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法轮功的没有一个能逃脱的,都会遭恶报的!”

发生在农村同修身边的善恶报应故事


【明慧网2006年3月3日】最近我送真相资料去某农村,见到了好些同修,并和他们共同切磋、交流,获益非浅。尤其听了那位姓顾的同修谈及他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使我备受鼓舞。

顾同修是九六年走进大法修炼的。修炼前,他全身是病,是当地出了名的病砣砣。尤其是肩周炎、骨质增生、类风湿、关节炎等疾病,使他腰也伸不直,手臂动不了,完全是一个失去劳动能力的废人了。长期吃药,弄得家庭经济困难。为了医药费,债台高筑,他几乎走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甚至失去了求生的欲望。96年,他有幸得到了大法后,不到三个月,其身上的多种疾病都逐渐消失了,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精力充沛,容光焕发,多年来干不了的农活,如插秧,割麦等,而今可以从早干到晚,也不觉得累。他逢人就说:“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李洪志老师救了我和我的一家!”他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洪扬大法。

可是时隔不久,99年7月20日,突然间晴天霹雳,江氏一伙邪恶之徒利用手中权力,开动所有媒体,造谣说:“法轮功是××,不准炼了!”他说:“谁正,谁邪,我心里明白。”他坚持大法心不动。再苦再忙,压力再大,他也不怕,坚持学法炼功,从不懈怠,利用一切可能之机证实大法,大胆向世人讲清真相,为此,他曾多次被绑架。他说:“坐牢不可怕,它只能关住我的身,却关不住我的坚信大法和师父的心。”在看守所他一刻也不停地学法:背“论语”、经文、《洪吟》。半个月期满回到家,乡亲们都说他长胖了,也变年轻了。

同村的村民A,听说揭发法轮功政府要发奖金,2000年夏天,村民A到派出所告发:“姓顾的还在宣传法轮功。”因此,顾同修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了半个月,就在他被关押期间,村民A家里出了灾祸。顾同修在被关押放回家后,其生意更红火,家业一切都空前的兴顺。村民A妒忌心又上来了,2002年春天,他又到派出所告发:“顾某还在炼法轮功。”隔了几天,他见派出所没理睬,他又去乡政府举报,得到了乡政法委书记廖某的支持,顾同修又被抓进了监狱,恶人还抄了顾的家,抄走了宝贵的大法书籍及有关资料。关押期间,恶人要其家属交罚金2000元,说:“交钱,立马放人。”顾同修告诉家人:“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不能交一分钱!”关押半月后,派出所无可奈何,只好放人。

那位村民A的妻子一天突然牙痛,去医院打消炎针,一针下去嘴就张不开了,立马送成都华西口腔医院诊治,花去8000多元,嘴是治好了,却又发现双腿不听使唤了,去医院检查,是双腿股骨头坏死。据说这种病很难治好,到最后可能双腿瘫痪,她听后吓倒了,回家的第二天就在自家屋后的树上吊死了。村民A悲痛不已,他自语道:难道真是报应了?!

那位廖书记,在一次患感冒发烧,住进医院,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记忆,才五十来岁就变成了痴呆。其弟,是整法轮功的帮凶。他一次上山砍柴时,十分注意安全,用保险绳拴在腰上,另一端拴在一株小树的树杈上。他在砍柴的过程中,却犯昏似的砍着,砍着,猛力举刀,将拴着保险绳的树子砍断,自个儿随着那棵树一起咕噜噜滚下了山,摔断了腿。在他附近地里干活的村民,见此状都瞠目结舌,好一会儿却异口同声的说:“真是报应!”

一位邻村姓钟的村民,经常到顾同修店里买东西不带钱,说:“记帐。以后一起付。”到了年底,他来结帐,本来欠了70多元,却只承认了30多元,还说:“是你记错了,本来欠了30多元。”并煞有介事地说:“我发誓,如果我骗吃了你的东西不昌盛!”顾同修心平气和地说:“别发誓了,那对你不好,没关系的,你记得是多少就给多少。”不到几天,就听说姓钟的出事了,砍猪草把自己的左手砍了一刀,缝了十八针,流了不少血,花了百多元还未治好。

连续发生在同修身边遭报的事情警醒了村民,无论田边地角,村民们一碰见就会议论纷纷:“现在政府才真是邪啊,贪污,腐败,一贯说假话,谁相信它呀,炼法轮功的,讲真善忍,才是真正的好人。”“整法轮功的没有一个能逃脱的,都会遭恶报的!”

后来一位姓黄的同修还告诉我:顾同修开商店是为了方便村民,不图赚多少钱。他时时都坚持真、善、忍,做好人。村里人们不要的荒坡地,他开垦出来,种上玉米、棉花等,开初有人嘲讽他:“你是有劲儿用不完啊?那树荫下能出庄稼吗?”他只笑笑不吭声,到头来,荒坡上,树荫下的玉米、,棉花都丰收了。村子里发猪瘟、鸡瘟,邻家的都死光了,可他家的却安然无恙。他小孙子从二楼的晒台上摔下来,却一点没伤着。一次顾同修去县城进货,天突然下大雨,乡村里的泥巴路又烂又滑,十分难走,他的摩托车连人带货一起摔到了山崖下,摩托车摔坏了,货撒了一地,他却连皮都没擦破。村里闹干旱,村民们的井里早就没水了,吃水要到很远的河里去挑,他家的井里却是满满的,他用电动机把水抽到缸里叫村民们都到他家取水……人们都说法轮功真好!现在远远近近不少人悄悄找他要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