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沈阳医生的回忆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有多少次拿起笔,写出一些心得,可想到自己不够精進,就失去了投稿的勇气。今天,苏家屯黑色集中营一事的曝光,使我无法再沉默!

今天,我是一名高级职称的医生,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我还是一名主治医师时,曾管理过一个“尿毒症”患者病房。病房共有7张床,住的全是一边做透析治疗,一边等肾源换肾的患者。我每天和他们接触,为他们做术前治疗,一旦有了合适的肾,他们就去接受换肾手术。由于等肾源很不容易,他们常常一住就是很长时间,医患之间相处时间长了,也是无话不谈。他们等肾,就是在等着获得健康,所以,十分关心肾源,他们虽不明说,但都在盼望着枪毙犯人的日子。因为一到这个日子,他们中的一个就可能接受手术。当年有个内蒙来的姓宝的蒙族年轻患者,由于血管结构异常,使他几次推進手术室而又由于肾源血管不合适,没做成手术。他在患病前是一个警察,对有些事情知道不少,一次和他谈到手术一事,说到肾源,他告诉我一些情况。他说,一到有执行死刑的日子,医院就会派医护人员带上器械立即出发到刑场,枪声响过,立即把死囚拉上救护车取肾出来。据他说,一般事前约定,这种犯人不打致命处,不能让犯人马上死,否则会影响肾源质量,在尚未死之前,血还在流动中把肾取出来放在生理盐水中,立即往医院赶。两边医务人员有联系,正好肾源送到手术室时,这边也做好了接受肾的一切准备,立即接受肾源。我当时还幼稚的问过一句:取犯人的肾时人还没死,打麻药吗?患者笑了,说:还有必要浪费麻药吗?不可能打,争取时间嘛!

当时听的我全身发麻,心缩成一团似的!即使是犯人,是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也应该讲人道啊!这医生不是在杀人吗?天理何在?这就是在共产党的医院里发生的事实!(这是沈阳市一家顶级医院的事,为了安全不写医院全名了)这是医生的罪,更是恶党的罪,恶党的邪恶渗透了各个领域,只要是恶党统治,就会有罪恶发生!

如果说为了救一个病人,而从一个活犯人身上取下肾来是不人道的犯罪行为的话,那么为了牟取暴利,为了杀害以真善忍为自己信仰的最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而犯下天大罪业的恶人,就应该立刻下无生地狱!

恶党在苏家屯黑色集中营里的罪恶令天地震怒,令人神共愤!七年来,一件件、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恶行,已使它的邪恶暴露无遗。即使这样,一些世人仍麻木不仁,对恶党抱幻想,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德国法西斯当年的罪行再一次翻版到中国的大地上,光天化日之下,把善良的大法弟子虐杀,取内脏器官牟利,再烧掉尸体……。写到这里我的心在抖,我的手在颤,我的眼被泪水模糊。世人啊,你们还对邪党抱什么希望吗?起来吧,躲开它,赶快脱离这坑害人的邪恶组织!身上恶党的印记是一种耻辱,洗刷掉它,使自己得救,这可能是在天惩恶党时唯一能得救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