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关头不忘师


【明慧网2006年4月2日】近闻同修老沈匆匆离世,心情非常沉重。去年乃至前年同修老邱、老倪都被旧势力迫害、以病魔的形式相继夺去生命的情景还时时在眼前闪现,如今又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所震惊。震惊之余,向内找,深感自己修的不好,执著心很多,看到同修的执著,碍于面子,不能及时指出并帮助同修去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共闯魔难;同时感到本地区整体上存在的漏洞,被旧势力黑手钻空子,造成同修间的间隔,给本地区在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很惭愧,由于我的私心、怕心,一再掩盖着根本的执著,怕这、怕那,没有把自己过“生死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根本的执著就是自己曾因走过弯路,修的不好,自感文化水平又低,怕写不好被人笑话,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怕心、私心在作怪,在阻碍着我。通过深入、静心的学法,与同修共同切磋,在大法法理的感召下、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从根本上去掉了怕心,下定决心把自己过“生死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给还在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4年5月17日的清晨,我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一头栽在床上,不能动弹,胸口好象被巨石压着透不过气来,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四肢也象被五马分尸了似的,整个人好似被吊在了半空中,脸色象死人,发青发紫(事后听家人描述)。突发险情,吓的家人不知所措,一边使劲的掐人中,一边翻箱倒柜找救心丸,一片慌乱,当时的情景真是可想而知。

那时我虽然身体不能动弹,话已说不出口,但自己的主意识非常清楚,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黑手在迫害。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正念。“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师父的法理清晰的在我脑中闪现。我马上缓过来了。家人坚持要打“120救护车”送医院抢救,被我断然拒绝。谁料到,没隔几分钟,新一轮迫害来势更猛,似乎要把我整个身体都撕裂、吞噬掉。这时,我的心灵深处产生了一丝丝的顾虑,生怕自己这一关过不去了。但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告诉我:一定要撑住,决不能轻易放弃。

正在这时,眼前一片红光,我睁眼看见了敬放在桌子上的师尊法像,突然一阵热流涌入我的心田,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是宇宙大法的修炼者,旧势力不配以任何借口来迫害我,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还没有做好;大法赋予我的责任、使命我还没有完成,我不能这样就走了……”。我铆足了微弱的力气,呼唤着师父:“师父,您快救救我啊!”

就这信师、信法的坚定的一念,瞬间,奇迹发生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幸福的沐浴在师恩浩荡之中,脸上慢慢出现了红晕,我能动了,我能坐起来了,我闯过了鬼门关,我得救了!此时我一看手表,正好是全球中午发正念的时间,我立掌与全球同修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

惊吓的家人,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终于心服口服的认同了大法,同时对大法有了進一步的认识。我望着师父的法像,热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下,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我清楚的知道:伟大的师尊又一次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我百感交集,纵有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也道不尽对恩师的感激之情。

是伟大的师尊传给我们宇宙大法,给我们力量、勇气、信心、智慧去清除、解体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唯有更加的精進、精進、再精進。我在心中默默的发誓:一定牢记伟大师尊的教诲,学大法正念正行,讲真相救度众生,发正念清除邪恶;放下执著、放下人心,舍弃一切;认真做好三件事,走正大法路。

第二天,象往常一样,我又精神抖擞的投入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在此建议我地区同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快恢复集体学法小组,形成一个整体提高、整体修炼的良好环境,“比学比修”,用伟大师尊给我们延续来的生命,认真做好三件事,共同精進,努力争取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