识”。学员都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许多病魔缠身的学员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健康,道德得到升华,坚定了修炼的信念,要自己谩骂、诽谤大法和师父真是比死还难受,所以宁肯遭受酷刑也不骂师父和大法。这种折磨就如强迫一个坚定的基督徒去谩骂和诽谤耶稣,强迫一个天主教徒谩骂和诽谤圣玛利亚,或者强迫一个普通人谩骂和诽谤他所敬所爱、生他养他的父母,那种肝肠寸断的心灵之痛可想而知。

这就是恶党政权“和谐社会”最真实的体现,这就是共产邪恶最真实的面目,这就是法轮功七年来遭受残酷迫害最真实的铁证。

在我出狱后,又听说了沈阳苏家屯集中营中共恶党活取数千法轮功学员器官、丧尽天良的兽行,我的心灵之痛无以言表。经历这么多年非人的迫害,我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相信这完全是事实。本来我以为我们所经历的迫害已经惨绝人寰,现在相比之下,还只是中共罄竹难书的邪恶中比较“文明”的邪恶。数千人被活活摘取器官,比死一百次更残酷的兽行啊!完全超出了全人类的生理、心理和道德与良知的承受极限啊!这比法西斯更残暴的罪行还在上演,这人间的悲剧是全人类的耻辱啊!是对整个人类历史的玷污!

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迫害的见证人,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和每个国家、每个人谴责和制止中共超越法西斯的暴行,洗涮这整个人类的耻辱,还世间正义和公理,还法轮功的清白。希望每一个良知未泯的人都站出来,对中共恶党说“停止迫害虐杀,还我人类尊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