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布什提出具体要求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这些年来我们在面向社会讲真相时,往往提出的一些要求是大而全的、概念化的。比如要求“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关注法轮功在中国所受到的迫害”等等。这些要求都是对的,对人心也起着正面的作用,但是从常人的思路来看,未免门槛过高、或者觉得可操作性不强。

提出大而全的要求,如果遇到明白真相、真心想为我们做些什么的议员、政府官员、社团领袖、正义人士,他们会耐心的追问我们:我究竟能为你们做什么、你具体想让我帮你们做什么。被问的学员可能会让其在呼吁信上签字(可是征签信中所提要求也是大而全的),或者觉得自己其实对常人无所求、不需要常人为自己做什么。如果遇到不明真相、或者在利益的驱使下故意回避法轮功受迫害事实的政府官员,他们就很容易趁机蒙混过关。这些年无论是欧洲各国政府,还是美国行政部门,好像商量好了一样,往往只敢对中共提出“中国人权问题”,需要举例时就突出西藏、维吾尔、异议人士,而故意回避问题的核心词——“法轮功”,或者勉勉强强的提到法轮功一词,却刻意淡化法轮功受迫害的严重性和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问题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影响。

这些年很多议员个人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都有了不少的了解,也很同情、敬佩和支持,但行政部门的表现就相差很多。所以有些议员也提醒我们要多考虑做事效果的问题。这次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的成立,给我们做政府工作(无论是草根还是高层),都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方便,因为帮助调查团去中国并保证调查团的安全,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要求,门槛低,但含义无可混淆。——如果支持和帮助调查团,就是在帮助法轮功学员,因为调查团是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起的,也就是公开以法轮功的名义发起的。如果不想支持,那大家都一目了然,很难蒙混过关。

说白了,不管是总统还是内阁的其他成员,在真相面前选择和摆放自己的位置,都必须和其他所有世人一样,有个明确无误的选择,而不是好像提了法轮功问题、但也好像没提。那他们选择的位置在哪里呢?他们所代表的国家的前途将如何呢?所以调查团的成立,以及围绕调查团成行去向布什提出具体的要求,比起以往的大而全,不但在做事上更方便有效,也是修炼人在实践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经文《理性》,2000/8/9)

顺便一提,有很多学员还有一种想法,认为中共现在根本不敢让大法弟子進入中国去调查,所以调查团能起什么作用呢?常言道,事在人为。中共不敢让大法弟子進入中国,是中共的事;我们想做什么,不受其局限。它不敢让我们去,我们就在外面调动一切可调动的力量、加大力度采用一切可采用的方法揭露中共、揭露迫害,而且要让天下人都看清中共不敢让大法弟子去中国调查这一事实;它胆敢让我们去,大法弟子一定要拼全力把这场迫害的真相这座冰山暴晒在阳光之下。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是我们大法弟子不再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修、是我们更采取主动反迫害清除迫害的时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