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去色心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6年4月17日】师父近期出的《洛杉矶市讲法》发表以后,我认识到了去色心的重要性。

我以前处过的一个男朋友,其实我并不太喜欢他,对他的好感只是因为他一味的追求我关心体贴我。因我从小生活在矛盾重重的家庭之中,父母间的争吵打架使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对男女交往之事我总是处于回避的状态。异性的热烈追求中,我好象找到了一份感情上的安慰,但我只是感到那是兄弟姐妹间的关怀,也并没往深处想。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吻了我,当时我反感极了,我从未被异性这样触摸过,我的思想观念中谁这样动了我,我就应该和他好。以后相处的日子里,他总是想靠近我,我有时大发雷霆,可其实对这种事反感的同时我也有一些好奇。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为了减轻家庭所造成的那种压抑感,我自我安慰来寻求一种精神上的快乐,但绝不想和哪一位异性朋友做这种不洁之事。没有谁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没有谁在心里真正关心过我,父母给了我一个人体,把我养大,但没有给我一种正确的精神导向,我对人生充满了困惑与好奇,我去找一些名著来读,想为自己的心灵保留一份不被污染的净地。

以后的日子里,男友和我先后喜得大法,男友不为名利所惑的变化让我改变了对他最初的印象,放弃了自己对心目中理想伴侣的种种想法,渐渐喜欢上了他。我想因为是他苦苦追求我,只要我同意,我们的事肯定是十拿九稳了,也就放松了对他的要求。我们有了更深一层的两性间的触摸,从此以后,我竟变得十分的暴躁,不允许他靠近我,我真恨自己的好奇心那么强烈,也恨自己因为对性的好奇与幻想便认为身心不洁而破罐子破摔。

缺少家庭温暖的我凡事总是逆来顺受,也许当初不喜欢他,哪怕他吻了我也不与其来往,也许会好些吧。我想我只有和他结婚了一切都会好转起来。可我渐渐发现男友在远离我。我以为他是修炼的状态所致吧,可是以后竟如陌路一般。他从未与我说过分手之事,可他与另一女孩却来往密切。一次在我一再的追问下,他对我说:“你不觉得情是自私的吗?”

那晚我跑到海边大声的哭泣,我真想跳進海里把自己结束了算了。等哭够了也想开了,我的生命是法构成的,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师父,我怕什么,为了尘世中这个情值得吗?从那以后我的身心全部融入到了大法之中,大法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感谢师父对我修炼提高的帮助,我的心里没有痛苦没有恨,也没有了自责,对过去曾遇到的烦恼象失去了记忆,只感到是一个痕迹留在那里,没有什么感受,也不愿去感受。

前一段时间里,也许是修炼越来越到表面了,我发现色欲之心偶尔又冒了出来,有时电视剧里的情节,我又有点喜欢去看了,安逸之心搅扰着我。这次读了师父的讲法,并看了一些同修的心得,对我帮助很大,我想我不再依赖常人的情来求得安慰。

在我总想提高的念头中,师父无时不在帮助我,猛然间让我觉得,我有师父,我已经拥有了一切,色欲在我思想里形成的业力已十分微弱,只要有不正的念头出来,我就抓住它,消除它,它不是我,它在干扰着我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只要我做到一点,我的身心就纯净一点,不去想常人的得与失,只有在法中,才能得到最神圣最美好的一切。师父说:“你有你们的乐趣,人有人的乐趣,当然神他有神的乐趣。”(《在纽约座谈会上讲法》)我们不怕身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有师在,有法在,自己心里竟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神圣感受。

邪恶势力在利用着我们的执著干着最坏的事,让我们沉溺于人中难以精進,只有识破了它们的鬼把戏,才能解体它们,修炼的严肃已不仅仅体现在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众多的众生啊!感谢同修的交流,使我对色心有了更清醒的认识,现在感到师父法中很短的一句话竟有着很深很深的内涵,修过来才真正的明白。看到身边有同修为男女之情执著的神魂颠倒,那种不理智、不清醒真让人痛心。修炼人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固然没错,但也要在法中,因为我们是在修炼。

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更希望同修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解体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干扰,纯净自己 ,做好三件事!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