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喜悦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我曾是一个百病缠身的老人,回忆过去的人生历程,真是不堪回首。从小就病魔缠身,虽然也念了几年书,那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我六十岁的人生历程中,胃病、肩周病,特别是胆管结石等病将我折磨得死去活来。

九九年我也曾在县医院作过结石手术,共计花了五千多元钱,可一直也不见好。每月需要付出200多元的昂贵药费,才能维持状况。

饮食上一切美味佳肴只能是望之兴叹,每天只能是吃稀饭、面糊、青菜,还不能吃饱,只能充饥。就这样我的身体就只由一张皮和几根骨头支撑着。

难忘的九七年的隆冬,一位大法弟子给我送来了《转法轮》,我当时不求甚解,通读了一遍,我记得第一个晚上师尊就点化了我,可我迷在常人情中不能自拔,这也是我一生中最痛心的遗憾。一晃就耽误了八年之久。

去年九月份,我的病情恶化,就在这生命垂危的时刻,《转法轮》偶然的浮显在我的脑海,使我产生了一线生机,立时就与当地的大法弟子谈了我的求生想法,终于得法。

我这徘徊八年之久的有缘人,总算真正的跨入大法之门。就在得法的第四天晚上,我正躺在椅子上协助老伴剥棉花(因为浑身疼痛不能坐起),两位大法弟子终于给我请到了《转法轮》。我十分激动,立即起身接过宝书,陪着客人交谈起来,他们结合自己的修炼体会谈了大法的神奇及个人在法理上的悟,还谈到恶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说了很多,我也听得入了迷。

当他们告辞的时候,我一看表:啊,两个多小时了,神奇!我本来最长只能坐十分钟,现在坐了这么长时间,身上一点痛苦都没有,而且精神状况非常好,真是不可思议。

他们二位笑着说,这就是大法的神奇,也是你的缘份呀。也就是从这晚起,我彻底的摆脱了药物的控制。剩下百多元钱的中成药全部送给同类的病人。从此我就正式走上修炼的道路。

在学法的第四天上午,我还在挖花生,不慎铁锹落在自己右脚背上,刺了一个二寸多长的大口子,鲜血直流,我急着四处寻找止血的草药。突然我想起了师尊的讲法,我稳定了心态,继续去挖花生,不一会儿血也止住了。第二天不但不发炎,而且都基本上愈合了。要是原来用药物治疗,半个月还难以愈合。大法的神奇,使我更坚信了大法,学法也就更加精進了。

我在白天生产劳动,晚上炼功学法,不管学法炼功时间再长,睡眠时间再短,第二天照样是精神百倍,走路生风,干起农活来,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当时正是收割一季晚稻,我家共种了七亩田,只叫了两个人挑了一天,其余的稻全部是我个人挑回来的,每天挑稻都要挑八、九个小时,连续挑了四天。若是原来,连想都不敢想。看了这些,乡亲们都暗暗称奇。

饮食上我原来忌食的鱼、肉、蛋,酸、甜、辣,现在样样都能吃,特别是早餐,真是“没有三碗不过岗”。什么胃病、肠道病、肩周病、头昏病、结石病等,全部都无影无踪了,我的气色由蜡黄转为红润,体重增加了十多斤,也显得年轻了许多。浩荡师恩,弟子没齿难忘。

提笔,将我个人经历和感悟写出来,告知世人,让更多的众生得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