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就是地狱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揭露恶党邪灵制造的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骗局和电视上的一切诬陷宣传及谎言,在2003年被邪恶抓捕并被非法劳教。

我和某同修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在那不见天日的日子里,我和北京的大法弟子在里面向狱中的警察、犯人讲真相,晚上学法,早上炼功。仓里有10多个弟子,全部都参加集体学法。虽然在那里过着非人的生活,但是大法给了我一切,坚定了我的正信正念。

其中一个同修被非法判刑3年半,后来被邪恶迫害致死。我始终不知道她的姓名。我们一到监狱,监狱的610恶警强迫我们穿上囚衣。我们4人分到监舍后,每一个身后就有3个“夹控”(监视)。我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却被一个贪污犯,一个抢劫犯和一个毒贩监控着,这世道就是这么颠倒的。监仓中还有电子监控。刚进去他们就要我填表格,我拒绝了。监控犯人马上向恶警汇报。恶警罚我蹲着,蹲得两脚麻木。恶警还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不准讲话,还规定在恶警面前讲话要举手报告,然后蹲下向恶警讲:罪犯×××,什么什么事。而监控我们的犯人倒不用蹲着讲。我不是罪犯,不按他们的要求做。恶警罚我面壁,我拒绝配合他们。恶警不给我饭吃,要我在对讲器里讲:×××是罪犯,请求吃饭。我意识到不能向邪恶屈服,决定绝食。夹控向恶警汇报,邪恶无可奈何才作罢。差不多过了5个多月后,恶警又来一招:要监控我的犯人每月给我写我的表现,让坏人管我这个好人。为了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邪党什么手段都使尽。

恶警每天都要逼我们看邪悟“转化”的那些垃圾光盘,全是些欺骗的手段,看完后还要写作业。每天强迫背监狱58条、38条、新三字经,还要抽背。除背、看,每天要做大量的作业。有时监狱的头子会派人来抽查,用这种手段来冲击我们默念经文和背法。

每天饭前饭后都要我们举起双手搜身3次。有个别“夹控”偷偷对我讲,你们这批法轮功送到人和新监狱会好些,03年以前送韶关的法轮功学员,一到监狱全部禁闭,你还很够运。她们还告诉我,有个朱晓红的法轮功学员,也是被关在三监区,比我来得早。由于她不与恶警配合,坚持炼功,被三监区区长何卫真叫几个罪犯将朱晓红压在地上,让几十个罪犯在她背上走过。还有一个一直坚持不转化的朱洛新,被恶警禁闭2年8个月,在黑房里不见天日,摧残她的意志。出来已不能走路。

恶党的监狱对那些真正的罪犯根本起不到教育作用。恶警让犯人利用各种卑劣手段监控大法弟子,甚至暴力殴打,只能使他们变得更坏,罪上加罪。恶党对我们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手段是:强迫、电棍、禁闭,这些对我们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也根本不起作用。恶警讲话从不算数,对法轮功学员更加刻薄,被关押在监狱的人每月都要被迫完成生产任务,完成任务的一年有12个所谓的“嘉奖”,有的法轮功学员即使完成“任务”也从来没兑现过这种所谓的嘉奖。质问610办,解释是法轮功学员还没有经过省监狱审核,不算数。那些对法轮功进行“夹控”的犯人没完成任务一样有“嘉奖”,因为她们是恶警的走狗。

还有更加可笑的事情:04年夏天,监狱的头子要求全监狱的人学跳哑舞,一个正常人每天要做哑语手势。610办还来考法轮功学员,真是可笑。还有全监狱的人都要学气功“八段锦”,也要考试。张清浩由于不肯转化,恶警指使“夹控”犯人24小时对她监控,罚站24小时,不准睡觉,致使她昏死过去。谢秀吟是汕头某区的法轮功学员,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后被抓。她在监狱里坚持不转化,被邪恶的“夹控”犯人拖着两条残腿去干活,对她实行人身攻击和辱骂。

这些是我在监狱里经历的,看到的,和听到的。监狱就是地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谁就必遭报应。望监狱里的恶警早日悬崖勒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