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岁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6年3月5日】我是大陆一个80多岁的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

得法前,我受共产恶党的党文化宣传毒害很深。50年代,我参加共青团和工会组织,满脑子装的都是阶级斗争的歪理。恶党怎么说,我就怎么干,斗这个,斗那个,上批国家主席刘少奇、林彪;下批平民百姓,是非不分,干了不少坏事,但也是为了出人头地,求名、求利之心的推动,到头来,自己也被批斗。

看了《九评》后,我回忆往事,在党文化的毒害下,思想道德变异,干了不少坏事,造了业,也得到了现报。我退休后,百病缠身,三次住院治疗,吃了不少药,打了不少针、挂瓶。死又死不了,活又受活罪,痛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有幸于1997年得了法轮大法,伟大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给我传授宇宙法理。从此,我用大法衡量自己,心性提高,思想升华,道德回升,达到无病状态。我受益后就洪传大法。

720后,我遭到江魔头下毒手无休止的迫害。我上京证实大法,还未去就被恶警押送回家,勒索5000元。从此,我的名字上黑名单,人被跟踪,电话被监控,邪恶之徒还非法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强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尽管他们这样吓、那样逼,我不配合,他们只得让我回家。

读了《九评》之后,认识到共产恶党的本质是假、恶、暴。当前讲真相,不把本质告诉世人,不少人是很难救度的。因此,我除自己和家人迅速退出恶党所属组织外,还把“三退”工作摆在日常讲真相中来做。

我除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做三退工作外,也向陌生人做。记得师父曾讲过,不要轻易放掉一个人,我悟到我也应该找我知道的失落同修,了解他们是否在修,修得怎么样?

十月下旬,我身带师父新经文和大法资料去寻找两年不见的老同修,因她搬家失去联系。我求师父一定要让我找到她,茫茫大地哪儿找呢?我突然心生一念,还是到她原住处去找去问。于是我就骑了自行车50分钟到了那地方,结果在超市的大门前,我碰到了她。我悟到,我刚才心生一念是师父给指点的。她喜出望外把我带到她家。我话不离题,以我的层次讲真相,把我对师父一系列经文的体会、天降《九评共产党》、退党大潮、天要亡中共邪党等告诉她。这位时过两年才见面的同修,听我讲完话后,拿起笔写了退党、退团声明,要我上网代退。

还有一位长期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也拿不到师父新经文和大法资料及《九评》,我通过与她有来往的同修给她《九评》,她看后很快写了她一家三口退党、团、队的声明。

到十一月十日,给我退党团队的声明人有50多人。其实同修都是好的,不好的就是自己没有去做好造成的。

我悟到讲真相、劝三退在于这颗救人心。我是这样悟的,也这样做,自身感觉在升华、提高,大法威力使我内心象装進救人一颗心。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执著未去,更不要产生欢喜心,不让乱法烂鬼钻我的空子,学好法,证实法路上更加精進吧!

我和老伴都是修炼人,她往往用她的方法讲真相,但得到效果不很佳。我开门见山指出不足,她感觉委屈接受不了,形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矛盾交织;随后,各自向内找、向内修,所得到是宽容、善心、慈悲,心情难以形容。渐渐,我们去讲真相得到的效果就非常好。从此我们能静下心来好好学法,我固定一个星期学《转法轮》一遍、新经文。

明慧周刊是我们交流很好的园地,我看到了国内外同修做了很多工作,写出来的文章感人之深,也触动了我提笔给明慧网投稿,时间安排在夜深人静,自己写了看后感觉不够好就从新写,一次一次,渐渐也寄给明慧不少稿子,也发表多篇。

我以最大努力写成这样的稿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