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惊天罪恶(5)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

25 场景-昼:医院检查室

熊医生看着检查结果。

熊医生:“急性肾衰竭,要立即换肾。”

电话一个接一个的传接着,都是当官的面孔,一个紧急命令在下达。

26 场景:地下化验室,近景

医生甲和乙,都在紧张的工作。甲伸个懒腰。

医生甲:“累死了,这活干的。”

医生乙:“别说死,不吉利。”

医生甲:“查完这个不做了,我要求调走。越来越不妙了,那天我看到熊医生发呆,这不?监狱长也出事。”

医生乙:“钱是赚了点,可是这事却越来越玄了。我现在天天睡不好觉,觉得四处都有眼睛盯着。”

医生甲:“我也是犯恶心,这活能对付过去就得了。”

医生乙:“哎,这监狱长的配型得小心,选好的,别惹事。等等,快瞧,这个是最佳的组织配型。”

医生甲:“真绝了,这么相配的很少见呀,这监狱长还真命大。”

27 场景-昼:手术室,近景

手术前,空间中传来一声“法轮大法好——!”(话外音,真子的声音),昏迷着的监狱长突然感应睁开眼,恐怖状。

护士甲:“醒了。”

护士在小声叫着。熊医生在安慰监狱长。

熊医生:“器官马上就到,一切都会很顺利。”

手术室门打开,熊医生做着习惯性动作,脱着手套,向外面的人得意的宣布。

熊医生:“手术很成功。”

有人在捧场,拍手。

28 场景-昼:特护病房,近景

监狱长半躺在床上,看着人民日报,有批判法轮功的社论。一个护士在打点滴,熊医生进来很疲惫,护士出去。

熊医生:“狱长,你恢复的很快呀。”

监狱长:“还是你业务过硬呀,等出院了,我要好好谢谢你。对了,我让你带给我的那把手术刀做纪念,有没有带来。”

熊医生:“带来了,先放在这里。”

监狱长:“好得,好得,我要把它带回北京,为你宣传。”

熊医生:“哪里,我只做了一半,关键是这个肾和你真是太匹配了,简直就是亲兄妹。”

监狱长猛然想起什么。

监狱长自言自语:“亲兄妹……”

院长敲门进来。

院长:“听说要调你回北京了,祝贺你高就了,别忘了老朋友呀。”

监狱长:“我知道,你们为我费心了。”

熊医生:“供体器官真是绝配,为了保证质量,院长带着我一起动的手。”

院长:“那个女孩真是漂亮,要不是你的情况紧急,我还真想只割一只,再养她一段时间。”

监狱长一下坐起来。

监狱长:“是不是那个关单间的?”

院长:“就是她,带头闹事那个,3478。”

监狱长张大嘴。

熊医生:“这次,太刺激了,完全不用麻药,电昏了马上就动手。”

院长:“怎么样感觉很好吧。这个肾和你的是绝配,象兄妹俩,万里挑一呀。质量很高,活性很强,完全是活体解剖,质量绝对保证,熊医生亲自动的刀。”

监狱长呆住了。

监狱长:“什么,没用麻药?”

院长:“是呀,电了好几下,真是不一样,就是不昏,还死命的喊法轮大法好。以后你们的电棒电压得再加大,要不根本压不住。”

熊医生:“这次一点没浪费,肝、眼,皮全摘走了,质量确实很高。”

监狱长:“人架子呢?烧了?”

院长:“供体体格也很好,被大连的人体标本商看上了,要加工卖给美国办人体展览。难见这么旺盛健康的活体呀。”

监狱长简直就是傻掉了,耳边出现的解剖人体的声音,眼前快速闪现的摘取器官的残忍的一幕幕。“法轮大法好”(话外音)突然开始在他的前后左右的回荡。

猛然监狱长的腰部开始疼痛。

院长:“怎么了?你。”

监狱长捂着肾,哀叹。

监狱长:“她是我亲妹妹。”

熊医生和院长都“啊”的一声,以为听错了,熊医生脸色一下变白了。

监狱长:“这肾在离开我呀,好疼呀。我不行了……”

监狱长吐血。

院长:“快,喊人,抢救。”

熊医生出奇的冷静。

熊医生:“没有用了,这是重症排异反应。”

院长:“不可能,化验过的,非常配。”

他们看到监狱长倒了下去,两眼望着天花板,最后的自言。

监狱长:“它不属于我,它不属于我。”

窗外突然一道闪电,天骤然黑了下来,熊医生惊恐的看着这一幕,表情变得僵硬,呆滞。

熊医生:“天怒了,我不干了,我受不了,我也会遭报的。”

院长:“镇定,熊医生,监狱长上面还会再派来的,你不要坏了大事。”

熊医生:“我不干了,我受不了,那双眼眼睛无时无刻的在盯着我,我整夜整夜的睡不了觉,我的精神要崩溃了。”

院长突然冷笑起来。

院长:“明,你没有退路,想想你的孩子老婆,如果他们知道你干的事,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熊医生突然沉默,死一样的寂静,接着是笑。

熊医生:“天不知,地不知,只有你知,我知。”

院长缓了一口气,以为熊医生软弱下来了。走过来拍拍着他的肩膀。

院长:“这就对了,只有你知,我知道,继续合作。”

熊医生所站的地方正好是放着那把手术刀的地方,熊医生目光呆滞,弥散,手摸到了刀柄。

院长放松的转过身,准备离开,就见熊医生不经意的在其颈动脉处挥动了一下手,动作极其娴熟。一股血气喷洒墙面,院长突然倒下了。

熊医生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没有动身,口中念叨。

熊医生:“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只有我知。放心,我不会说的。”

熊医生疯了。

门开了,一个拿着滴血的手术刀的男人(熊医生),走了出来,又唱又喊,身上是血。

熊医生(疯):换肾了,换肾了,活体换肾,哈哈哈哈!”

人们惊叫声,忙乱声,最后是警车的警笛声,渐弱。

29 场景-夜,黑路上,中近景

两辆面包车在行进,两个军人在前面驾驶室里。

军甲:“罗家营还有多远?”

军乙:“好象走错路了。”

车厢内押送着大法弟子,窗边一位老人看着窗外,这位老人正是真子的妈。老人慈祥,安静,似乎在回忆着刚才的一幕。

(话外音对白)
警察:“还敢来北京找法轮功闺女?你也一块上车!”

老人:“善恶有报呀,小伙子。”

车猛的一颠簸,突然一声闷想,车停下了,军人下车。

军甲:“×的,爆胎了,看来是到不了了。”

30 字幕滚动(话外音):

当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人们才震惊的发现,犹太人在纳粹德国占领区内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为了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国际社会对种族灭绝大屠杀说出了“绝不重演”(Never Again!)的庄严誓言。不幸的是,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一场同样令人发指的灭绝暴行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发生。

明慧网2000年12月22日曾报道内部人士透露的消息:“大陆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其手段之残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2006年3月,沈阳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割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出售并焚尸灭迹的暴行终于被部份曝光,类似苏家屯这样的地下集中营至少曾有36个这一事实也浮出水面。根据现已掌握的信息,中共此类反人类的罪恶早在2000-2001年即已开始,普遍发生于中国大陆各地的劳教所、监狱、医院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各种其它设施,于2001-2003年左右达到高峰,直到现在仍不肯住手!

人类似乎总是犯着同样的错误,人们同样也回避或者忽视这场正在发生的迫害的存在!请大家严密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行为仍在继续——苏家屯被曝光之后,中共已把地下集中营转移一空,被作为活摘器官供源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得到释放,而是被转移到了中国大陆各地的劳教所、监狱等等“专政设施”,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罪恶,在历史的今天,仍在中国大陆诡秘的进行着。

请各国政府记住世界曾许下的“绝不重演”的承诺,做出制止罪恶的实际行动!

(本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