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邪恶洗脑班:围攻、殴打、下药、不让睡觉……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2005年初的一天上午,片警到我家,说了一会话,就打手机,一会来了几个610的人,接着派出所又来几个人,共有十几个人,有四个女的,这边和我说话,那边几个人就在卧室翻东面,把师父经文和一些真相资料拿出来,被他们拿走。

他们把我往门口堵,一个头头叫我和他们到一个地方交流去,说那里有很多高手,我不去,他们就往出推我,后来索性把我背上一直从七楼背到下面汽车上,一直开到邪恶洗脑班。

到邪恶的610洗脑班两天后,就有“帮教”在做我转化,邪恶的气焰非常嚣张,开始问我懂不懂修炼,接着就极尽诬蔑之能事,我当仁不让在法上回击了他们,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我身体出现了问题,但还是有人来做“转化”,“帮教”黄某说“别想出去,附近就有医院”。一个星期后,他们给我弄到一个专门房间,开始了有计划有步骤的洗脑,放洗脑录像,到处贴有邪恶的标语和公安部所谓公告。一伙“帮教”歪曲攻击大法诬蔑大法的师父,我不认同他们就不让我坐,让我站着,我坐在地上,他们叫保安拽我,拿出事先打印好的决裂书,几个女的把住我的手把笔塞到我手里强行让我签字,我极力挣脱,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未能得逞,后来他们又拿来印油拽着我手,按手印,我求师父帮我,结果邪恶之徒又没得逞。事后我说:“你们这是野蛮无理行为。”他们自己找台阶下说,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力气,又说和我闹着玩。很无耻。

从此每天我都被拉到那房间看邪恶录像,连吃饭时间都放那种洗脑录像,一直到晚间12点才能回去睡觉。邪恶什么办法都用,挨骂被损那是家常便饭。后来“帮教”又弄来佛教录相,他们合伙在一起念经,念完后又唱教歌,这些邪教邪歌直往脑子里打,我赶紧清除。一天邪恶610曲某对着我的脸耳朵一遍接一遍的说诬蔑大法的话,我在心里不断清除,正念战胜了邪恶,邪恶走了。当时觉得这些东西真往脑子里打,好险呐。

后来他们看不行,就弄来曾在洗脑班被“转化”了人,有十几个,搞起车轮战,昼夜轮班,不让我睡觉,叫我把贴在墙上的公安部民政部等各种公告抄写十遍,我不抄他们就不让回去睡觉,这样四天四宿没让我睡觉。第五天“陪教”阿姨打来洗脚水,说脚都肿了烫烫脚,还说她们说情让我回去睡觉,做出关心同情的样子。我明白这是假善,都是610一伙的。

没过几天,他们又使出一招,往我喝的水里放药,我当时一喝就觉得不对味,再喝还是不对味,开始以为是自己嗓子的事,后发现不是就不喝了,倒了。为此邪恶就凶我。我不知道是什么药,大概是叫我迷糊吧,损害神经一类的药物。当时我发正念把这些药物全部转移到邪恶那去,为此我至少有半个月没喝他们拿来的水,喝的是厕所里的自来水。此事他们没得逞。

还有一次洗脑班所谓校长周某和我谈话,发狂的指责我,说我的圆满是踩着七千万共产党员的鲜血、牺牲他们的生命、为代价的。我说那是你说的,我现在的心情是想救他们,不是想牺牲他们,这才是我圆满之路。

几天后他们又调换一个“帮教”,听说是个老手,也是个乱法鬼。一次这“帮教”叫我家属把水果刀放在手腕上,做出要割脉,我说那是你自己干的,我不管。“帮教”丁某说我家人脾气真好,想挑拨家人打我。邪恶就是想这样妄图引诱学员家属用自残自杀等方式,威逼胁迫我们放弃信仰,还想从中装好人。但仍未得逞。

最后一次他们把屋里的东西都搬出去了,只留两把椅子,没有我坐的,他们说让我站着,我一听就坐在地上,他们叫保安拉我,一个保安说要把我铐在窗子上,我没理他。我要去厕所,他们说不行,不站着就不能去厕所。邪恶又安排几班倒,不让我睡觉,“帮教”用大白纸写上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好多张放在我脸上、身上、腿上,还把事先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让我签字,不签就骂我、打我,“帮教”王某打我头、耳朵,抓我头发,踢我脚,“帮教”黄某用笔划我。

我从洗脑班出来后,邪恶之徒还不断的到家里骚扰。邪恶不但迫害我本人,还迫害我的家人,给他们洗脑,灌输那些假恶丑的东面,把诬蔑大法的书让家属带回家看,让家属也诬蔑大法迫使他们犯罪,并搅的一家人不得安宁。

六年来我多次被抓、被关、被劳教、被送洗脑班。希望有良知的中国人认清共产邪恶本质,反对这场对好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