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音乐家莫扎特(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 奥地利人,著名古典音乐作曲家。传统以来都将他作为维也纳古典主义的代表人物。他出生于奥地利,父亲是萨尔斯堡的宫廷乐师。莫扎特仿佛是就是为了给人类创作美妙的音乐而降临人世的。他名字中的“Amadeus”,意为“上帝的宠儿”。


莫扎特

莫扎特从3岁时就显出了非凡的音乐天才,他时常走到钢琴前面,按着琴键细听,并努力弹出他曾经听到过的音乐。莫扎特幼年有许多神奇故事,最著名的当数莫扎特4岁时写钢琴协奏曲,以及5岁时在事前完全没有学过的情况下拉第二小提琴的事。有一次,莫扎特的父亲和朋友一起回家,年方4岁的莫扎特正坐在桌旁,父亲问他在干什么,他说他正在写钢琴协奏曲,当他父亲把五线谱纸拿过来看时,激动得流出了眼泪,他对朋友说:“你看,这里写的一切是多么正确而有含义的啊!”1762年,将近6岁的莫扎特掌握了古钢琴的弹奏技术,与此同时,他又开始学习拉小提琴。那一年,年仅6岁的莫扎特完成了人生中第一部小步舞曲,并已在父亲的安排下在欧洲各国游历演出,被视为“音乐神童”。


童年莫扎特

1769年年底,父亲带着13岁的莫扎特前往意大利。意大利人几乎把他们对音乐的崇拜心情都倾注到了这位神童身上。莫扎特音乐会的曲目非常丰富,形式也多样,他既是作曲家,又是演奏家和指挥家,更令人吃惊的是,他还以歌唱家的身份自弹自唱了歌剧咏叹调。莫扎特在音乐方面表现出的天才,引起了当时世界上第一流的米兰歌剧院的注意,歌剧院约请莫扎特为他们写一部歌剧。在意大利演出期间,莫扎特同时也吮吸着意大利歌剧的精华,意大利的音乐文化深深地印在他的记忆里。有一次,他在教堂内听了作曲家格里戈里奥·阿利格利著名的多声部合唱《赞美歌》后,竟凭记忆写出了全部多声合唱的总谱。莫扎特的天才使罗马教皇深受感动,并授予他“金距轮”奖章。

1770年8月,在意大利的文化中心鲍伦亚城,鲍伦亚音乐学院授予14岁的莫扎特“少年院士”的称号。同年12月,莫扎特的歌剧《米特利达特·黑海王》在米兰歌剧院上演。意大利听众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一位年仅14岁的外国作曲家竟能如此成功地创作出一部正统的意大利歌剧。歌剧一连上演20场,观众场场座满。

莫扎特在阳光下度过了童年和少年,然而,正当他开始真正认识人生的时候,却被禁锢在柯洛列多大主教阴森的目光下。他没有自由,更听不到观众热烈的喝彩声。大主教只容忍别人迎合他的艺术趣味,企图使莫扎特变成一名驯服的仆人。然而,天才的莫扎特一旦埋头作曲,周围的一切丑恶似乎都悄然离去。此时欧洲各地的音乐文化、各家名流的音乐创作都已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知识的积累,视野的开阔,使他的创作开始走向成熟。莫扎特先后创作了富有戏剧性的《g小调交响乐》、富有幻想性的《G大调钢琴奏鸣曲》以及富有诗意的《D大调小步舞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这一时期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在1775年仅仅一年的时间里,莫扎特连续创作了五部小提琴协奏曲。这些作品无论在表现力方面,还是在结构的精美方面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深刻地体现出莫扎特音乐感情奔放、欢乐以及蕴含在这欢乐歌唱中的深邃的悲哀。

后来因为不满于大主教对其艺术的干涉,莫扎特终于与这位雇主决裂。独立后的他,生命的最后十年是在维也纳度过的,靠教授学生、创作歌剧、接受委托为生。莫扎特也是当时极少数不依附于某一个王公贵族,独立进行艺术创作的音乐家之一。

1782年,莫扎特只身来到维也纳,在维也纳最初的日子里,为了生活又不得不干极繁重的工作。他上午写作,下午教课,晚上演出,演出回来后继续写作到深夜。从早到晚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如此拼命地工作,仅仅换来勉强能维持生活的报酬。尽管这样,莫扎特的精力仍然非常充沛,尤其是精神上的自由感,使他完全忘却贫穷与困苦。莫扎特的真诚、和善以及他的天才,使周围的人都愿意与他接近。

莫扎特一生主要创作了22部歌剧、41部交响乐、42部协奏曲、29部室内重奏曲、20部弥撒曲、一部安魂曲以及为数众多的奏鸣曲和协奏曲,在短暂的35年中留下了625部作品。相传,莫扎特创作时下笔如神。一部“林茨交响曲”仅两天就做完。他的手稿通常干干净净,而不象别的作曲家那样反复修改。

歌剧是莫扎特创作的主流,他与格鲁克、瓦格纳和威尔第一样,是欧洲歌剧史上四大巨子之一。在交响乐领域,他又与海顿、贝多芬一起为欧洲音乐史写下了最光辉的一页。莫扎特还是钢琴协奏曲的奠基人,他对于欧洲器乐协奏曲的发展同样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另外,他的《安魂曲》也成为宗教音乐中难能可贵的一部杰作。

然而,莫扎特的成就丝毫没有得到宫廷官方的承认,主要的原因是当时奥地利的宫廷音乐生活被一些接近皇室的音乐家所把持,他们害怕莫扎特的天才会冲击他们的地位。

在1783─1785年间,莫扎特几乎每天都演奏,有时一天要演奏两次。频繁的演出活动,促使莫扎特不断创作出新的钢琴作品。从1782年开始,莫扎特的钢琴创作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在海顿的基础上他为钢琴奏鸣曲奠定了四个乐章的形式,并且赋予各乐章的主题材料以鲜明的个性和惊人的表现力;他的《d小调第20钢琴协奏曲》(K.466)、《A大调第23钢琴协奏曲》(K.488)等作品都是欧洲古典协奏曲的典范。此外,他还创作了一些即兴性的钢琴作品,其中《c小调幻想曲》最为著名,它在体现音乐戏剧性方面达到了极高的水平。

从1782到1786年间,莫扎特的创作技巧和音乐表现力在维也纳已无人能及,最好钢琴家的名声和友善的为人,使维也纳整个艺术界都与他十分友好,他的寒舍始终坐满了艺术界的客人。1786年5月1日,《费加罗的婚礼》这部划时代的歌剧在维也纳上演,莫扎特亲自任指挥,观众热烈的欢呼,致使剧中的重要唱段几乎全部重复一次。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以完美的形式和鲜明的思想性标志着莫扎特的音乐创作走向了顶峰。

1788年,莫扎特总算在维也纳获得了一个宫廷乐师的职位,但只做一些次要的事情,为此莫扎特曾很痛苦。尽管如此,这一年里,莫扎特从六月到八月间竟连续创作了三部交响乐,这是莫扎特最后的、也是最出色的三部交响乐。

1791年初,莫扎特再次受维也纳剧院的委托,创作歌剧《魔笛》。在此同时,他又接受了另一部巨作《安魂曲》的创作。这两部作品都是在极困苦的境况下创作的。

莫扎特先是作为一名音乐神童闻名欧洲,再是作为一位伟大的音乐大师被全世界所铭记。他短暂的一生并不幸福,但他很爱笑,笑口常开。他的音乐总是具有令人感到幸福的品格、优美的旋律。音乐内容的广泛常让人们不禁为之叹赏:苍天与大地、自然与人类、悲剧与喜剧、情感之各种形式的表露与深沉的内在宁静、圣母玛利亚与超凡的魔鬼、教堂大弥撒……。古典派讲究乐律平正,和谐动听,突出一个“和”字。有人曾评说道,在莫扎特的作品中,没有乏味的平野,也没有深奥的绝地,他只是在一定的局限之内表现一切事物的真相,认为这就是莫扎特音乐的美妙、悦耳、动人之所在。

莫扎特的音乐也常常被人称作“永恒的阳光”,因为他的音乐即使在表现痛苦和悲伤时,也似乎含有天真纯洁的微笑。他那优美、机智的旋律总是充满明朗、淳朴的气质,他那典雅、热情的乐思象清泉一样纯洁、透明、自然、流畅而喷涌不尽。莫扎特的音乐给予人们的是经过生活锤炼后的纯真,他那面对严峻生活而永不泯灭的童心让许多人感动。

莫扎特在维也纳这个浮华的城市过得十分艰苦,一边是辉煌的成就,一边是生活中的种种艰难和不如意。1791年12月,莫扎特在创作一部为一位不知其名的人定作的《安魂曲》的过程中,贫病交加而逝,终年36岁。在他去世的时候,屋中没有一根木材取暖,病倒在床的妻子无法为他送葬。在滂沱大雨中,他的遗体被草草掩埋在一个穷人墓地了事,至今人们找不到埋葬他的地方。

人生莫测,处处是谜。莫扎特苦乐相映、神奇短暂的一生,让我想起《梦醒》那首歌里唱的:“生命本是天上仙,人生成败过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