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国保绑架高蓉蓉和董敬雅的经过

【明慧网2006年4月15日】2005年3月6日凌晨约二、三点钟,沈阳市国保支队伙同沈阳市铁西区国保大队的十多个男警察闯入沈阳市沈河区永环小区一户民宅,将睡梦中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和董敬雅绑架。董敬雅当即被上了背铐。

抓到被警察电击毁容、骨盆、股骨头、腿部等多处骨折受伤的高蓉蓉,警察们显得异常兴奋。他们分别围在高蓉蓉和董敬雅的两张单人床边,为首的是沈阳市国保支队头目马某(男,40多岁,戴大框眼镜,人称“马支队”)。

一30岁左右的白脸、中等略瘦身材、大眼睛男恶警,白天刚刚乘消防云梯从五楼砸碎窗玻璃、绑架了董敬雅的母亲马廉晓、妹妹董敬哲和妹夫孙士友,现在又坐在高蓉蓉的床头,盯着她的脸,阴阳怪气。

此男恶警让董敬雅给高蓉蓉穿衣服,董敬雅不配合,反问他:“你叫什么名?”他低下头,说了一句“我是辽阳人”。随后他们打电话调来一个40岁左右的女警给高蓉蓉穿衣服。女警动作粗暴,高蓉蓉叫喊反抗,女警不理睬,“马支队”问董敬雅:高蓉蓉的腿好没好?董敬雅未回答。

恶警们把屋内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彩色打印机、无线上网设备等全部搜走,还把董敬雅的一张银行工资卡和五千多元现金抢走。“马支队”指挥现场抄家的手下说:“她搞技术的,有钱。”

董敬雅要求把卡到肉里的手铐松开,一男警察说:“我就是明慧网说的恶警,好不了了!我叫王军,你给我上网吧!”

董敬雅先被带到楼下的面包车内,之后恶警们把高蓉蓉用棉被抬到车里。车开出一段路之后突然停下,高蓉蓉又被抬下车,消失在漆黑的夜里。2005年4月,有人看到高蓉蓉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封闭关押在一个单独的监室。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沈阳“医大”急诊室离开人世。在此期间不知这些受中共迫害政策驱使、拼命掩盖真相、迫害善良修炼群众的所谓“执法者”们,究竟把高蓉蓉带去了哪里、对她进行了什么样的迫害。

董敬雅被带到铁西国保大队,遭到连夜的非法审讯。在铁西国保大队半地下室里,董敬雅被强迫照像,之后被铐在铁椅子上,手、脚都铐上。恶警孙建平(50多岁)和李铮(30出头)等软硬兼施,对董敬雅轮番折磨。见董敬雅不回答,孙建平恶狠狠的说:“要让你成为第二个高蓉蓉!”恶警李铮说:“电棍充上电了。”说着上前用力压董敬雅铐在刑凳上的手腕,董敬雅正视他,他才作恶心虚的松开。李铮说:“我们就是雇来的打手!没办法,‘上面’真给钱啊!”边说边从衣服的里怀掏出厚厚一沓百元面值的人民币,说:“看,还给呢!”

董敬雅不回答他们的问话。天亮后,恶警在董敬雅面前摆上两个强光灯,烤董敬雅的眼睛。恶警张昱(男,40多岁,是个小头目)说:“让你伺候人(指照顾高蓉蓉),好好享受吧!”恶警修德成说:“把她捶捶,拉到四楼推下去埋了得了!”董敬雅说:“你们说那些都没用。朝闻道,夕可死!”

3月6日下午,董敬雅被送到沈阳张士洗脑班的小白楼二楼,洗脑班恶警头目史凤友带领张士教养院的警察和一些从社会上雇来的洗脑人员进行围攻迫害。洗脑班许诺给社会上雇来的每人每天20-50元钱,如果能转化一个,给1000元。2005年3月10日,沈阳张士教养院开会,宣布教养院解体(只剩下张士洗脑班),当天下午,董敬雅被带离张士洗脑班。先被送到马三家医院住一宿,被打了两瓶滴流,由沈阳市国保支队和市铁西区国保大队的十多个男警察看守。国保大队恶警杨海说:“我们本身和你们没什么冤仇,还觉得你们不自私。可是××党给钱,让干啥咱们就给它干。”

3月11日董敬雅被送入马三家教养院。被绑架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张丽荣也在马三家医院住一宿,被打了九瓶点滴,当时张几乎昏厥,小便失禁。

2005年3月9日,沈阳市公安局徐某等警察到董敬雅的丈夫(不修炼)单位设审讯室,以所谓“包庇罪”进行非法审讯,威胁要没收他的住房,并到家里搬走了他的私人电脑。董敬雅的丈夫多次到公安局去要,警察以“还没检查完”为借口抵赖,至今未归还。

董敬雅在马三家教养院绝食近10个月,期间每天被插管暴力灌食三次,导致鼻口出血;被强制铐在铁床上超量打滴流每天6瓶;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多次被送到“医大”、马三家医院;因坚持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冰房”、被电棍电击、被铐在一大队恶警办公室、被连续十天日夜铐在床边不许睡觉。

2006年2月27日,马三家一大队恶警大队长李明玉把董敬雅推给家属。董敬雅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走出了马三家教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