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的老大爷你还好吗?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看了《大姐,我们何时再相会?》这篇文章,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位西北的老大爷。我们是2000年6月中旬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认识的,当时到北京证实法被抓的重庆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的大会议室里,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所在地或所在单位的人带走,每天都有新的大法弟子被带来,人数一直在30多人左右。

一天来了一个精神矍烁的老大爷,高高瘦瘦的个子。他是从京郊的看守所转来的已经绝食一个多星期了。老大爷告诉我们他七十多岁,原籍重庆秀山,早年参军,参加过朝鲜战争,转业后到了西北(可能是甘肃省),晚年有幸得法。中共迫害大法后,他一直想到北京来为大法鸣冤,为了不给家人增加负担,他只身一人去兰州打工一个多月才挣足了上北京的路费。他怀揣一封上访信就進京了。在天安门被一个武警拦住并盘问,老大爷告诉他是来为法轮大法鸣冤的,就被直接带到了看守所。老大爷说他并不是绝食,是上访的心愿没有完成,心里难受吃不下饭。他为了不给儿女造成压力,他一直没有报姓名,也没有说自己的家庭地址,只是说自己是重庆秀山人,结果被转到了重庆驻北京办事处。后来我被带回了重庆,老大爷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看守我们的警察(以前参过军)很凶恶不准我们炼功,老大爷一点也不怕他,并对他说我在朝鲜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后来我们炼功那个警察也不管了。老大爷对我们说回家后要多学法,他在家时有空就学法,还抄录大法。当他得知我父亲还反对大法时就问了我的名字和地址,说有机会去拜访我父亲,把他正过来。但是他一直没有来过,现在很后悔当时没问他的名字和地址。

看了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报道后,心里很担心,老大爷到底最后被送到哪里去了。请大陆同修把自己知道的可能失踪的同修情况整理并发往明慧网存档,以便调查失踪同修下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