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唆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3月8日】哈尔滨女子监狱狱长刘志强唆使犯人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情况紧急,呼吁急救。

哈尔滨女子监狱八监区大法弟子以不穿囚服、绝食等方式反迫害,要求无罪释放。2006年1月17日,狱长刘志强从九监区调来9名打手(专门搞转化的刑事犯人),由八监区大队长张春华带着,对大法弟子进行一系列的疯狂迫害。他们用减刑加分来促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谁迫害的越厉害谁获得减刑分越高,狱长刘志强调来的这9名打手,都是获得最高加分:6分,减刑报卷都优先。他们可以无所顾忌的随意以任何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以下是部份实例:

2006年1月17日,打手们将大法弟子贾淑英、李秀华用胶带封嘴送入小号,一直关到1月25日才接,将6名大法弟子背铐在床腿上,打手们将监舍门玻璃用报纸糊住,分室隔离,强行将大法弟子的毛衣、棉裤脱下,只穿内衣、内裤,外穿囚服,铐在地上,不给坐垫。然后开窗冻大法弟子。6名大法弟子被折磨两天,直至19日穿囚服为止,才解铐。

1月19日,大法弟子王爱华炼功被背铐,只能蹲着。打手于颖、马洪英、张春艳等三人毒打王爱华,把王爱华打的心脏病发,抽了。1月21日,王爱华还要炼功,遭到打手陈增莲毒打。后来王爱华因反对封闭、隔离而再次绝食。这9名打手值白岗,他们还卑鄙的监控值夜岗的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现在五楼(八监区)环境非常恶劣。张艳芳(刑事犯得法)已出工,仍被调到四楼东侧20组迫害。

1月20日,八监区大队长张春华背铐四楼东侧大法弟子王建平,走后,犯人张红英(品行恶劣,原值夜岗,后调白岗让其“好好干”)打王建平30--40个嘴巴,用脚踢头,往脸上吐唾沫,王建平脸被打红打肿。另一犯人躺床上看着,张红英打完一次,那犯人给其一个苹果,再打又给香蕉。然后,张红英上办公室,给郑大队长按摩,回来将王建平的手铐按紧,不过血,胳膊都木了,手也青了。直至答应穿囚服才解铐。

八监区大队长张春华唆使犯人行恶,继背铐大法弟子王建平之后,又领着犯人张红英、赵冬梅背铐大法弟子周春芝。犯人赵冬梅抓拽头发、张红英打嘴巴,把周春芝打懵了,然后背铐床腿上坐在地下,脸打得通红,呼吸急促,直至答应穿囚服点名才解铐。犯人张红英被指问为什么打人?她说,外监区来的打的更狠,说她不狠。同时被铐的还有大法弟子杨晓林、汪艳平。刑事犯得法的吕迎华也被铐在暖气管上,蹲不了,坐不下,被逼服从管理出工,才解铐。

1月25日,犯人张红英以大法弟子王秀丽身上没“犯”字为由,私自翻她的床铺,将床上被褥、衣物统统扔到地上,用水瓶打王秀丽的头部,大骂不止,自称疯了。还嚣张的说:“郑大队让她一天翻8遍铺、翻3次身。她已请示,可以随意给大法弟子戴铐子、抢经文。”周春芝要找干事反应此事,张红英将周叫到没人的室内打耳光。当时就打肿了,还不承认,说大法弟子诬陷她。狂言:一无证人,二无痕迹。大法弟子王宏洲到恶警那揭露她,她还威胁大法弟子,而恶警孙俞还包庇张红英,对大法弟子说,张翻铺她知道。

9名打手来八监区以后,用极其卑鄙、邪恶狠毒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她们对原八监区监控人监视、打小报告,致使这些人中的邪恶坏人更加凶相毕露。她们与大队长张春华、郑杰、包道恶警一道,将大法弟子紧紧铐在地上,同时胶带封嘴、报纸封门,毒打大法弟子,脚踹、手打头部、阴部,不许睡觉,甚至闭眼也打,强行套上囚服,夜里继续背铐,不许上床。点名时,她们手提铐子拽大法弟子,不配合就提铐子,铐子越提越紧,那种痛苦可想而知。白天封嘴毒打,外表不见伤。她们迫害的同时翻经文。大法弟子即使服从管理,仍在包夹中,受尽折磨。

这里大法弟子的人权、人身安全、健康等受到严重侵犯,呼吁社会各界给予营救。

以上是八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情况,九监区更甚。

狱长刘志强从九监区调来的9名打手(刑事犯)是:张芳、陈增莲、张春艳、袁伟、于颖、马红英、王敏华、张金华、(另一个不知名)
张 芳:诈骗犯,家住大庆市,刑期19年。
陈增莲:诈骗犯,家住哈尔滨市,刑期3年。
张春艳:诈骗犯,家住长春市,刑期9年。此人包夹过我,54岁,言谈举止极其下流恶劣,从2001年入监一直看管大法弟子。此人为“三无”犯人,因迫害法轮功出名而多次减刑。
其他人均为职务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