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在法上就一定会收到好效果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在面对面讲真相中,身边会遇到各种固执的人。有的人你一提大法的事,就表示反感,或有意岔开话题。也有的直接站在对立面上说“法轮功挺好,不过你们评论人家共产党干啥,修炼人不应管常人事”;也有说“我不管谁好谁不好,咱老百姓就管挣钱吃饭,管不了那么多”;还有的说“我啥也不信,给钱就行”;还有的说“共产党整你们是你们自找的,你们又上北京,又上省政府的,谁当政也不能让”;也有的看过《九评》后说“不怪共产党整你们,你们太反动了”等等。

对于这些被党文化毒害太深,已形成不合情理的观念还不自知,反而觉的很对,很自然的人,你想一两次直接切入话题还是难度挺大。有时想,在邪恶因素大量销毁的今天怎么还有这么固执的人?

首先找我自己,还真是有问题,是明显的有急心,有马上让人家接受赶快退党,求结果的心,还有执著发了多少传单,每天给多少人讲真相了,“三退”的有多少人了等求数量的心,用数量的多少来衡量自己是否走出来了,修的如何。

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后,认识到:做“三件事”不是常人的事,你是否正念很强,是否怀有善念、主要去救人的纯净心态去做,你那很强的场,直接会影响被救度人的情绪,也自然会影响到效果的好坏。

在修去这些人心的同时,我又想起,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一切为法而生,一切为法而造就的吗?师父不是已经让我们把法中的“重新”改成“从新”了吗?为什么在讲真相方式上还总是在限定的几种形式上打转转、用旧宇宙的理重复衡量这样做是否符合法、是否没修真啊?

归正自己后,我决心走正大法给我们开创的广阔的正法之路,从新用一下我曾几次想用的书信方法看效果如何。我想只要能达到救人的目地,至于采用什么形式,人间的方法,我们可以随意而用,当然还是选择善用。因为我们做的事和常人做事的目地不同。

于是我根据他们的不同心结、不同文化成度、不同身份,有针对性的选择写信内容。再以不同身份落款,然后到异地邮寄给他们。如落款为“你的老部下”、“你的老朋友”、“老同学”、“最崇拜您的学生”等等。

过一段时间,我再有意接触他们,发现效果非常好。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成度的转变,而且变化那么大,有的主动问你些他们还不明白的问题,给他们大法护身符,都非常高兴的接受。在此基础上,再讲“三退”的事,也非常顺利。

我真正感到“大法无边”啊。任何时候,任何事情,只要你做的事情符合法理,就一定会收到好的效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