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工作中放下自我


【明慧网2006年4月13日】自从学员办的媒体的德语版创刊以来,我一直参与这个项目。从这个时候开始 ,我更好的理解了为什么这个媒体是讲真相、救度众生绝好的工具。做媒体对我而言是顺着常人的执著心讲真相,为别人着想。这样一来人们可以在浏览时事新闻之余,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例如法轮功被迫害、媒体被审查、人权律师在中国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等等。最重要的是,这个媒体是《九评共产党》的出版者,也是传播“九评”的载体。

师父在2005年的《芝加哥市讲法》中说道:“大家知道,正法总会有形势的变化。比如说当前在救度众生中,要解决人在思想里对中共的认识问题,因此大家都在做“九评”这些事情。”

促使我参与媒体工作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德语媒体不仅是为了德国,而且是为了整个德语区,包括了德国、瑞士和奥地利。我希望能为此尽一份力量,也给奥地利提供一个了解真相的渠道,并创造一个良好的基础。

我负责网络版的编辑工作。我的丈夫和其他学员一起负责网络技术方面的事情。因为儿子的关系我在家做全职太太,白天都有时间。而其他学员白天要上班工作,做这项工作很难,因此我决定承担这项工作。我于是大部份时间都开着电脑,如果我不需要给网页上文章的话,我就看看有没有需要补缺补漏的地方,让网络版看上去尽可能少出现错误,同时具备必要的信息。

有一段时间因为我一方面工作的时间是限定好的,另一方面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陷入一种状态,将做的事情单纯的视为一项工作而不去考虑他人。这个时候我往往在工作时没有想到正法的要求,而是简单的转载新闻社的消息。胡某某访问美国时,一下子我必须将美国网站上的很多文章翻译成德文,并和中国版编辑、其他学员一起合作,在这个过程中我才醒悟过来。

当时要做的事情非常多,我意识到,我不仅是为了做一份好报纸,也就是说单纯的为了证实自己而做这项工作,而是我想要,而且也应当是为了向人们讲清真相而参与这个媒体项目。

除了网络版工作之外,自从印刷版创刊发行以来,我每次都得到约五份报纸来分发。由于种种原因,我那个时候从未有过时间去派发报纸,即便是有时间,我也会因为儿子等原因产生障碍而不去发报纸。我觉的带着我的小儿子发报纸看起来会很怪,担心会令人觉的这份报纸不够严肃。就这样我每周都给自己找不同的借口,让自己觉得真的没时间去发报纸,整周的时间完全被编辑工作、儿子、必要的社会活动和家务活占据的满满的。

我琢磨着,是否为这个媒体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一切,我想还有什么自己能帮上忙的事情。后来我想到了那几份没发的报纸,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不重视这件事情的时候,感到羞愧难当。我没有珍惜那些负责印刷版同修的工作,如果我把报纸发了出去的话,人们早就有足够多的机会去了解真相了。

我发现自己一直在向外找。我在等什么?在等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发报纸的时间自己到来吗?师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有漏的话,旧势力和邪恶因素会利用并放大它们。它们告诉我们,我们是有道理的。这样一来我理所当然没时间,旧势力和邪恶因素让我看到自己忙的不可开交,并加深我这种观念,觉得自己的确没有时间去发报纸。

师父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转法轮》),于是我放下了那些因为儿子产生的观念和怀疑。我发现这件发报纸的事情完完全全可以由象我这样呆在家里的母亲作为第二职业来完成,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奇怪。

我决心一收到报纸就马上出去派发,也发现这确实是可行的。虽然我在第一次发报纸的时候想去艾森施塔特(Eisenstadt),但是下雨了,我没能实现计划,但是我没有因此放弃,而是在第二天又一次前往艾森施塔特,那一天的天气很好。

自从那以后,我和另外一个学员轮流定期的在艾森施塔特和马特斯堡(Mattersburg)发报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它任何一项工作因此受到影响。我们把报纸送到咖啡馆和理发店里。近来我们也开始把报纸连同中文的大纪元送到中餐馆去。

我还想讲讲我的儿子,以及他是如何帮助我修炼的。

有一次我们一家在萨尔茨堡(Salzburg)参加活动。我向行人派发关于《九评共产党》的报纸时,突然看见今年五月就满两岁的儿子也拿着一份报纸走向一位路人。这位路人很高兴的从我儿子那里接过了报纸。我离展台不远,因此可以看到儿子从报纸摞里拿出一张去发给路人。我被他的纯净和正念深深的打动了。我把他叫过来并递给他又一份报纸。就这样我们一起发了好长一段时间报纸。当我发了一会儿报纸就停下来和其他学员一起做第一套功法,我的儿子也同我们站在一起,开始炼功。

儿子也帮助我修炼。去年圣诞节前的一段时间他经常让我很生气。原因各种各样,但每次我都气极了,我问自己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他不能让我安静的做点事,为什么他现在无端哭闹纠缠等等。大多数时候我虽然表面上能控制到某种程度,但是我经常对他用不善的语气讲话,内心也很生气。

有一次我忍不住发火了,尽管在此之前我还想着自己不许真的动气,应该象师父在《转法轮》里写道的,父母应该理智的教育孩子,只有这样才能教育好孩子,不能真的动气。尽管如此我当时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这样的情形又发生了几次,我感觉失望极了,开始哭了起来。我问自己,我怎么能在尽管完全明白法上的要求时还这么笨,为什么我做不到。我意识到,儿子是在帮我修炼,我对他充满谢意。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四章中关于“业力的转化”中写道:

“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

自从我从心底里感谢儿子,真正的明白了这一法理时,我再也无法对他发脾气了。我向他表示感谢,谢谢他的耐心,谢谢他在我做错的时候从不对我凶,他对我总是很友善,即使我有时对他大喊大叫之后,他也会马上对我笑脸盈盈。

我感觉到给他读法是我的一个重大责任。在刚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在他刚出生的时候,这对我很难,当时我没法长时间朗读,因为我发不出声音了,而且很难集中精神。以前我习惯于默读,这样读起来也快的多。有时,当产生这种问题时我加强自己的意志,明白儿子听法的重要性,所以当我在每次无法再大声朗读时都对自己说,你能行。当我用宁静的心来学法时,师父不会让我没有声音的。

我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他给我这千古难逢的机缘,我保证会继续走正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