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轮回我是谁?


【明慧网2006年4月2日】如果我注定要在千年轮回中沉沦,那数千年轮回中的人还是我吗?我生生苦苦追求、世世痴痴等待的真情,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对我造成伤害?多少个夜深人静时我无语问苍天。我渴望父母疼爱,却自幼父母离异,使幼小的心灵饱受寄人篱下、厌恶多嫌的伤害,冷箭暗算;我渴望朋友肝胆相照,最知心的朋友却对你背后插刀;我渴望夫妻恩爱,白头到老,却谁知……。我的心千疮百孔,我恨自己却又无能为力,老天爷,为什么你慷慨地给了我一颗多情而又善感的心,却又吝啬地收回了我渴望的真情。我祈求上苍告诉我为什么?

直到有一天我走进大法中修炼,我才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吃尽世上万般苦,只为今天得法度。

一、红颜祸水──春秋战国一皇妃的悲惨命运

春秋战国时期,我是一个小国国王的爱妃,在一次庆功宴上被当时的护国大将军看到,宴会后护国大将军多次纠缠都被我巧言拒绝。恼羞成怒的大将军一气之下投敌叛国,带领敌国的军队兵临城下。我和国王站在城墙上视察军情,护国大将军威胁国王让出王妃,否则片甲不存、血洗王城。夫妻情深的国王决不退让,下令死守。最后还是城破、国亡。国亡后的我,随着国王的死亡也心如死水了。我一个人逃到了深山中,开始了我青灯古佛孤苦伶仃的修炼生涯。

二、唐朝结缘

在太平盛世的贞观之治期间,我、丈夫、儿子我们一家三口从印度来到大唐长安。我的名字叫轮度,因不能生育过继了夫家的侄子为子,当时我的丈夫在皇宫太医院任太医官。若干年后,丈夫病重,想念当朝的圣上。我受丈夫嘱托,来到皇宫,拜见了当朝太宗皇帝李世民。当得知我也是从印度来到东土大唐时,唐太宗哈哈大笑说:“我当皇帝不是目的,我是为了埋线,埋缘份这根线。”

三、未婚夫落发出家

大概是在宋朝的时候,我出生江浙一带。从小订下娃娃亲的未婚夫因父母双亡而家道败落。员外父亲听说后就把他接回家中厢房读书,以备来年应考。

从小喜读佛经、一心向佛的未婚夫有一天被窗外木鱼声吸引,然后打开房门随着木鱼声进入寺院落发出家。

得知情由的我穿街过巷,满世界的寻找,只要有寺院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几个月过去了,鞋子破了,头发乱了,脸黑了,终于在杭州城外的一个寺院附近我看到了做和尚的未婚夫。

我一路紧跟来到寺院门口,大门“叭”的一声关上了。我在门外拍门大哭,恳求住持开门一见。半天后一个大和尚打开大门,告诉我寺中并无此人。我说我亲眼见他进的这个门,你让他出来见见我,他肯定会跟我回家的。和尚见劝说无效,怒道:“你一个大姑娘家,满街乱跑找男人,你还知不知道羞耻?要不要脸面?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实话告诉你,他是在寺院中,但是他就是不愿见你,你快走吧。”

满腹心酸和委屈,又遇上和尚的一番羞辱,到家后的当天,我就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四、道台府中的二夫人

明朝年间,我出生在一个清贫的秀才家中。十七、八岁的时候被当地道台大人看中美貌,娶回家中作了二房夫人。

嫁入道台府后得知,大夫人婚后二十年来未育,又生性刁钻、毒辣。仆人们做错事时,轻者破口大骂,重者棍棒毒打,所以我在府中也如履薄冰,谨小慎微,一时倒也相安无事。但看到身边的仆人遭受委屈、生活有困难时,我总是私下好言宽慰、拿出私房钱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一年多后,我怀上身孕,老年无子的道台惊喜万分,对我倍加宠爱。使得大夫人记恨在心,无后为大的古训为我遭来了杀身之祸。怀孕七个多月时,道台大人到外地办案,害怕母以子贵的大夫人就命令仆人下毒药害死我。手捧药碗的仆人看到我沉重的身子想起了我对他重病母亲的多次帮助,一时心软,告诉了我实情。

大惊失声的我双腿跪地,泪流满面地苦苦哀求让他想方设法放我一条生路,并承诺远离道台府,奔走他乡,保证不让道台大人和大夫人知道我的踪迹。经过再三苦苦哀求,好心的仆人用蒙汗药换下了毒药。我喝下了蒙汗药装死被仆人送出了道台府。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和巨痛使昏迷中的我醒了过来。九死一生的我在城外乱草坟中早产了。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中,我怀抱一个多月的早产儿离开了家乡。

五、民国初年──冲喜小姐的陪嫁丫头

在山西某地,病危的新郎没有因新婚的喜庆留住性命,冲喜未成的小姐成了年轻的寡妇。与小姐情同手足的我作为陪嫁丫头成了小姐的管家。

一晃两年过去了,家庭富裕、年轻貌美的小姐被镇上做粮食生意的米行老板看上。米行老板40多岁,老婆死后留下一对儿女。因年龄相差二十多岁,老板多次提亲被小姐严厉拒绝。提亲不成决定硬抢。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破门而入的粮食老板手举大刀,对身后的无赖扬言,他只要一人,家中的金银、丫头、家私,谁抢着谁得。一时间人喊马叫鸡飞狗跳,慌忙中小姐打通了军官表哥的求救电话。

假扮小姐的我冲出家门,打斗中身上多处被刀砍伤。我忍痛向前狂奔。终因失血过多我昏死过去。三天后我在一个破旧的寺院中醒来。我抓把香灰按在伤口上。

在返家途中,听路人讲我心仪的恋人听说我已死亡而投河自尽。站在恋人死亡的小桥上,我也萌生死意,殉情而死。

六、任劳任怨的老奶奶

当我儿子呱呱落地的时候,正是婆家多事之秋,婆婆要带二弟的女儿,还要张罗三弟的婚事、五妹的学习。产假快要结束了,忙得腰酸背痛的我正在为无人看孩子发愁的时候,73岁的小脚婆奶奶来到了我家。

时光流逝,转眼六年过去了,文弱的儿子被老奶奶照顾的活泼可爱。面对任劳任怨、无私付出的老奶奶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我不知该如何去回报她。我每天都在感恩中渡过。97年的一天,经师父点化,我终于明白了我与婆奶奶的因果关系──

在许久以前,多年守寡的我终于将三个儿子养大成人。大儿子是木材经销商,长年在外奔波劳累,挣得万贯家业;二儿子饱读诗书,在京城翰林院作翰林;三儿子考取功名,千里外为官。我一个头发花白的寡居老妪跟着长媳一起生活。因年迈体弱儿媳对我日渐生厌,加之大儿子长年在外做生意不在家,最后儿媳将我赶到一个久无人住、四下透风的小木屋中。吃饭是从门口送过来一碗。此事被回老家办事的二儿子发现时,正是雪花纷飞的冬天,当身穿貂皮大衣的儿子用颤抖的手翻开千疮百孔的破棉絮时,看到的是铺着薄稻草下露着木头的光板床和冻得浑身发抖的老母亲。气愤的三兄弟最后一致同意老大休妻。

被休的长媳跪在我房门外哀求我饶恕她的罪过,让我劝儿子收回成命,如果她被休掉,她也没脸再活人世,并发誓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对我,今生报答不尽,下生当牛做马来年报答。三天三夜后,我打开房门,扶起儿媳,让儿子烧掉了休书。故事中的长媳就是我今生的婆奶奶。

此外,在轮回转世中,我十多世为僧为尼,一世为印地安女酋长,倍感亲切的女同修是我前世的亲手足,言语中肯的老年男同修竟是我许多世的老丈夫,上文提到的唐朝太医官和侄子是我今世的丈夫和儿子,出家的未婚夫、凶恶的米行老板和青梅竹马的恋人是我今世的同修。现在看来真是一场戏呀。那样的痴迷,为情生,为情死,现在看来真是可笑。

轮回转世数千年,情痴痴情苦难言。
历尽红尘万般苦,只为等待法来度。
今朝得法破心结,方知一切都是缘。
苦海无边意志坚。斩断情丝出凡度。
发誓助师世间行,修己度人了大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