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严肃对待写严正声明


【明慧网2006年3月9日】一段时间以来,周围同修接二连三的发生的事情促使我写这篇文章。

2000年我由于被邪恶迫害,两次配合邪恶签写了不進京上访、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在精神病院被非法关押时又有母亲代写的三书,我也默许了。出来后,我写严正声明时,写到自己几次向邪恶妥协的部份时,名利心强烈的左右着我,我不想面对自己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所犯的罪。就用一种圆滑的心里想:三次向邪恶妥协,怎么好意思写出来,干脆就用一句话概括写就行了,反正我也没少写,还多写了。人为的给自己还加了难。这隐秘很深的执著并没引起我的警惕,于是我就声明写了:“三次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三书”几年过去了这事也忘了。

2004年,很明显的我感到头上象戴个气帽一样,特别难受。向内找自己的心性、发正念都没解决问题。

2004年夏季,我写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文章时,当我回忆写到2000年所遭受的迫害时,笔又停滞不前了,我开始逃避自己所做的,并给自己找理由想:我这是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没有必要写自己怎么做的,笔就想滑过去。可不知怎的,心里就是难受,思维有点混乱。因为这事停笔了好几天,突然我意识到,我为什么不敢去面对它?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这不是自私心里吗?只考虑自己的得失,没有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来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我必须要写出来,曝光邪恶。基点站对了,我一下子意识到长时间的这个气帽是不是自己认可了这些不正的因素造成的呢?这么一想,就感到压头的气帽“唿”的一下没有了,头脑一片清凉。

1.我周围有两位同修是夫妻,2004年的一天晚上两人要去学法,男同修身体突然不适。第二天四肢僵硬不能动了,该同修大脑很清醒知道是邪恶在钻空子迫害。经过同修不断的发正念加上该同修正念否定邪恶的安排,没几天该同修的身体就恢复如初。通过同修间交流,该同修意识到自己有根本的执著没有放下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同修找到了自己和妻子99年7.20邪恶开始打压时迫于压力配合邪恶交了书。同修的妻子曾做过一个梦,自己被几个邪恶追赶,其中一邪恶拿着一张纸条说:“我们手里有你的证据”。同修妻子上去夺过纸条撕了,那人说:“撕了也没用”……。后来两人悟到后,都先后写了严正声明。

2.女同修的儿子A曾学过大法,后来在邪恶的迫害下不学了,但理解支持大法。2005年冬天,A和同学出去玩,无缘无故被人殴打,头部出血,手机被人抢去。2006年正月,A被同学用摩托车带着发生车祸,手背严重损伤,膝盖磕破。女同修意识到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都是自己有漏造成的。在一次抱轮中一下想起自己从劳教所回来后,在当地派出所说了一些对师对法不敬的话,并且交了书、师父的法像等都没有写声明,邪恶就抓住了同修有漏的地方不断的迫害。

希望有和我们类似的同修重视起来写“严正声明”,哪怕你随和邪恶说的话,一个举动,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存在的,那可是邪恶抓住迫害我们的把柄。为什么我们没有写,是不是人心在阻挡着,我们的写也应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来对待,并不是你迫害我了我就揭露你,考虑个人的得失,那还是有漏。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