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的奇迹


【明慧网2006年3月6日】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是佛教禅宗居士。我做很多佛教中的事,比如念经、免费给别人祈福等。我家还是一个禅宗集体念经的地方。我学禅宗多年,对佛法真谛依然摸不着门道。如何在修炼中继续提高呢?我感到焦急而又毫无办法。

2002年底,一位朋友从德州给我寄来一本书,是李洪志大师写的《转法轮》。在论语的开篇第一段话是: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我认识到这是一本可以指导我佛法修炼的无价宝书。看完这本书之后,我真是茅塞顿开。李老师告诉了我什么是真正的佛法。从那时起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一封越南来信,是一位我介绍得法的女士写的。

“我叫苏文阮(音译),今年50岁,家住越南西贡。我从小就吃很多药。从小到大身体一直多病。

“2001年,我右眼看不清东西。医生说我得了白内障。我到医院去治疗。大多数白内障患者都是六、七十岁的人。可我才四十出头,就得了白内障了?回家后我哭了很久。当晚,我感觉很累、头晕。医生检查后说我还得了一种什么慢性疲劳病。我吃西药多年,还上健身房,但是病却越来越重。我浑身无力,出虚汗。我虚弱到刮风不敢出门。有人建议我到同光寺见一位东方医生。那位医生给我把了脉,说我得了重感冒和关节炎。他还说我坚持不了几年了!

“我吃了一阵子草药,但是健康不见好转。所以我又回到吃西药。医生说我需要多吃维他命。我又吃了好长时间西药,但是身体越来越糟糕了。有人建议我去法华寺找另一位东方医生。我去治疗了48次,一点用没有。这位医生说我需要静脉注射,打点滴,给身体补充些水分和蛋白质。我感觉毫不见好转,只得住院治疗,一年去两次急诊室,但是身体一点也不见好。我又回到中医,也治不好病。然后又换到西医,却又染上更多病,什么鼻炎、喉炎、眼炎、胸痛、子宫炎等等。再吃药也不管用,换到东方医学,也没用,一年以后,我发现自己身上病更多了。

“我感到很失望和真正的绝望!我隔绝了自己,不想和任何人交朋友。我呆在屋子里,因为我害怕风、怕冷、怕水。如果我得了感冒,我会腹泻,我不敢喝冷水,不敢洗澡。每月一次用热水与酒精混合擦洗。我只吃温暖的食物,喝温水。在晚上,我不能睡觉。睡觉时,我只能在一侧躺倒,否则,我的血液不能流通,人不能呼吸。我认为,我会被这些病折腾死,因为所有治疗都对我的病症无效!

“在阴历2005年7月17日,我遇见了法轮功。在那天,我去同光寺,问在那里义务服务的一位医生要做什么、吃什么才能好病,因为我吃药是无济于事的。

我坐在那里从早上9点等到11点,看见一个人带着公事包進来。医生说他建议我找这个人。这个人是T先生。他给了我一本名为《健康是金》的小册子(是越南文的《法轮功的健身之路》)和他写的介绍信。我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我回家了。在读了书和信以后,我决定学会法轮功,但我找不到他。

第二天大约下午1点,他给我打电话,并且要求我去一个指定的地址。我的病又犯了,因此,我第二天去那里。在途中我感到非常疲乏和虚弱。我想或许又得進急诊室了。最后,我到那儿了。Tam先生给了我《转法轮》和李老师教五套功法的VCD。回家后,我看了VCD并立即跟着炼了。那夜我睡得很好,好象完全无病。

第二天早晨,我又跟着VCD炼了五套功法。之后,我能喝一杯加冰的人参水。炼功一个星期以后,我能吃能睡,没再冒汗了,并且我没再感觉寒冷。双腿的发痒脱皮也好了。腹泻也没有了。仅仅在每天两次炼五套功法,炼了一个星期以后,我感到所有病都治好了。

我非常愉快。炼功一个星期,日夜折磨我这么多年的所有疾病全好了,真是令人惊奇。师父的大法给我带来了新生。我学大法3个月,完全成了一个新人,如同人们所说,法轮功让人全身心的改变!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无以言表。大法真是太美好了!每当想到或许是师父带领TAM先生来引我得法,我总禁不住感激的流泪。

作为信的结束,我想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

(2006年美西国际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