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学善被迫害致死一年,曝光更多迫害事实(图)



程学善
【明慧网2006年4月13日】2005年4月5日,黑龙江省同江市金川乡金川村大法弟子程学善,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抚远县浓桥乡恶警非法抓捕。7天后的4月12日,被抚远县公安局看守所恶警酷刑迫害致死。在程学善被迫害致死一年之际,我们了解到程学善在此期间被迫害的情况,在这里给邪恶之徒曝光,惊醒世人。

程学善,男,1940年11月9日生人,原籍山东沂南县库沟乡程家村。1996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以后曾多次被非法关押,还曾劳教一年,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坚修大法 屡遭邪恶迫害

程学善是金川村普通农民,原籍山东沂南,1958年考入沂水师范学校,1960年毕业参加工作,文革期间被打成右派,后来的几年中生活贫困,1972年被迫离家来到黑龙江。1976年搬到同江市乐业镇万发二队,在村学校任教。1979年在同江东四乡的金川综合厂工作。后来养过蜜蜂、当过瓦匠、生活中经历许多坎坷。生活中的程学善是一个道德品质高尚,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从不干有损良心的事,每当发生矛盾争执不下时,都是因为坚持真理不屈从对方。总是以理服人,同情弱者,心直口快,多是被人欺负,还被人指责不识时务。在个人利益受到损失时经常感叹人生苦多,活的很累,一直想寻求人生解脱的真理。几经周折,1996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程学善修炼法轮功,炼功一上来就双盘腿。疼的满头大汗也是坚持,心性上严格用大法衡量自己。还引导自己的家人修炼法轮功。不仅身心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到1999年冬天以后,程学善和他的长子被非法关押在同江看守所。还有程学善的妻子也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多次被抄家,很多大法书籍,录音机、放象机、讲法带、炼功带等被抄走。

在同江市看守所,一名潘姓所长诽谤大法,说抚远看守所所长的爱人,炼穿墙壁等,程学善当面揭露谎言,被潘所长带上48斤重的铁镣和手捧。上下连着直不起腰,一直带此刑具58天。在恶党召开的公审大会上,程学善和几个大法弟子在走廊一边走一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潘所长左右打耳光,被上大刑。第三次把程学善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在同江方面的贿赂下,佳木斯劳教所才把程学善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收下。

在佳木斯劳教所,程学善先被关了7天禁闭,寒冷的冬天躺在水泥地面上,冻的没有知觉了,全身浮肿,小便也肿了,排便带血。身体极度虚弱,全身脓血疥疮,除了脸部,全身溃烂,不能自理,劳教所不敢再留,2003年5月程学善正念闯出佳木斯劳教所回家。

回家以后,通过炼功学法,程学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程学善常常骑自行车上别的村子讲真相、撒资料、有时面对面讲。有一次骑自行车往回赶,天黑迷路了,扛着自行车过水沟,横穿地垄沟走了好几个小时才走上大道。遇上赶集的时候,在集市上散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喊法轮大法好。出门坐车,走亲串友利用一切机会跟人讲真相,救度着众生。

*遭抓捕后 一周被迫害致死

2005年农历年过后,金川乡政府政法书记赵宪智得知程学善出门,就追到佳木斯抓捕,程学善正念走脱,回家了。到家以后饿着肚子,饭也没吃一口,得知派出所和几个政府人员要到家抓捕,马上走了。当时邪恶用了十几个小车追赶,有的车在路口亮灯照着,有的车封锁路口,有的车顺着方面追。程学善再次走脱。

到了2005年4月5日程学善再次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准备当天下午回家。结果在当天上午就在抚远县浓桥乡被恶警抓捕。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4月12 日家属接到通知说程学善“死于心肌梗死”。死亡时间是4月12日9点30分。历时7天。

4月5日当天下午,程学善被抓后,金川派出所王伟华带了4个人(共五人,外地恶警一人)拿了电棍、胶棍闯到程学善家,按住程学善的妻子、长子到处乱翻。后来同江市的几个恶人也赶来了,穿着鞋上炕一阵乱翻,把打印机、录音机、VCD、MP3、手机等物品都抢走了。把所有大法书籍,新经文给翻走了。还要把程学善的长子带走迫害。折腾了一下午,天傍黑,邪恶之徒才离去。当天晚上10点多钟,抚远的邪恶伙同白天那帮家伙,又开始叫门。程学善的妻子和长子没有给开,告诉他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同江市610的莫亚朴装出伪善的样子喊程学善长子:老同学,能不能给个面子开开门?程学善的长子没有给开,而是用力顶着挂着的门。邪恶之徒见一计不得逞,就动手砸起窗户、门来。打坏了玻璃,把程学善长子的脸上、身上弄的到处都是血。最后把门手拽折了,把门撞开,把程学善的长子按倒在地,一顿横踢乱卷,要把他带走。这时程学善的妻子出来紧抱着自己的孩子,邪恶之徒还是不停的母子俩一起打。连70岁的老太太和一个没有双手的残疾人都不放过。最后,邪恶又一气乱翻,抱走了家里的彩电。派出所的王伟华自己去撕板条上的钉子,钉子掉下来把他的脚给扎了,扎的挺深。

事后几天,家属找派出所要给程学善送行李,恶人耍横,也不说程学善到底被关在哪里?程学善的长子说:那几天我们猜不到父亲在哪里?认为有可能在同江,也有可能在抚远,再一个觉的出去要求放人也不容易,还怕把自己也带走,没有了正念,就麻木的等着,家里的常人二弟、三弟他们也不管。直到一个星期以后,二弟来告诉消息说父亲已经不在人世了。噩耗传来,程学善的妻子和长子一行人赶赴抚远,抚远有个姓徐的副局长磨蹭着拖时间,拿出医院的死亡证明,掩盖事实。一直拖延时间不让马上见遗体。

一直到了晚上五、六点钟才被领着去了太平间。当时程学善被放在冰柜里,只给露了上半身。程学善的长子在《回忆我的父亲》一文中写道:“父亲脑袋仰壳悬着,笑着脸,闭着眼睛,躺在冰柜里,鼻子左侧皮肤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亲脑袋抱起来,我心里说:爹呀!您被打死了,怎么还乐呢?刚抱起脑袋来,父亲双眼慢慢睁开一半,又合上了。我们看到了,我说爹没死,爹没死啊!”、“不到两分钟时间,我们就被拖开拉走了,不让看啦!我挣扎着不走,要陪父亲,四五个恶警把我拖走,送到旅馆。当时要打开冰柜,检查身体都不可能。”

4月13日下午,邪恶之徒把程学善的家人叫到看守所,摆出一大堆法律书、医院证明书,说以事实为根据,一会佳木斯法医来做解剖鉴定。家人不同意,说只要求得全尸回家安葬。就算打死白打死了。那也不行,邪恶又拿出什么条款说,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强行解剖,不说打死了人要负责任的问题,说散发法轮功资料违法。逼家里人签字画押。僵持一下午,家人要求完尸回家安葬。最后恶人说不解剖可以,但必须拉到同江火化。邪恶是摆明了要焚尸灭迹。程学善的长子说:“由于在冰柜里冻的时间久了,分不清是打成的紫红色还是冻的。只发现两个手腕三分之二处都是青紫伤痕,正胸膛偏右一点有一个大包,用手摸来回滚动。其它部位无法看出伤痕有无内伤也没法说。”这还是程学善的长子硬闯进停尸间给父亲穿寿衣时发现的。买棺材、骨灰盒、火化等一切费用近万元,都是邪恶在做了坏事之后也许是为了不让家属上诉,也许是自知理亏才花的。

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健壮的程学善变成了一把骨灰,什么也没留下,全家人的面一个也没见到就走了。程先生的妻子悲伤不已:‘你们给留口气回家死了也行啊!太狠了。几天功夫就被活活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