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坚定正念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我是96年11月份得法的学员,7.20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在2000年10月前后,我因散发真相材料被公安局关押3个月,后来被非法劳教2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一个月走出邪恶的劳教所。

我回家后,到2001年4月份,邪恶仍然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大批学员被抓、被拘、被劳教、判刑,每天不分白天黑夜的抓人,给家里人也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这时我产生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想到外地亲戚家躲避,家里人也说快走吧,但是我转念又一想,如果都象我这样去做,大法的工作怎么办?证实法、救度众生怎么办?当时我的思想非常复杂,后来我想到《转法轮》140页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最后我决定不走了。可是白天黑夜都来我家抓人,怎么办呢?当时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邪来我走,邪走我来。当时我儿子全家到城里做生意,家里没有人看家,让我给他们看家。他家是一个敞院,没有大门,但是很僻静,我就答应了。夜里就在他家睡觉,比较安全。就这样一直到现在,我觉的还不错。从表面上看,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三件事都做了,每天都不落,都能坚持,但其实这也是一个妥协的办法。

可是当时还认识不到,所以我觉的自己提高不快。同时我还出现了病业,头晕、心跳,而且持续一年多。开始我没把它当回事,后来就严重了,取大法资料骑自行车都勉强支持,撒真相资料去不了远的地方,就在近处做。有一次撒了几份就走不了了。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休息一会儿再撒几份,最后勉强走回家。我知道这是邪恶在钻我执著的空子,我发正念清除邪恶,每天都不落,但效果不大。后来我又把《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病业魔难的例子都用了,也没管事,最后师父点悟我,让我摔了两次大跟头,我还悟不到。最后来了一次重的。一天晚上我炼静功时,有同修敲门。我下炕去开门,没想到腿麻了走不了,一下子摔在地上,呆了半天才起来开门。我把这个事和同修说了,我说奇怪,平时我盘一个多小时腿也不麻,下来后随便走,今天才20多分钟就走不了了。同修说你悟一悟吧。摔这一下子我还是悟不到。

一天晚上我发正念静不下来,我就心里想:师父您别摔我了,您用常人的话点我吧,您这个弟子太笨了。果然呆了些日子我们村有一家人办丧事,我去参加葬礼,人很多,我就借这个机会给大家讲大法的美好。这时来了一个人打断了我的话:你说大法这么好那么好,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们炼功的不也打架吗?我当时一愣,我说不可能吧。他说县城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死了,他叫××,你认识吗?我说认识。他说在他死之前,我们有几个人给他家干了几天活,他们俩口子老打架,我们一边给他干活一边劝架,他们火都很大。我当时给他做了解释。我说一个人都有他好的一面,也有他不好的一面,其实他各方面都很好你没看到,他这一方面不好你看到了,你就说他不好了,是不是这么回事呢?他说对对。

我回家晚上发正念静不下来,就想这个人说的话,想来想去,想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我,我和那个同修有同样的缺点。我心里说师父我明白了,我的症结就在这。我的念头一出,一股热流从脚直通头顶。这时我哭了,我明白了师父为我操尽了心,费尽了心,对恩师的感激无法言表,只有精進。从那一天开始我深挖自己向内找,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经文,发现自己和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了,思想深处的怕心、私心都很重,特别自己在实修方面太差了,在说话上、办事上等各方面不稳重,爱着急,爱发火,特别在家庭方面,夫妻间老吵嘴,为不了一点小事就吵起来了(妻子也炼功)。我老是说人家不好,不找自己,有时也向内找,但是不向深处去挖,一走而过,其实全是自己的错,从小养成了这种坏习惯,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了,碰着一点就火,归根结底还是没学好法,不能用法来对照自己,衡量自己。师父在《转法轮》140页中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最近我遇到一件事,我把它写出来。我每天早晨4点40分左右起床发正念,然后炼三套动功,6点再发正念,然后再炼法轮桩法。在05年10月18日早5点40分左右有人敲门。我当时以为我的家里人有事找我,就把收音机关了,去开门。一打门帘我看到外边有十几个恶人在院里说话,我马上回来,把收音机放起来,当时心里有点害怕,但立刻上来一念:我是李老师的弟子,怎么能怕那些邪恶呢?我坚决不配合它们,所以决定不给它们开门,而是上炕盘腿打坐发正念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

这时恶人大喊开门,不开门就给砸开了。这时我心里很平静,没有一点怕,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让邪恶马上走开,不要干扰我发正念。我心里默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这时恶人在外边又喊又砸,用手电往里照。我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進来一个人,把灯拉开,一看我正打坐发正念,他就喊:他在炼功呢。接着它开开了门,進来一帮人站在屋里看着我。其中一人问我:你叫××吗?我没答理它,它接着又问了一句,我还没答理它。这时我的心非常平静,一点怕也没有,就感觉象一座山一样坐在炕上,任何力量都动不了我,整个身体被能量包容着,我心里还是念着“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这时有一个人说:他炼的这是什么功啊,是法轮功吗?又有一个人说:我看不象法轮功,法轮功不是这个动作。就又有个人说:不是我们就走吧。它们出去上车就走了。它们走后我下炕到外边一看,原来西屋有一个窗户开着,它们把纱窗用刀子割开钻進来的。然后我就回到屋里想:怎么邪恶来了我一点都没有怕,心里这么平稳,这么静。想来想去是因为在邪恶敲门的那一瞬间,我发出的第一念非常正,是大法显出的威力,是师父保护了我。通过这件事情,我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当我回家吃早饭的时候,我把发生的事和家里人说了一遍,家里人也很高兴,都认为这是大法的威力。

但是吃饭后我出现了一个状态:身体颤抖。我想邪恶都走了,自己怕心反倒上来了。我自己悟到这不是我怕,是因为我的念头很正,没有配合邪恶,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在消身体上的那些坏的因素、坏的物质,是它们在害怕。最后我悟到要做好三件事,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实修自己,归正自己。

我是一名农村弟子,文化有限,费了很大劲才写成的,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