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世良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详情补充

【明慧网2006年3月7日】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杜世良于2006年1月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

杜世良修炼大法以前有严重心脏病和胃息肉(胃癌前期)多年,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是多年的药罐子,昂贵的医疗费使本不宽裕的家庭更加贫困。危难之时幸得大法,几个月的时间顽疾病症痊愈,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沐浴在身心升华中。

99年7.20风云突变,杜世良从此走上了一条坚忍的正法之路。

2002年1月末,海林市国保大队大队长宋玉敏、恶警姜云涛、金海珠强行入室,以家中存放做真相资料的器材为由非法绑架杜世良夫妻后,被非法关押在海林市看守所。2002年7月海林市人民法院首次开庭非法审理法轮功案件,杜世良因在法庭上讲真相并表示坚修大法,以审判长为首的恶警们把预计非法判三年的刑期翻手改为6年。

2002年9月末,海林市看守所把杜世良等4名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牡丹江监狱。

在狱中面对不明真相的恶警、恶犯的威逼利诱、残忍迫害,杜世良表现出了大法弟子无比的坚定大忍和慈悲,自始至终没向邪恶写过任何形式的“保证”,并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2002-2003年间,牡丹江监狱三监区的邪恶之徒为达到强制转化杜世良的目地,白天强制超负荷劳动,夜间不让睡觉,其中恶犯沈福政多次参与毒打折磨,手段卑劣、邪恶至极。后因杜世良向监区干警王永福教导员揭露迫害讲真相,才制止了迫害。

2005年4月,三监区强迫6名大法弟子参加手工劳动,由于劳动强度大,天气炎热,杜世良出现了严重高血压症状,高压达220,休息了一周后,又被强迫清倒垃圾和运水,尤其运水特别苦累,每天上午要把全监区在押人员的生活用水从监舍用推车运到车间,每次都累的气喘,浑身是汗。直至去世,杜世良一直是被强迫从事超负荷的劳动,对于长期不能炼功、学法且年近6旬的老人来说,是何等的艰难。三监区中队长恶警盖覆、指导员侯健,更是变本加厉, 一切强加的劳动迫害都是这两个人布置的。

2006年1月13日,家人接见了杜世良。2006年1月20日突接噩耗,杜世良于2006年1月20日21时突发急症去世。

在家属去牡丹江监狱认领杜世良遗体时,牡丹江以610为首的政法委、公检法、狱方表现出了空前的紧张。

二三十个部门各种制服的人员把家属围个水泄不通,直到家属强烈抗议,才逐渐让出空隙。在家属要求领回遗体时,狱警科科长李向东等人邪恶的讲:因杜世良还在服刑期间,死了也得服刑,不能领回。几天交涉毫无结果,后在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恶警姜云涛、那永生的参与下强行火化,并强制每一个到场的家属签字。表现出了恶警的邪恶和心虚。

自99年7.20以来,海林市几乎每一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经过国保科科长宋玉敏(女)、恶警姜云涛的手;每一位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都经过毕旭的笔;每一位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都经过海林市公安局局长赵华江的签字。强迫大法弟子劳动的现象存在于整个牡丹江监狱所有监区的所有大法弟子身上,如果拒绝劳动就会被关小号、毒打、捆绑等迫害。2006年初,黑龙江省监狱局局长杨文学提出“千万监狱、百万监区”的口号,显露出中共恶党的极度贪婪、腐败、灭绝人性的丑恶本质。盖覆、侯健两个恶警是直接参与策划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恶党爪牙,在多次处理大法弟子被犯人殴打事件中, 公然偏袒打人恶犯,并叫嚣:“我们就是执行共产党的政策,就是要镇压你们,你们去告呀…… ”

人都是有理智和思想的,人也都会在面对是非时作出自己的选择。每个人也都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也必须为自己的罪行承担责任。善恶有报绝非戏言,佛法慈悲威严同在。如若继续邪恶的迫害,等待它们的将是真正人间正义的审判。恶党已是恶贯满盈,八百万人退党,天灭中共在即。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做恶党的陪葬品,毁了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