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不让人说”的心


【明慧网2006年4月11日】我2006年3月28日上网看到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看了师父的讲法后,我心里有种冲动,我想把我这不让人说的心写出来,和同修们切磋。

师父讲:“我要留着最后去讲,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再讲。哪方面呢?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看到这一段时让我想起了自己所经历过的。

那是99年7.20期间,由于当时邪恶的严重迫害,自己不了解情况,因此产生了怕心,学法不精進,心性降低了。家里的亲人也害怕,尤其是我的丈夫和我大姑姐一家人,于是就开始劝阻我,后来看到没有什么效果,就对我生气。这时我不是从法理上向他们解释为什么我要坚定修炼,而是产生了抵触情绪,完全是感性的对待:他们不是对我生气吗,我对他们也没好气,硬邦邦的回敬他们。他们就说:你看看,就是这么不懂事,不知好歹。可我什么也听不進去,只是和他们对着来。那时表面也在学法,就是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做,完全把自己当作一个常人。有时心里在想着师父的谆谆教诲,知道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是我没有善心,所谓的忍也只是常人的忍,甚至还愤愤的说:“谁要是说我,我就跟谁有仇。”对我大姑姐的怨恨比常人还常人。

丈夫看到他们不能使我改变,放下坚修大法的心,就把我的父母搬了出来。在那铺天盖地的邪恶造谣煽动下,父母为我担心的那种心情可想而知,我不从他们的角度考虑怎样做好工作,让他们对大法有正确的了解,只是想,让我父母出面那也没用。我甚至生硬的对父母说:“我修大法是在做好人,有个好身体,别的我什么都不管,该怎么做我自己知道,不用你们为我操心。如果我有什么事也决不会给你找麻烦的,那时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好了。”父母听了很伤心。我的哥哥、姐、妹都分别劝我,我都是老样子,硬邦邦的挡回去。现在当然明白,坚修大法绝对没有错;在那种高压下,亲人为我担心更可以理解,关键是自己怎样处理好,我就犯了师父说的“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的错。如果当时自己非常理性的向亲人讲清楚法轮大法是什么,江××为什么害怕法轮功,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而且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想想,解除他们的担忧和怕心,那后果肯定是不同的,而我当时就是不想听他们讲话,一讲就冒火,就挡回去。况且,当时他们相信恶党的宣传让我放弃大法,实际也反映了自己平时没有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没有让家人通过我看到大法的确是好。这不也是我自己的问题吗?

我丈夫一看他们劝不了,就打电话让我二哥来给我做思想工作。因我二哥在公安局工作,丈夫觉得他讲的话我会听。二哥和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一天,二哥开车来我家,就在快到我们住的城市时发生了车祸,车子跑到沟里去了,所幸没有伤人。他好不容易来到我家,可什么也没说。我只是在他的包里发现了一本共产恶党诬蔑法轮大法的书,我装作不知道。第二天他就走了,后来也没说过什么。从我二嫂那里得知,二哥从来也没有反对过大法,也没有参与过迫害。我的大哥看上去虽是出于兄妹之情站在我这边,实质上,他对共产恶党的一切做法不认同,也从没说大法不好,反而常看同修发的真相资料。

我就处在这样的状态,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

直到2005年夏天我才醒悟过来,要真正的做师父的弟子,真正的修炼了。那么一切我就要理性的按照大法去做,一切顺其自然。我又找回了自己,而且有了很大的变化。慢慢的我家里环境开始好转,我丈夫的态度也一天天转变了。我由偷偷的学法炼功到大大方方的公开在家里学法炼功。我明白了应该赶快上明慧网,就主动的向同修请教安装了一切防护软件后正式上明慧网了。我家里早就具备了上网条件,还有打印机,只是我自己真正明白上网的重要性太晚。表面上这一切都是我丈夫早就给我准备好了的,我当时甚至还反对他买电脑及打印机,现在看来是师父早就给我安排好了一切,可是我明白太晚,还走了一段弯路。

当我觉的自己“不让人说”的心已经去掉了的时候,我就急于想写出来。可是,当我提笔写此文的时候,我又明白了自己并没有完全彻底的修去这颗心,还是隐隐约约的不时出现,有时它被其它的心掩盖着。有时我还会把“不让人说”的心当成了“争斗心”。这二者有时的确很难区分,但它们实际上都是自私的心,为私的心。

只有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不断的提高心性,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才能走好修炼的路。

这是学师父的最新讲法想到的。写的不好,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