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先哲苏格拉底(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公元前399年6月的一个傍晚,雅典监狱中一位年届七旬的老人就要被处决了。只见他衣衫褴褛,散发赤足,而面容却镇定自若。打发走家属后,他与几个朋友侃侃而谈,似乎忘记了就要到来的处决。直到狱卒端了一杯毒堇汁进来,他才收住话匣子,接过杯子,一饮而尽。之后,他躺下来,安详地闭上双眼,去了。

这位老人就是苏格拉底,一位被世人褒贬不一、充满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

《苏格拉底之死》
(The Death of Socrates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87)

苏格拉底(希腊文:Σωκράτης,前469年—前399年)是著名的古希腊哲学家。出生于伯里克利统治的雅典黄金时期,死于雅典的败落时期。他出身贫寒,个性鲜明。父亲是雕刻师,母亲助产士。苏格拉底主张,哲学的目的不在于认识自然,而在于“认识自己”。

青少年时代,苏格拉底曾跟父亲学过手艺,熟读荷马史诗及其他著名诗人的作品,靠自学成了一名很有学问的人。他提倡人们认识做人的道理,过有道德的生活。

苏格拉底是柏拉图的老师,他一生未曾著述,其言论和思想多见于柏拉图和色诺芬的著作如《苏格拉底言行回忆录》。在逻辑学方面,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认为,苏格拉底提出归纳论证,从具体实事中找出确定的论点,并注意一般定义的方法,对概念作出精确的说明。

* 谦逊的导师

苏格拉底的哲学主要探讨的是伦理道德问题。他以传授知识为生,30多岁时做了一名不取报酬也不设馆的社会道德教师。许多有钱人家和穷人家的子弟常常聚集在他周围,跟他学习,向他请教。苏格拉底却常说:“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他认为,天上和地上各种事物的生存、发展和毁灭都是神安排的,神是世界的主宰;认为一切都是神所创造与安排的,体现了神的智慧与目的。

他提出了“自知自己无知”的命题,认为只有放弃对自然界的求索、承认自己无知的人才是聪明人。他反对研究自然界,认为最有知识的是神,知识最终从神而来。他因为这种认识和学说,被一些世人说成是在贬低自然科学的地位。其实从古今修炼界的观点看,苏格拉底那时就已经看到了内修和外求所带来的结果足有天壤之别,以及上天与个人的关系。

苏格拉底重视伦理学,是道德哲学的创始人、古希腊第一个提出要用理性和思维去寻找普遍道德的人。他强调道德是由理性指导的,“美德就是知识”——道出修德能让人产生智慧这个天机。

* 智慧、独到的思想言行

无论酷暑严寒,苏格拉底都穿着一件普通的单衣,经常不穿鞋,对吃饭也不讲究。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专心致志地做学问,一生过着艰苦的生活。

苏格拉底一生中经常和人辩论。辩论中他通过问答形式使对方纠正、放弃原来的错误观念并帮助人产生新思想。有人说,苏格拉底的一生大部份是在室外度过的,因为他常常在市场、运动场、街头等公众场合与各方面的人谈论各种各样的问题。他曾三次参战,当过重装步兵,不止一次在战斗中救助受了伤的士兵。40岁左右,苏格拉底成了雅典远近闻名的人物。

苏格拉底的教学方式独特,常常用启发、辩论的方式来进行教育,从不给学生现成的答案。他用反问和反驳的方法使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他的思想影响。请看一个他和学生问答的有趣的例子:

  学生:苏格拉底,请问什么是善行?
  苏格拉底:盗窃、欺骗、把人当奴隶贩卖,这几种行为是善行还是恶行?
  学生:是恶行。
  苏格拉底:欺骗敌人是恶行吗?把俘虏来的敌人卖作奴隶是恶行吗?
  学生:这是善行。不过,我说的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苏格拉底:照你说,盗窃对朋友是恶行。但是,如果朋友要自杀,你盗窃了他准备用来自杀的工具,这是恶行吗?
  学生:是善行。
  苏格拉底:你说对朋友行骗是恶行,可是,在战争中,军队的统帅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说,援军就要到了。但实际上并无援军,这种欺骗是恶行吗?
  学生:这是善行。

这种教学方法有其可取之处,它可以启发人的思想,使人主动地去分析、思考问题、他用辩证的方法证明真理是具体的,具有相对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向自己的反面转化。这一认识论在欧洲思想史上具有巨大的意义。

苏格拉底认为各行各业,乃至国家政权,都应该让经过训练、有知识才干的人来管理,而反对以抽签选举法实行的民主。他说:管理者不是那些握有权柄、以势欺人的人,不是那些由民众选举的人,而应该是那些懂得怎样管理的人。比方说,一条船,应由熟悉航海的人驾驶;纺羊毛时,妇女应管理男子,因为她们精于此道,而男子则不懂。他还说,最优秀的人是能够胜任自己工作的人。精于农耕便是一个好农夫;精通医术的便是一个良医;精通政治的便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他的这种认识,触动了当时的一些奴隶主的利益。

* 浩然正气面生死

公元前404年,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失败,“三十僭主的统治取代了民主政体。”三十僭主的头目克利提阿斯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据说,一次克利提阿斯把苏格拉底叫去,命令他带领四个人去逮捕一个富人,要霸占他的财产。苏格拉底拒不从命,拂袖而去。他不但敢于抵制克利提阿斯的非法命令,而且公开谴责其暴行。克利提阿斯恼怒地把他叫去,不准他再接近青年。苏格拉底对他根本就不予理睬,依旧我行我素。

后来,“三十僭王”的统治被推翻了,民主派重掌政权。有人控告他与克利提阿斯关系密切,反对民主政治,用邪说毒害青年,云云。苏格拉底因此被捕入狱。按照雅典的法律,在法庭对被告判决以前,被告有权提出一种不同于原告所要求的刑罚,以便法庭二者选其一。苏格拉底借此机会发表了恳切、犀利的演说:

“公民们!我尊敬你们,我爱你们,但是我宁愿听从神,而不听从你们;只要一息尚存,我永不停止哲学的实践,要继续教导、劝勉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我不做别的事情,只是劝说大家,敦促大家,不管老少,都不要只顾个人和财产,首先要关心改善自己的灵魂,这是更重要的事情。我告诉你们,金钱并不能带来美德,美德却可以给人带来金钱,以及个人和国家的其他一切好事。这就是我的教义。……我是决不会改变我的行径的,虽万死而不变!”

“公民们!我现在并不是像你们所想的那样,要为自己辩护,而是为了你们,不让你们由于定我的罪而对神犯罪,错误地对待神赐给你们的恩典。……我说我是神赐给这个国家的,决非虚语。你们可以想想:我这些年来不营私业,不顾饥寒,却为你们的幸福终日奔波,一个一个地访问你们,如父如兄地敦促你们关心美德——这难道是出于人的私意吗?如果我这样做是为了获利,如果我的劝勉得到了报酬,我的所作所为就是别有用心的。可是现在你们可以看得出,连我的控告者们,尽管厚颜无耻,也不敢说我勒索过钱财,收受过报酬。那是毫无证据的。而我倒有充分的证据说明我的话句句真实,那就是我的贫寒。……”

苏格拉底在法庭上为自己所作的申辩词中,以蔑视死亡的浩然之气,一步步、一件件辩驳了法庭和原告强加在自己头上的所谓罪名,陈述了事实的真相,揭露了对方的无知,使法官和原告处于真正的被告席上。他的每一句话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辉。结果,他被判了死刑。在监狱关押期间,他的朋友们拼命劝他逃走,并买通了狱卒,制定了越狱计划,但他宁可死,也不肯违背自己的信仰。就这样,这位70岁的老人平静地离开了人间。

苏格拉底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有一大批忠实的崇拜者和一大批激烈的反对者。他一生没留下任何著作,但他的影响却是巨大的。哲学史家往往把他作为古希腊哲学发展史的分水岭,将他之前的哲学称为前苏格拉底哲学。作为一个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对后世的西方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