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家的井水变“甜”啦

【明慧网2006年4月15日】我的老家位于东北平原的一个农村,村子比较大,地势是东高西低。全村的地表是黑土,但村东头地表两米以下是黄色的岩石,村西头则是白沙。

我家住在村子的最东头,最大的好处是夏天无论雨水有多大,都不会出现“涝洼塘”,但是井水不好喝,有点涩,每一壶烧开的水里都有水垢,当地的人称其为“苦水”。村西边的水就好喝,人们都称其为“甜水”。我小的时候,每次洗头、洗衣服、家里来客人喝茶水的话,都要去别人家去挑“甜水”,平时也就凑合着喝自家的“苦水”。多少年了,一直如此。

我1978年去县城上高中,从此离开了家,但每年都要回家几次。1996年5月喜得大法后,每次回家我都要向家里人洪法;我二姐看过《转法轮》和一些其他的大法书,但一直也没修炼

2000年开始,我经常给家乡的同修(也是我姐夫的亲属)送真相资料,每次都要送上千份不止。为了保证不把发出去的资料弄脏,更重要的是为了撒资料的同修的安全,每次真相资料都要装到信封里。由于我时间很紧,每次只能把信封买好带上,资料也不能折好,都是送给二姐,由她帮忙装好,并给保存好,同修出去发时直接拿走,这样坚持了大约一年的时间。

2001年夏季的一天,我回老家,记的刚下完雨,农村的土路不太好走,晚上我要到邻村去发真相资料。姐姐担心我地形不熟,加之庄稼长的高,就主动陪我一起去,帮我挨家挨户发完为止。去年回家和他们讲“三退”,姐姐当时就退了,并把我来不及送人的“护身符”帮忙送给别人。

由于姐姐没有工作,我以前每逢过年、过节都要给姐姐一点钱。今年过年,给她钱她不要,她说我的钱用在讲真相上了,我现在没有积蓄,钱比较紧,所以不要我的钱了,我妈妈也不要我的钱了。

4月9日,我回姐姐家,她高兴的对我说:家里的井水变“甜”了!我一喝,果真如此,再也不是以前的“苦水”了。

姐姐告诉我:别人家原来好喝的井水都说不好喝了,抱怨说是污染了。姐姐还告诉我:原来腰疼(腰脱)的毛病近几天也好了,一身轻。我告诉她那是善待大法得到的福报。姐姐听后,开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