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彻在马三家上空


【明慧网2006年3月5日】2006年1月28日除夕夜,随着电视倒计时到午夜12点时,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齐声喊“法轮大法好”,吓的恶警乱作一团,大队长谢成栋气急败坏,把绝食反迫害的学员每人踢一脚。一大队其它监室也有学员挨打。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三分队的沈阳法轮功学员隋华,被恶警殴打、拉出去铐了几天。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隋华,后来恶警把隋华放回监室。

2006年过年期间的一天,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一路集体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没有办法。

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发正念中,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迫害越来越难以维系,“法轮大法好”的正义声音每天都响彻在马三家教养院的上空。2005年3月马三家非法关押着近700名法轮功学员,到2005年末,只剩下300多名。从2005年3月末开始,恶警按所谓的“转化”和“不转化”,把女二所重新分成三个大队,其中一大队非法关押了近150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至2006年2月,只剩40多名,有100多位学员陆续破除了邪恶,回到正法洪流中。

对绝食反迫害、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恶警用电棍电击、胶带封嘴、体罚、加期等方式迫害,可是马三家教养院里“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从未停止过。恶警看不管用,就一边灌食一边往学员脸上抹玉米糊,说:喊就往脸上抹。学员还喊,恶警后来说:只许喊两声。学员继续喊,恶警就装听不见,说:喊吧,反正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从2006年1月中旬开始,马三家又改变迫害方式,把“坐班”、“四防”人员(都是被迫转化的)全部调回三大队,换成警察直接监视、迫害。由于参与迫害的警察不够,2006年2月23日,又从马三家幼儿园、机关等处调来一些人临时上阵,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学员每人只准留洗漱盆和内衣一套,其它行李和衣服全被放进库房,恶警害怕法轮功学员看经文,经常非法搜房、搜身。

2005年12月22日至12月26日,恶警将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213室的三位坚持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盛连英(大连)、孟桂秋(锦州沟帮子)、董敬雅(沈阳),关进无暖气的冰房(202室),此房靠西山墙,拖布放在房间里就结冰。一大队恶警逼迫三位学员吃饭,扬言:谁吃饭就可以从冰房里出去。两天后见没人动摇,恶警就说:你们只要不喊“法轮大法好”,就可以给调房间。结果三位学员还是不理睬恶警的要求。最后恶警李伟(男)气急败坏的猛踢小塑料凳子。因为被恶警利用监视三位学员的“坐班人员”的脚和耳朵都被冻坏,三位学员当天被调到了北面有暖气的房间206室。其中51岁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脚被冻出大泡。

一大队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反迫害,她们是:董敬雅(34岁,沈阳)绝食近十个月,近期被放出;孟桂秋(51岁,锦州沟帮子),已绝食十个月,期间被关小号、殴打;姜桂云(57岁,大连),已绝食十多个月,现被迫害的腿蹲不下去,非常瘦。她曾连续被绑在“死人床”上5个月左右,被特别“护理”,大小便全在床上;盛连英(51岁,大连),被迫害的一条腿肌肉萎缩,被恶警谢成栋等打的鼻青脸肿,已绝食近十个月;刘桂媛(47岁,沈阳),两年非法劳教期满,至今已被超期关押半年,被迫害出厌食症。刘桂媛的丈夫去世十多年,父母双亡,家中只剩一个儿子。因为马三家恶警长期不让刘桂媛见家人,儿子为见妈妈,只得硬往马三家楼里冲,马三家警察不许他进入,还以“拘留”相威胁。以上同修每天被恶警罚站,从早上6点半站到8点半,每天被恶警狱医曹玉杰、陈兵等迫害性灌食三次。曹玉杰是灌食迫害的主力,由于做恶太多,身体每况愈下,经常四肢无力,有时虚脱。

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不但惧怕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和揭露迫害,也十分惧怕学员家属的正义谴责。2005年11月,董敬雅(沈阳)和孟桂秋(锦州沟帮子)的家属先后去马三家要人,恶警队长以“预防禽流感”为名,不出来见家属。家人一再坚持,队长才出来。在警察的一再阻拦下,家属还是找到马三家主管迫害的“领导”,这时一大队大队长也主动跑出来了。面对家属的质问,他们十分伪善,表示“有消息会通知家属”。

法轮功学员孟桂秋95岁的公公非常正义,他大老远从锦州沟帮子来到沈阳马三家,要求见儿媳。恶警说:现在全省都预防禽流感,谁也不让接见,别说她还绝食。孟桂秋的公公非常坚决,终于见到了孟桂秋。老人家拽着孟桂秋对警察说,我儿媳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她在家孝敬老人,对我伺候的比我姑娘都周到,周围都知道她是好人,她要是不能回家我也不回家了,我就要我儿媳妇。恶警大队长李明玉竟劝孟桂秋的丈夫离婚,遭到家人谴责。回到队里后,恶警还无耻的说:让离婚都不离,情深似海呀。

这次家属要人之后,恶警的态度一下变了,不大喊大叫了,也不往学员脸上抹玉米糊了。在持续不断的正义呼声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定能获得自由。沈阳法轮功学员董敬雅绝食近十个月,马三家教养院已于2006年2月27日将她推给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