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险些成为“器官供体”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4月16日】每个大法学员都不愿意回想在中共集中营--教养院遭受摧残的痛苦经历,那囚中囚的耻辱。看了关于中共教养院给大法弟子检查身体的目地是想取器官的报导后,想起我在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中的类似经历,不觉心中一惊,自己差一点就被“封口”了。现在写出来警醒世人,共同制止中共邪恶人员的暴行。

那是在2001年11月中下旬的一天,我随劳动队从外役点(外面较远处的劳动现场)回到教养院的第二天,当干事警察突然进号子要我收拾东西,说要把我再送回外役点。这很不正常,因为在外役点的那个队很快就结束工作也得回来,我就表示不走。警察干事就出去了。在那个队里我的环境已经被正的较宽松了,一些人对大法已有了正面认识,我可以炼功、发正念,这是经过绝食抗争得来的。我不想失去这个环境,另外就是不配合邪恶的支使。但我知道邪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大法弟子在关山子集中营里还受着警察安排囚犯监视,也就成了“囚中囚”。那里的劳教人员中有两人是被指派专门监视我的“夹包”,他们每监视我一天,就可以减期一天,这对于过着度日如年的集中营生活的劳教人员来讲是很大的恩赐,警察也就是利用这一点来让那里的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所以“夹包”也是不希望我走的。

不久,我被戴上手铐,送进了小号。在小号铁笼里,我被用手铐挂在墙上的铁环上连续多日,并强行剃光了头发。我绝食抗议迫害。过了四天外役队回到了院里,我停止了绝食,要求回到队里去。他们没有放我出小号。又过了两天我的手腕处因长时间戴手铐皮肤裂开感染,出现淋巴管炎的症状。我让“夹包”人员告诉警察,院医张帆来了看过之后,认为需要用药,否则腋窝就会溃烂。他说是用环丙沙星,一次静脉输两瓶。

第一次是在院医室用药。后来是在小号里打点滴,我见他特意戴上橡胶手套再扎点滴,就对药品产生疑心,拒绝用药又可能招来加重迫害。我就坐在便器边上打点滴,趁没人注意,我就把输液器管与末端连针头软管处拔开,让药水流入便器一些,可针头那边要回血,就待将要有血流出时,再把输液管连到针后的软管上,几个回合下来,一瓶药(100ml)就没了。恶医换了瓶,我同样处理,不到半小时,药水没了。后来我说不再用药了,那个恶医就蛮横的说:“你说不用就不用了?”我怎么感到底气不足了?是药物作用?

第三天又打点滴,警察生疑了,不时过来检查输液情况,可能是他们也感到前一日输药那么快,不太合理。怎么办?趁没人注意,我把针头从血管里拔出来,却让针尖藏在固定胶布下,这样一来表面看不出什么变化,药水就顺着手背滴到便器里去了。一共打了五天药,我都是如法炮制。最后在我坚决不用药的情况下才停止。

后来我还是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减退了。这期间有一天院医非要领我去做体检,我说不去都不行。这时我在想决不能顺从邪恶,可硬来还不行,我就在思考对策,突然我脑中有了办法。

到了关山子医院,医生量了血压,开了许多检查单,他们不让我看检查内容。想起师父讲法中讲过大法弟子的血是珍贵的,所以我拒绝抽血做化验。因我要按我想好的方法办,就告诉警察我没有尿,他们就先带我去做心电图,做B超,特别仔细的做了肾脏B超。回到一楼又让我留尿样,我仍告诉他们我没有尿,他们非得要我尿出来,我就说得给我点时间,并要他们不能看着我尿,那尿不出来,必须得关上门。在离开他们视线的一小会时间里,嘬了几下牙龈,嘬出一口带牙血的唾液,吐在尿杯里。因遭受迫害,加上自从进小号我就被剥夺了刷牙的权利,我的牙龈一碰就出血。我又往尿杯里尿了几毫升尿,晃了晃让它们混匀了,我把尿样交了出去。事后院医张帆又向我要去300元。

我一直以为自己做的不够堂堂正正,不好意思讲出来。苏家屯被揭露后,使我想到可能历史就安排我逃脱这一劫,而把中共的邪恶告诉世人。我一直以为那次体检没有必要,没想到给检查身体的目地是被当作了脏器移植的供体,一切都是恶党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体现。

写到这我又想起一件事情,就是一入教养院时,所有人都被问及血型。并在第一个月内给每个人抽血,说是化验肝功。我当时也拒绝被抽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