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蓉蓉、刘季芝到苏家屯,中共恶贯满盈、在劫难逃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去年三月,邪恶罗干下令绑架被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电击毁容的高蓉蓉,接下来又暗藏杀机的密令“处理好”,仅仅100天的时间,高蓉蓉即被中共恶党邪徒谋杀。天地为之震怒,暴雨夹着冰雹猛烈锤击当时6月的沈阳。

今年3月7日,遭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恶警何雪健强奸的刘季芝,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和河北省公安厅,在北京海淀区的空军研究院装备部大院门口强行绑架,一同遭绑架的还有刘季芝19岁的女儿魏美玲。3月10日,涿州天气浑黄,夜间狂风掀起沙尘,席卷涿州大地;3月11日上午,又下起了历史同期从未有过的罕见的鹅毛大雪,历时四个多小时,给本已是春意盎然的涿州城增添了无限悲凉。

刘季芝、高蓉蓉两位羸弱的女子,何以让中共恶党江罗集团如此兴师动众、大动干戈呢?原因很明了,因为她们是亿万大法修炼者中的一员,在恶党血腥迫害、暴戾摧残下她们对真、善、忍坚定信念不动,并勇于向全世界揭露邪徒的残暴恶行,揭露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就是这大真、大善的所为触动了恶党狠毒、阴险、怕见光的神经。

于是,在高蓉蓉被成功营救后,罗干亲自督阵,辽宁省政法委书记于凤升牵头挂帅,以“26号大案”为名,对高蓉蓉的蓄意谋杀在国际社会众目之下公然发生。

于是,刘季芝在被强暴之后,中共恶党610悬赏10万元通缉她,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叫嚣要“杀人灭口”,做到“死无对证”。

这次中共恶党罗干之流对刘季芝母女的绑架迫害手段更是流氓气十足,光天化日之下做恶却死不承认,刘季芝母女被绑架后,下落不明,音讯杳无。

可怜刘季芝和她的女儿魏美玲,只能躲避追杀,在逃亡的日子里,除却承受被强暴后精神上、肉体上的双重痛苦,又在可能被随时尾随而至的邪恶之徒绑架的恐惧威胁中,刘季芝一度精神恍惚。刘季芝19岁的女儿魏美玲,花季的女孩儿也承负着本不该有的残酷,这次同她母亲一起遭绑架,她们会面临怎样的摧残和威胁?一直令无数关注她们的人们担忧。

近来,媒体揭露了中共恶党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地区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设立纳粹式秘密集中营,活体割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并焚尸灭迹的惨案。600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成为恶党在迫害的同时赚钱的活体器官供给源。几年来,中共对信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其邪恶已经登峰造极、罪恶滔天,人神共愤。

高蓉蓉被迫害致死了,刘季芝母女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中共恶党江罗邪徒以为这样即可遮起世人耳目,即可将迫害真、善、忍信仰者的血迹抹干。这个能营建起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恶党,这个在历史上虐杀8000万中国人的邪魔,是什么泯灭天良之事都干得出来的。

高蓉蓉清纯美丽的笑颜和被电击烧毁的容貌,以及她被谋杀的凄惨遭遇,依然牵动世界民众的心,依然揭露着中共恶党的罪恶。刘季芝清白无浊的良家妇人,被强暴摧残后遍体的伤痕和心中永远的痛楚,以及被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未完故事,一定会唤醒更多世人的良知,也一定会有更多的世人声援,声援众多在中共恶党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

在退恶党人数直奔一千万的今天,恶党被人神共弃、连根拔起,有一点确是不争的事实:恶党机关算尽,难逃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