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县农民大法弟子王小轮一家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3月9日】王小轮是河北省雄县王家房村的一位普通农民,他与妻子郭冬花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炼功使他们夫妻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和家庭和睦。然而从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6年多以来,王小轮一家遭受了严重的迫害,三位老人在雄县610、公安局、雄州镇政府、十里铺派出所和本村干部等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威胁、恐吓中含冤而逝,他们夫妻被逼流离失所,几年来孩子老人不能照管,造成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一 、 得大法身心健康、家庭和睦

在没炼功的时候,王小轮患有好几种慢性病:慢性胃炎、慢性咽炎和慢性腰腿痛,这些病虽不是大病却很顽固,尤其是慢性胃炎一到麦收和秋收的时候就犯,曾去任丘做过胃镜,经常吃药也是好好犯犯,一年花几百元的药费,父母和家人也经常为他犯愁。他自己也非常苦恼、心情烦躁,经常和妻子吵架,妻子闹着要和他离婚,整天在苦闷中度日,真是苦不堪言。

1997年正月,王小轮与妻子经同学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使他们明白了如何做人的道理,为人处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与人为善,在利益面前忍让别人,和街坊邻居都相处的很好。原来王小轮还有一个爱打麻将的不良嗜好,炼功之后也戒掉了。王小轮的几种慢性病很快不翼而飞,夫妻也和睦了,自从炼了功就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他们的女儿也跟着受益,在他们夫妻被逼离家之前没得过病。

98年小轮的姑姑患了绝症食道癌,去任丘医院治疗遭了不少罪,花了不少钱也见效不大,后来开始炼法轮功,仅几个月就完全康复。80来岁的奶奶见姑姑这么重的病都好了,觉得大法太神奇了。99年春天也开始每天和他们一起学法炼功,仅一两个月的时间几十年的腿疼病也好了,抽了几十年的烟也戒了,老人家非常高兴,小轮的父母看到他们身心受益都很支持他们。王小轮一家全家受益、其乐融融,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之中。

二、上访说明真相遭迫害

然而好景不长,99年7月份邪恶的迫害开始了,7月19日小轮与妻子去北京上访说明大法真相,刚到北京就被警察劫持到丰台体育场,当夜把他们劫送到保定,第二天又把他们劫回雄县洗脑班,关押数天、强迫写保证书后才放回。从那时起他们本来一个和美的家庭就再没得过安宁。

在他们被关洗脑班期间,小轮的父母受到的压力更大,在电视里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中,在大队书记王三江在广播喇叭里的恐吓中,小轮的父母迫于压力上交了大法书。因他们家里是炼功点,接下来就是大队治保主任和雄州镇不法人员的骚扰。

有一次镇里来了一个恶党副书记把他们夫妻俩叫到村长王章记家,威胁他们不要再去北京上访,还要他们给做个保证。小轮没有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并说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和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那位副书记见不起作用就气愤的走了。第二天晚上10点多,治保主任王运祥带着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帮人闯入王小轮家,当时他们夫妻俩和一位学员正在炼功,这伙恶人进门就乱翻,把他们的炼功带抢走,并把他们三人劫持到刑警大队非法审问了两个多小时,十二点多才放回来。

第二天,小轮到父母那边才知道父母和奶奶担心的一夜没睡,母亲急的起了满嘴的泡,看见他们夫妻二人回来了心疼的直哭。几天后,公安局政保股长赵书会又带着两个人到他家骚扰恐吓,给他们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三位老人整天为他们提心吊胆。

三、小轮被逼流离失所

2000年正月的一天,雄州镇赵其学等一帮人强行将王家房全村炼功人的身份证收走,至今未还。三月二日下午公安局赵书会带着有二十多人闯入王小轮家问他们还炼不炼,小轮回答:炼!不法人员们就把小轮强行抓走说:“到公安局有两句话说,说完就送回来”。到了公安局,他们就把小轮非法拘留了(当时签拘留证的是公安局的赵大平)。

在拘留所里,小轮遭到了所里犯人的毒打(手打耳光,木棍打腿),腿被打的拐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不让家人探望,看还得送礼。小轮的父母怕儿子在里面受苦,白天干一天活,晚上睡不着觉,就想着如何快把儿子弄出来,于是到处托人送礼。直到4月26日才把小轮放出来,还勒索罚款3000元(没有给任何收据),加上请客送礼共花7千多元,这些钱对于一个农民之家是多么不容易挣呀。

2000年7月20日,雄州镇恶党政法委书记郭向东又带人到小轮家骚扰,说带小轮的妻子郭冬花到镇里去两天,过了敏感日放回。他们不顾小轮7岁的女儿哭喊着要妈妈强行将人抓走非法关押两天后有家人保证后才放回。同年9月27日上午,郭向东再次威胁说:这两天哪也不许去就在家呆着。下午县武装部的人又到小轮家找他并告诉他说,邻村抓了谁谁可得注意点,哪也别去。这使王小轮夫妇感到无比的压力,为避免再次被抓,夫妻二人商议,小轮到外边暂避一时。

王小轮被迫离开了家,离开了老人、孩子,还有已怀有身孕的妻子,从此流离失所,直到今天六年多了,有家不能回。果然不出所料,小轮走后,恶党人员便来抓他,多次骚扰他的家人。他们抓不到小轮竟然把他怀孕的妻子郭冬花抓走当人质。

当时,治保主任王运祥领着郭向东一帮人。冬花不跟他们走。他们就要强行抓人,这时小轮的母亲急着说道:“你们别打她,她正怀着孩子,”郭向东却对他的手下说:“给我带走,出了事我担着”。于是他们就把郭冬花劫持到十里铺派出所,关在一个没有阳光的阴冷的小屋里。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还要家人给送饭,这时正是秋收的季节,地里的玉米该收了,种的菜也该卖了。

小轮的父亲被恶人们连惊带吓又担心儿子、儿媳病倒了。后来多亏了亲人们帮忙把玉米收回来了,菜帮着卖了。郭冬花的母亲还得天天给女儿送饭。在这期间,不法人员还到小轮的妹妹家及他所有的亲戚家骚扰。就这样,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被这些失去人性的恶人们非法关押多日后才肯放人。

年迈的奶奶从小最疼爱的就是她的大孙子--小轮,小轮也非常孝顺他的奶奶。每天,无论干活多晚回家,都不忘了到奶奶屋里问候。小轮这一被逼走,老人家又心疼又担心,成天念叨着她的孝顺孙子,思念心切病倒了,一冬天躺在炕上起不来(奶奶自从炼功身体很好,连烟都戒了),总盼着孙子回家来见孙子。

转眼该过年了,别人家都欢欢喜喜的,可小轮一家人却都没心思过年。年三十上午小轮的父母正忙着做饭,十里铺派出所所长曹志清带着几个人又来骚扰,问小轮回没回家,若回家通知他们,吓的一家人哭哭啼啼的。晚上包饺子时都没心思看电视,三个老人一宿没睡觉。早上奶奶没有起来吃饺子,在她自己的屋里偷偷的哭,就这样一家人过了第一个不团圆的年。

四、冬花被迫带儿出走

2001年1月23日江氏流氓集团导演了震惊世界的自焚骗局,邪恶的迫害又加剧了,恶党不法人员们雇佣了村里的坏人监视小轮家。2001年正月底郭冬花生下了一个儿子,一家人总算有了一点高兴。就在冬花坐月子期间都有人监视他们家。

孩子两个多月的一天夜里两点多钟,外边又大声的砸门。小轮的父亲开了门,进来有二十多人,领头的是雄州镇的郭向东、赵其学、十里铺派出所所长曹志清,其中有一个还扛着录像机,他们进门就问郭冬花还炼不炼,冬花说炼,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就要带冬花走,冬花抱着孩子不动。这时奶奶被他们惊醒,一看这么多人吓的浑身发抖。他们这才走了。一家人被吓的半宿没有睡着觉。

第二天早上冬花就去找王运祥,劝告他不要再带人骚扰了,对你自己不好,并讲了他们一家炼功如何受益。可是王运祥却把此事告诉了恶党书记王三江,王三江说:“不老实还找人弄她”。

小轮母亲听到此信就吓的告诉儿媳:快躲起来吧。于是冬花就带着两个多月的儿子去亲戚家住了十多天,回家后整天提心吊胆的度日。以后每到敏感日不法人员就去骚扰,吓的老人们就哭一回。

2001年腊月23晚上曹志清带着几个人又到小轮家骚扰乱翻一通,并恐吓小轮的父母说:“你儿子已经在网上被通缉了,回家后得报案”。

2002年邪恶更疯狂了,对王小轮家的骚扰恐吓好象永无间断。麦收期间晚上10点多钟,王家房村三名大法弟子被抓到洗脑班迫害。还不让家人探望,还强迫骂师父,踩师父的像,还得罚钱。恶党人员扬言下一批就抓郭冬花。

冬花整天提心吊胆的,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抱着儿子去别人家睡觉。担心再次被抓会给老人们带来更大的痛苦。在这样长期的心理压力下,为了减轻老人们的心理压力。只好抛下女儿带着一岁多的儿子于八月份被迫流离失所,在外面过着漂无定所的生活。

十六大前夕,恶党人员到处查房。冬花担心被迫害连累幼小的孩子,孩子冬天又没棉衣,只好忍痛将儿子送往亲戚家让家人接回照管。

五、不停的骚扰,三位老人相继去世

王小轮的父亲由于长期的精神压力和十几亩地农活的劳累,积劳成疾,患了食道癌,正在任丘医院治疗。即使这样,没有人性的雄县不法之徒们为了抓捕王小轮夫妇还跟踪到医院,还跟踪小轮妹妹去她家骚扰恐吓,还蹲坑监视她。

又过了十几天,小轮年迈的奶奶在惊吓、恐惧中带着对亲人的牵挂与悲伤,突然去世。这都是邪恶之徒们迫害所至,每次恶人们非法骚扰,吓的老奶奶都不敢说话,恶人们走后不敢入睡。再加上惦念孙子、孙媳,心疼病重的儿子,老人家身体不舒服也不说,怕给家里添麻烦,自己暗暗忍着。于2002年农历10月初9凌晨去世。在办丧事期间不法之徒们在灵前和坟地蹲坑监视,还妄想抓捕小轮夫妇。

老奶奶的突然去世对小轮的父亲和姑姑打击很重,真是雪上加霜。后来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老父亲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渐渐的好转。可是不法之徒们仍然没有停止骚扰迫害,就在2003年的年三十晚上都十二点多了,邪恶之徒们跳墙破门而入进到屋里,把熟睡的父母惊醒,并恐吓他们:“你儿子他们回来没有”。小轮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吓的不知所措。

2003年春季,老父亲通过炼功身体逐渐的恢复。一次村里的乡亲和小轮父亲开玩笑说:“看你病好的这么快,满面红光的,一定是炼法轮功炼的吧?”可老父亲因害怕不敢说实话。家里人看到老父亲病见好转,都很欣慰。

可恨的是恶党不法人员还是经常去骚扰。他们每去一次便吓的老人家几天不敢学法炼功。地里的农活都是他干,老人非常喜欢两岁多的孙子,又心疼孙子见不到爸爸妈妈。因此对孙子是倍加疼爱。有时下地干活还带着孙子。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就跟爷爷叫爷爷妈。农活的劳累加上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迫害,老人的身心受到了极大损伤,以至后来不敢学法炼功。于2003年冬季旧病复发。在卧病期间,十里铺派出所所长曹志清带人和610人员连续两晚进行骚扰恐吓,老人非常害怕,压力到了极限。

2003年腊月27,不法人员又去骚扰,老人正月病情加重;正月20,恶徒又去骚扰,在老人病危的几天里,每天不分昼夜的都有610派来的人监视,2004年农历2月20老人家在极度痛苦中含冤去世。老人家深知老伴身体也不好,临终前嘱咐老伴:你也炼法轮功吧。他还嘱咐老伴:如有小轮的消息,千万别让他回来。可怜老人家临终前,还惦念着儿子的安危,他真是又想见,又怕见到自己的儿子呀!

正如人临终的担心,恶党这些不法之徒已没有了做人的最起码的道德与恻隐之心。在办丧事的两天内灵前、坟地和各村口都有便衣把守,盘查过往车辆。亲朋奔丧都受到非法拦截盘查。出殡的当天上午,公安局派出所的几辆车在村里转,后来一直跟到坟地并在周围监视,丧心病狂的妄图在灵前抓捕来奔丧的小轮夫妇。

老人的去世对全家人打击很大,尤其是小轮的母亲和姑姑。小轮的母亲思念老伴身体消瘦的都脱了像,整天以泪洗面,神情恍惚,时间都过去一年多了,她还一直以为老伴还能回来。小轮的姑姑在得法前患食道癌和脑供血不足两种绝症,炼功后都好了,从98年炼功后身体一直都很好,比原来都结实。99年开始迫害后她也很害怕,尤其是看到小轮一家遭受迫害,经常为他们担忧。可内心知道大法是冤枉的,在孩子们极力反对的情况下,一直在偷着炼功,身体也一直很好。可是小轮的奶奶和父亲的相继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尤其眼瞅着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含冤去世,悲愤过度在沉重的打击下不能学法炼功造成了旧病复发,于2004年农历3月27去世。

王小轮一家如今只剩下体弱的母亲和两个幼小的孩子孤苦度日。经济上全靠亲朋还有大法学员的帮助,地里的活都是家族的亲人们帮忙。在这种情况下,不法人员还去骚扰,2004年9月雄县数名大法弟子进京被绑架。邪恶疯狂的在全县抓人,十里铺派出所人员天没亮就去小轮家跳墙而入骚扰。2005年11月份派出所人员又到学校骚扰恐吓他们的女儿,连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都不放过。还告诉校长不要说他们来过。如果他们的所为都是光明正大的。为什么不敢见人呢?在这几年里王小轮家的电话一直被监控,如今迫害仍在继续。

以上是王小轮夫妇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六年多来一家人所遭受的中共雄县不法之徒的迫害。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看完这段就发生在您身边的迫害过程,您一定会给予王小轮一家人同情与理解。请认清中共与江氏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面目。那些曾参与或正在参与这场迫害的人,希望你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在这场迫害中究竟扮演的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希望就此能启悟你的良知,立即停止迫害。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正义人士给予关注。象这样被迫害的家庭在大陆有千千万万,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国际机构请伸出你们的援手帮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对善良民众的无理迫害,惩治所有参与迫害至今不知悔改的中共官员和不法之徒,还人间公道。

郭向东、赵其学、曹志清、赵书会等非法多次闯入王小轮家,非法拘禁和非法剥夺王小轮夫妇的人身自由;公安局有关责任人员不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搜查令就非法抄了王小轮的家。这些人触犯了以下法律条款:

《刑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第三十条: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按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宗教信仰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注:法轮功不是宗教,但公民有信仰法轮功的自由。强制公民不信仰法轮功是非法的)

《民法通则》第98条: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第13条第3款:公安机关除对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被执行强制措施的人以外,不得扣留公民的居民身份证。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扣留公民的居民身份证或者作为抵押。

相关责任人:十里铺派出所所长曹志清,电话:0312-5791089
原雄州镇政法委书记郭向东,恶人赵其学(家住:雄县黄湾村)。
原雄县公安局政保股长赵书会
现任610头目:李成群(家住:雄县大医院家属楼)电话:13315222838
0312-5862358
现任公安局副局长:崔起华 电话: 13931698008 0312-5865533
现任国保大队队长:苏世亮(家住:雄县交通局家属院)电话: 13831284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