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在的地区大部份人都了解大法真相


【明慧网2006年4月15日】我于1999年4月16日喜得大法,有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感受着师尊无比洪大的慈悲与救度,成为令无数众生羡慕的大法弟子,沐浴在师父浩荡的洪恩之中,我用尽自己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此时的荣幸与自豪的心情。

我居住在边远的山区,文化有限,和大家交流一下我这六年多的修炼体悟,如有不妥,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当同修向我介绍法轮功时,思想中曾有些不耐烦,心想:没病炼什么功啊?同修把《转法轮》拿来叫我看,当我打开时,一下就看到了师父的法像,于是从我的记忆中想起来了:度人的师父来了!心想,这可不是一般的书,也不是一般的功。

我用了一个星期读完了《转法轮》第一遍,此时的我感觉身体轻快的无法形容。我又向同修换了第二本书《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看着书,我哭了,泪水不断的流。看完后我全明白了:师父是来接我们回家的呀!我又惊又喜,真是有说不出的感激,从此,决定坚修大法。

我去县城请回了《转法轮》、《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和《洪吟》三本书,回来后反复学。那时书店里大法书不多,于是我就跟同修借书看,泪水不知流了多少,心里也越发对法坚定了。我任何有求的心都没有,就是学法、炼功。没学法前胆子很小,天一黑就不敢出门了,学法、炼功后什么害怕的心都没有了。

1999年7.20邪恶疯狂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我们居住山区,那时我们炼功点有十几名同修,由于受广播和电视邪恶宣传的影响,就不在一起学法炼功了。这时我就对他们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教人做好人的,怕什么?谁想学、炼功到我家里来。就这样,几个同修在我家学法炼功近两年。

学法使我们对法更加坚定,学法使我们对法更加珍惜。同时也使我们懂得只有学好法才能更好的证实法、讲真相,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维护法、救众生。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教了我们发正念。我是在迷中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通过不断学法,从法理上认识到了发正念的威力和重要性。

“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当一听到邪恶迫害同修,我们就高密度发正念,讲清真相,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师父给予我们这么大的能力,就是让我们正念清除邪恶,真正起到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由于我曾在邪党组织里30多年,所以99年7.20以后乡党委书记和村干部找到我说:党、团员不许炼法轮功,中央有什么规定。我说:这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为什么不让学?于是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当他们明白后,当公安局要来我村查时,就被村干部给挡回去。就这样,我们发资料(有时步行往返30里),贴标语,面对面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讲共产恶党建党以来的暴政、讲它怎么迫害法轮功及所有的中国人,不管是风天、雨天,还是严寒、酷暑,我们走家串户,使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

2002年的一天,我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派出所来了几名公安,找到我和同修,问我们为什么还炼法轮功?知不知道“中央”不让?于是我们就把真相讲给他们听,从那儿以后他们再没找过我们。我们不断学法、讲真相、发护身符。有的世人拿到时说:真好!谢谢你们!我说:要谢你就谢我师父吧!在我们所在的地区大部份都了解大法的真相了,有的已经开始修炼了。

2005年3月3日晚,我们炼功点刚接到《九评共产党》,晚上开始学时,由于忽视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县国保大队把炼功点上的资料和3本新讲法书、光盘、挂历等都给抄走了,并骗我们说:到村委会说一说情况就把抄走的东西还给我们。后来我们知道上当了,他们把我和两个同修以及帮我们带回大法挂历的不修炼常人一起带到乡派出所,在那里强制我写保证。我坚决抵制。当时已经是晚上7、8点钟了,不法警察由于没能达到目地,把我送到距县城一百多里路的拘留所,扬言不写保证就拘留半个月,而且勒索罚款5000元。一路上我不断的发正念,不断的背法,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由于家里的弟弟、妹妹不断的去公安局、拘留所里要人,两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被释放。

此事过后我更加明白,只有多学法,加强正念,救度众生,尽心尽力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才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以后还有要走的路,我要在走向神的路上勇猛精進,不给自己未来留下遗憾,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