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好心人的一封公开信

聂春玲自述一家人被廊坊市恶警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我是中国大陆河北省廊坊市公民,我叫聂春玲,丈夫叫杨建坡。我们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几年来被中共流氓集团迫害的九死一生,简直无法生存下去了。我曾18次被绑架,丈夫也曾5、6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这次因营救同修再次遭到绑架,并给我们下了逮捕令,说是要判刑。丈夫现在正被关押在河北省廊坊看守所。自2006年2月5日被绑架至今一直在绝食抗议已快两个多月了。看守所不让家人看望,目前他的情况怎么样?家人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众所周知:中国的公、检、法早已成了恶党维持政权的工具,早已失去了法律的尊严,早已失去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不受伤害的作用了。作为一个中国普通的公民都是有冤无处诉,有理无处讲,更何况被他们疯狂打压的法轮功学员了。当今在中国大陆,在恶党的独裁统治下,我们找不到一处能说理的地方。因此我们想到世界上的好心人和国际人权组织,希望为中国广大的受害者,能为广大的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

现将我和丈夫几年来所遭受中共恶党的迫害控诉如下:

我们夫妇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杨建坡是1998年得法的。得法以前他曾是一名因打架斗殴三次進过看守所的人,那时我浑身是病,又要照顾两个很小的孩子,我丈夫他整天又不回家,家里矛盾越来越大,已经走到了离婚的边缘。身体上的病魔,加上精神上的痛苦,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就在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有幸得到了大法,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从此他判若两人,改掉了一切恶习开始走向了新的人生之路。看到丈夫的惊人变化,我非常惊讶!感叹大法的威力!也因此走入了大法。奇迹同样在我身上出现了,不到一个星期,我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了(心脏病、高血压、膀胱瘤、肾炎等),那时我们全家都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们全家啊!半年后在全市举行的学法交流会上,杨建坡做了“师父救了我,坚修报师恩”的发言,谈了自己浪子回头的经历。我丈夫在上千人的主席台上几次都无法读下去自己的发言稿,特别是当谈到“若不是师父和大法,自己的生命将一步步走向地狱,走向毁灭。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时”更是泣不成声,台下所有在场的人也无不为之流泪。人们赞叹大法的殊胜与美好!这真是一部使人起死回生,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啊!

没想到这么好的功法一夜之间就被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妒嫉之心给非法取缔了。这使我们无法理解,万分困惑。想通过上访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真实情况,但各级政府部门都说是中央的决定,我们说了不算。这样才造成了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我们夫妇带着孩子,全家四口也于1999年9月5日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没想到国家信访办成了抓人的地方,根本就不让你说话。此时我们也回不了家了,因为家里已被警察24小时监视,公安局还给我们夫妇下了通缉令,并把我们的相片贴在了北京的大小旅店里。被逼无奈我们只好住到山上。当时13岁的女儿为了上学,独自一人回到家里。警察经常到学校骚扰或把孩子带到公安局恐吓,逼问父母在哪里,有时孩子不得不睡在公安局,第二天再去上学。

1999年10月28日我与丈夫一起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我丈夫在看守所被关押了53天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送往廊坊万庄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又被转往高阳劳教所。

在这期间杨建坡受到了各种折磨与迫害。在看守所整整被铐了53天,大小便有别人伺候,因绝食被上大板。在廊坊万庄劳教所每天20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用木棍子打屁股。在高阳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被铐在露天的地环上,白天太阳晒,晚上蚊子咬,把电棍插到嘴里电,期满后还不放,他绝食抗议60天,生命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回来后,因向世人讲迫害经历又被抓两次。

2003年3月30日晚,我丈夫在河北省唐山被恶警无辜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局一科,恶警搜走了他携带的一切物品和6000元人民币。丰润区公安局很快就通知了唐山市公安局,唐山市公安局派来了两个刑警,一个是司机,叫高威,身高1.90米。另一个是科长,40岁左右,白脸,偏分头,头顶发很稀,身高1.76米左右,听说是唐山市公安局的一个科长。

这两个恶警把他绑到铁椅子上,然后用直流110伏的手摇电话机电他,恶警们把电线的正负极分别绑在他的十指上,当直流电通过他的全身时,他难受的无法忍受,当时感觉心都要碎了,全身都要爆炸了,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他俩轮番电他,夜间还不让他合眼,就这样折磨了他3天。

三天后,他被送回到丰润区看守所,因他绝食抗议他们这种毫无人性的犯罪行为,吴所长就指使恶警毒打他,打的他臀部血肉模糊,上厕所时内裤粘在肉上拽都拽不下来。他们毒打他时都是扒光了衣服打。38天后,他们看把他折磨的快不行了,再不放就要死在里面了,这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

2004年2月20日下午,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非法闯入我家中,将当时正在串门的张俊辉和我丈夫杨建坡一起绑架,二人都被非法劳教。杨建坡绝食108天体重由原先的180斤,被迫害的还剩80来斤。


杨建坡绝食108天体重由原先的180斤,被迫害的还剩80来斤

2004年2月23日,我儿子去广阳公安分局要人,质问公安局为什么抄家,绑架他父亲。当时警察说:“领导不在,我们做不了主,你明天上午来。”第二天上午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高成刚接待,我儿子提出“你们没有权利抄家、绑架我父亲”,要求立即释放杨建坡,并退回被抄的电脑、打印机、录音机、单放机(我女儿上学用的物品),以及杨建坡准备经营耗材所购進的一批货物,(共计价值2万多元),现金(大约一万元左右)。我儿子说:“连我的储蓄罐里的100多元压岁钱和我姐姐上学用的5000多元现金都被你们拿走,你们这是违法的行为。”队长高成刚说:“你们钱和东西都不是好来的,不管你们的钱和东西是哪儿来的,都一律没收。”然后不容分说的就将我儿子赶了出来。

以上所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单位和部门通知我们是因为什么,也没有地方去说理,现在恶党提出要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当杨建坡被非法劳教的时候,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局却开出了一张杨建辉的劳教票,可见他们执法犯法。老百姓犯法有法律制裁,那么这种执法犯法的人又有谁去管呢!当杨建坡老母亲听说儿子又被非法抓走,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四年多来我们一次次被绑架,双方老人就是在这种担忧和惊恐中熬过来的。我那74岁的老父亲常常半夜坐起来哭,导致脑血栓住院抢救。几年来,我们无法正常生活,两个孩子由双方父母各照顾一个。

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父母兄弟,谁不想过幸福的生活。大法弟子只是修心向善,做好人,不参与政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究竟有什么错!却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这种迫害是违法的,见不得人的。所以他们害怕我们讲理,害怕这种无法无天的恶行被老百姓知道。

六年来,我18次被非法绑架,每次都绝食抗议,多次都是生命垂危时被人用担架抬出来,或被人背出看守所的。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衰弱,无法工作,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全家四口人靠双方父母、兄弟姐妹每月省吃俭用给拿出生活费来维持生活,这次被抄走的20000多元钱,也是大家给孩子上学凑的学费,这不是明目张胆的侵占公民的私有财产吗?这不是执法犯法吗?这和土匪打家劫舍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不过,这比土匪可厉害多了,土匪抢完了得跑,这连跑都不跑,因为有邪党的政府给他们撑腰。

光从1999年到2006年我家被各地公安抄走的现金、货物、车辆大概就有八万多元。另外,在2004年2月20号,我家开快餐店时,广阳区公安局无故把我丈夫杨建坡从家中抓走,警察从我家抢走做生意的货物价值3万多元,并把我丈夫非法劳教,当时无任何法律手续,我们的餐馆被迫停业,又造成上万元的损失。

没办法,我们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贷款买了一辆箱式货车开始搞运输,就这样,我家又增加了11万元的贷款,为了还清贷款,我们夫妻在2005年4月决定把房子卖掉,可是身份证被廊坊市广阳区国保大队抄走,几次要都不给,只好去廊坊市北门外派出所补办,可谁料到,证件又被广阳区国保大队拿走,房子没有卖成,又造成几千块钱的损失。

2005年11月底,我丈夫去内蒙送蔬菜水果,因他和人们讲真相,被内蒙古蓝旗哈叭嘎警察非法扣押3天,造成经济损失7千多元。如今,我家正在做服装生意,家里还有1万多元的冬装急需出售,可是廊坊公安局把我丈夫杨建坡非法关押,还要弄去劳教。2006年2月送唐山劳教所不收,又送石家庄劳教所也不收,恶警不甘心,又把他关押在看守所,2006年3月9日又下了逮捕令,企图将他非法判刑。杨建坡从2006年2月5日绝食至今抗议非法关押。

现我家又将面临惨重的损失,我和孩子不会开车,我因2006年2月6日去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局要我丈夫,遭国保大队信平玉等人的野蛮毒打,致使心脏病复发起不了床,在家躺了2天动不了,无法出摊。

我丈夫杨建坡说真话无罪。我只好向全世界的好心人和国际人权组织控告廊坊不法警察的犯罪行径,释放我丈夫杨建坡以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廊坊大法弟子,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希望善良的人们能为我们主持公道,给我们一个公正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