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名河南大法弟子五年前在北京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4月2日】

(一)

2000年10月5日上午11点多,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而后被恶党人员绑架、非法关到北京前门公安分局。恶警强制我报姓名、地址,其中一恶警用橡胶棒殴打我头部,还有一恶警在我脸部打耳光。那一天许多进京说明真相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第二天,恶警用大轿车把我们非法劫持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车窗、窗帘紧闭,车上武警手持冲锋枪。然后,在怀柔看守所里给我们非法搜身,只准穿短裤、背心,并由女恶警把我衣服搜遍,连纽扣儿、衣袖、衣领也不放过,还非法在我上衣上打编号,非法给我照像等……而后恶警又强制我报姓名、地址。我不说,恶警又把我和十几个大法弟子关在一个房间里,恶警非法审问,24小时不停的反复不让我休息。

有一天,我与同修们正在背《论语》,几个恶警突然冲进房间里来,手持电棍对着我与同修的头部、脸部、身上疯狂的迫害,然后又进来许多打手,由两个打手架着一个同修架到走廊里去,强制给我们架“飞机”酷刑折磨。又有一天,我正在背《论语》,又被恶警劫持去架“飞机”,还有一恶警骂师父,还抢劫了我的现金20多元等。

(二)

2001年元月12日下午五点左右,我们一行三人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恶警非法劫持到前门公安分局非法搜身。其中二名大法弟子的大法书被恶警抢去,随后我被恶警非法架着硬拉上警车绑架到北京清河看守所迫害。

到北京清河看守所已是晚上8点左右。恶警让登记姓名、地址。我不配合,被叫到一个房间,恶警操纵四、五个刑事犯人强制把我穿的衣服扒的只剩内裤,然后搜身。之后又投入另一房间非法关押。恶警操纵刑事犯逼我说出姓名,我不说。刑事犯就欺骗着说:到这儿得洗澡,讲卫生。我说你们都站远点,不许你们给我洗,我自己洗。他们说:行。可是当我洗完准备穿衣时,几个刑事犯同时上来围攻我,我抵制迫害,他们就踢我的腿,几个恶人把我抬起来头朝下,把我的头按到便池里,打开冲便器的开关用水冲。他们看我不动了,就抬到地下。这时一个恶警到门口问刑事犯,说了没有,有刑事犯说:没有说。他们又继续对我迫害。

恶人用这种下流、残酷的手段对我迫害了三、四次。又过了一会,外面恶警让穿上衣服到恶警的办公室,此时,我被迫害的浑身发冷(冬天零下十几度,恶人用冷水反复迫害)。有个警察见我这样,赶紧给我倒了一杯开水。夜里11点多,我刚躺下休息,又有一恶警叫我去,恶狠狠的说,在这里不准炼功,我拒绝邪恶的无理要求,刑事犯就狠捋我的脖子。

主要犯罪单位:
北京前门公安分局;
北京怀柔县看守所;
北京清河看守所

南阳二机集团股份公司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南阳石油机械厂(现改制为南阳二机集团股份公司)恶党人员,1999年7.20之后,跟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广播、电视、板报诽谤大法,非法关押、打骂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搜身、非法扣工资等种种罪恶。

南阳石油机构厂610、保卫部不法人员以各种无理借口雇用保安把我非法软禁六次,共40多天。2000年10月中旬,他们非法劫去我身上的现金2400多元,至今未还,并勾结南阳市铁西派出所的恶警把我非法关押到南阳市尚庄看守所。之后厂保卫部又领着铁西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把师父法像、大法书、师父讲法磁带抢去。

2001年元月中旬,南阳市石油机械厂保卫部、610把我劫持到北京某宾馆迫害,并把我的一只手戴手铐铐在椅子上。几天后又把我劫持到南阳石油机械厂老厂办公楼的一个暗室迫害。并对雇用的六、七个保安扬言说:狠劲打,江泽民说了,打死算自杀。恶警陈秋凯手持电警棒电我的脖子并踢我。雇的保安24小时监控,晚上看我炼功,邪恶保安更是大打出手,惨无人性的打我的脸部。有一邪恶保安更是残忍的用拳头打我的眼,把眼打的黑青,耳朵都轰鸣(一个多月后才恢复),脸被打肿。几天后,我又被非法劫持到南阳市尚庄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月。

南阳石油机械厂610,它们实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经济上截断的黑令,扣发我的2000年全部年终奖,扣发两个月的技效工资一千多元,停发我近一年的工资。

犯罪单位:南阳石油机械厂610、保卫部;南阳石油机械厂;南阳市610;南阳市公安局车站分局铁西派出所;南阳市尚庄看守所
南阳石油机械厂犯罪责任人:张道友、方明武、王永献、陈秋凯、毕竟平、代胜利、杨汉力、
邪恶保安:康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