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消沉回到精進


【明慧网2006年3月6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今天和大家交流一下最近的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一向以为自己一天24小时过的很充实紧凑,明慧网1月17日刊登了一位大陆弟子的心得体会,作者提到她每天的时间安排如下,使我看到自己和精進弟子间的差距:

“早上4点到7点炼五套功法,包括每个整点发正念,其间有25分钟背《洪吟》、《洪吟(二)》及《论语》。7点发完正念,洗脸、做饭。吃饭当中再复习背诵一遍,7点半静心学法。先学新经文,再学三讲《转法轮》,直到中午12点。下午印刷和装订资料。晚上出去讲真相,回来再看明慧周刊。”

从法理上看消沉与精進

《越最后越精進》经文中说:“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回顾过去这一年,我自己好几次处于这种“消沉状态”,不少其他学员也觉的一直困在消沉之中,难以自拔。其实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就曾一针见血的指出:“大法弟子学法跟不上的,才会在这段时间中表现出不精進、消沉,甚至于不知时间的珍贵,不抓紧时间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显然对治消沉之道,唯有抓紧学法。《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又说:“做为大法弟子来讲能够在自己的责任中做好这一切,那就是在精進。”

令我惭愧的是,在1996年《法轮大法义解》“再版的话”其中有一段这么说:“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的修,这就是精進。”99年《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时,又说:“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不断的看书这就是精進。”十年来在各地讲法中,师父经常勉励我们要学法、学好法,我却一再的不重视,实在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们炼的是法轮功,《转法轮》第一讲就提到:法轮“他能够自动的运转、旋转”“因为法轮常转不止,也不能收停”。第三讲提到:正法修炼的能量场“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我体会到“消沉”是一种不正确状态,不应该出现在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身上,如果我们能扎实的学法来同化大法,法轮他常转不止的机制就能归正这种“消沉”的不正确修炼状态。

就我个人而言,“消沉状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不能严肃对待学法

99年我有幸得遇大法,就被他那博大精深的无边内涵所吸引,我努力的学法,认真炼功,开始遵照师父的教导,从做好人逐步走向修炼。我刚学静功后,双盘不能持久。为了延长时间,只要学法或看讲法录像带时,我一律盘腿坐着,态度也很庄重虔诚,仿佛师父就在我面前讲法一样,以古人所谓“如面佛天”般的恭敬来聆听。这两年却每况愈下,我维持的只是学法的形式,从看书时不再盘腿这件事,可见我对法的恭敬之心减少、淡薄了。每日忙着许多大法工作,经常提不起劲看书。学法的心态逐渐散漫,法的内涵怎么会显现出来呢?

前一段时间学法遇到了瓶颈,向内找后我发现不能静心学法的原因是:修炼日久流于形式、掺杂了想探索内涵的有求之心,更自满的认为书已经看得很熟, 师父所讲的哪一段话在哪一页都已经背起来了,深究起来是用常人心看待大法所致。现在我学法时,提醒自己从新“归零”,当作是刚得法第一次看书那般鲜活,发觉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内心踏实多了。

二、求安逸之心与忽视炼功

回想初期炼功学打坐,吃了不少苦,头几个月双盘只能维持三、四十分钟。我横下心用绑带子盘腿的方式炼静功,强迫自己坚持到一个小时。前三天真是痛彻心肺,之后渐入佳境,一直到得法满周年那天才拿掉带子。某一年农历新年时,我试着要打坐一个半小时,最后关头疼的很难受,极痛苦中我睁开双眼看到皓月当空、满天星斗,心想,若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我还修炼什么?凭着书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句话,我熬过来了。前几年我每天必定将五套功法都炼一遍,这一两年不進反退、懈怠了不少。

我经常安慰自己不去炼功点的借口,就是前一天讲真相忙太晚了,久而久之,清晨不去炼功点成为常态。其实,这是用大法掩盖自己的求安逸之心。每天忙忙活活,但因为疏于炼功,精神状态大不如前。光讲真相不炼功,就象《转法轮》中辟谷有一段提到的“光干活,不吃饭。那能行吗?”

有一次在学法组时听同修提到,他们炼功点上一位八十几岁的老先生,在亲生儿子刚过世正忙着处理丧事那几天,仍然坚持每天出来炼功。我听了很惭愧,感到自己明显有不足:老同修体现了对修炼的坚信不移,体现出严格自我要求、对修炼负责的风貌。为了尽快弥补上来,现在我已经恢复了每天去炼功点炼功,身心状态随之改善了许多。

三、错过和不认真发正念

前几年每天四次整点发正念我很少会错过,去年起偶而贪睡错过了清晨炼功,更错过了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时间。更糟糕的是因循苟且、日复一日,就象《转法轮》中色魔那段提到的“你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你那一瞬间能想起来,你就能够约束自己,那么这一关你就能过去。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不重视发正念的后果是,在全体弟子运用这项法宝除恶的紧要关头,我却一再缺席。

此外,我长时间在计算机桌前处理大法工作与讲真相,发正念时间一到,尤其是前五分钟,经常舍不得停下手边的工作。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99年7.20以后和99年7.20以前,这两个阶段状态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就是这样,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我现在的体会是:掌握环境很重要,不要在计算机前、电话或手机旁学法与发正念,以免意念不集中,如果能在发正念前先学法调整心态更好。

四、不想参加学法组或交流

前几年我积极参加各种学法组,诚心与同修交流,也乐在其中,后来渐渐的越来越不想去。能去学法组就是一个单纯的意愿:“要去” ,而搪塞不去的理由就千百种了。从下大雨、路途远到没时间、无收获,从人太少、太冷清到汇报多、交流少,我总是用各种说词掩盖自己不想去学法组的强大执著。再深挖下去,这个执著来自于:不想听到不好听的建议批评、不想真诚面对自己的不足、对某些同修走不出来的灰心、对推动具体项目的无力感等等,结果就是不珍惜修炼的环境、把自己关在象牙塔中。

长期与学员疏于交流,而仍然承担许多大法工作的我,逐渐的加大同修间的隔阂,猜忌取代了信任、怨气责备多于鼓励关心,眼中所见都是别人的缺点,固执己见不愿妥协。积非成是又习以为常后,配合协调不再顺畅。悟偏了、做错了也没人指正,与整体的距离越来越远,心性持续往下掉而不自知。所幸我及时回头,没有掉队太久。

“消沉”时日一久会让人麻木,那么如何才能精進起来,回到正确的修炼状态呢?

一.学法修心是根本

就象炼静功要求入静入定,不是光盘腿就好;大法工作是心性修炼,不能只流于做事。证实大法的活动项目繁多,每个人手边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做事的过程其实处处考验着修炼者的心性,遇到矛盾时能不能向内找?能不能放弃自我、倾听同修的意见?是否真正修出慈悲心、以救度众生为念?六年多来讲清真相的事情我好象做了不少,仔细想想,心性却提高有限,做的多,修的少,离大法的要求太远了。《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走向圆满》经文中明确指出:“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

二.坚持与恒心

凡事若一时兴起,只能维持五分钟热度,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正是滋生消沉的温床。当我读到《洪吟》中《真修》那篇经文的“时时修心性”,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时时”两个字;《转法轮》里“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这句话,我看到其中有“不断的”三个字;“真正把自己视为炼功人”这句话,我注意到了“真正”两个字。我从中体会到“时时”、“不断的”、“真正”这三点是精進的起码要求,提醒我修炼贵在恒心、坚持不懈。

三.同修的关心鼓励

我们讲“同修”“同修”,顾名思义,就是一同修炼。许多学员有病业的困扰或处于消沉不振,他周围的同修没有及时给予帮助是一个原因。我对于同修的病业干扰问题,能从法理上侃侃而谈的分析,语气善心却不够,没有体现为他人着想的慈悲,却隐然有隔岸观火的冷漠。其实在个人彷徨无助时,周围同修主动的关心鼓励或正念支持,都能使消沉状态减轻,从而早日走出困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个弟子就象一个粒子,单一粒子的有漏不纯,会削弱了整体力量;粒子间应该互相圆容补充,才能造就整体上金刚不破。

最后谨以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的一段经文与同修共勉:

“实际上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大家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宽松,实际上对你们的考验也就越严肃。不管情况怎么变,修炼的条件、修炼境界的要求,这永远都不会变的,所以大家不能够放松。”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美西国际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