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蒙难 家人欲见无路 上告无门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吉林老年大法弟子郝福奎被非法迫害9个月,生命垂危,家属郝跃峰、刘明伟、穆春梅前往探望,遭不法警察非法扣留,被非法劳教两年后,于2006年3月28日被大连开发区五彩城派出所警察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他们的亲属闻此消息后,正在通过各种方式要回自己的亲人,此过程中遭各个部门的恶人的无理刁难、恶语相向,甚至流氓式的威胁。

* 探望郝福奎老人,郝跃峰、刘明伟、穆春梅被非法劳教,送马三家迫害

2005年5月20日清晨6点,年近七旬的吉林大法弟子郝福奎在大连市被当地公安、“610”等部门的二、三十人从家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里。9个月的迫害,身体呈现脑血栓病症,生命垂危。于2006年2月27日住进大连开发区三院。

郝福奎家人得知此消息后忧心忡忡,于3月1日连夜赶到大连开发区医院看望郝福奎老人。在此过程中不法警察与家属发生争执,郝福奎被再次劫回开发区看守所,前去看望的三名家属郝跃峰、刘明伟、穆春梅被不法警察非法扣留。她们先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2006年3月28日,由大连开发区五彩城派出所警察陈志强、孙成刚、开发区公安分局法制处的刘东、张立军等人强行将她们三人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均判劳教两年,所有过程未向家属做出任何通知。

郝跃峰、刘明伟、穆春梅被劫持后,她们家人们焦虑万分,四处打听她们的下落,半个月后终于得到一点消息。3月21日家属们找到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家属向警方询问:“为什么扣人?”政保科的警员无理对答,于是便一直搪塞、推托、不予接待。后在家属们的一再追问下,政保科的许云刚说:“人已经报劳教了,几天后就送走。”家属询问原因时,许云刚说:“她们身上有法轮功宣传品。”隔日其家属再度去要人时,许云刚说:“她们身上有法轮功宣传工具。”当家属第三次去时,许云刚则说:“她们扰乱社会秩序。”前后三天三种说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对修炼法轮功者竟可任意罗织罪名。可见今天的中国没有法律,今天的警察已沦落到何等地步,完全成了强权和利益的附属品。

3月27日早8点多,家属们又一次来到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经门卫打电话请示局长,局长说不见。后家属用手机亲自打电话要求见局长刘伟,刘接电话后问什么事,当得知是被抓人家属时,刘推脱说没时间,挂了电话。家属们又继续打电话,刘无奈说:“进来一个人可以。”家属说:“我们这么多人的家属你只见一个人怎么行呢?”刘听后大声吼道:“你们再这样我就说你们闹事!”同时挂断电话。后家属又多次打电话,一直等到中午11点多钟,局长刘伟既不接电话也不见人。

郝福奎的老伴也是位70岁的老人了,几年来由于全家人修炼,受到了种种迫害,现老伴郝福奎被判刑3年,现身体状况不佳;大女儿被非法判两年劳教,现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如今四女儿郝跃峰又遭迫害,老人无法承受这巨难,加之多日来的奔走辛劳、冷风下的等待,老人家晕倒在地。这时一位有良知的警察说:“这些没人性的,说好上午接待又推托人家。”门卫打电话通报此事,政保科的许云刚出来应付局面,家属质问他:为什么非法绑架,我们的亲人犯了哪条法,有什么证据?在家属的质问下许云刚不给予正面回答,依旧推托、搪塞,最后溜走。

3月28日、29日家属又连续两天去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找许云刚。门卫用电话联系无人接,家属等了很久,也无人接待。家属只好亲自上楼去找,又被门卫拦住。家属们只有等待。近中午时,许仁刚下楼被等在门口的三位大法弟子家属看到,叫住了他。许慌得大吵大叫说:“穆春梅等人已经送走了,你们可以到马三家去看。”家属问:“为什么不通知我们?”许说:“不用通知可以把人送走,现在我这不口头通知了。”家属又问:“你们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把人给送去劳教了。”许说:“她们扰乱社会秩序。”家属们让他拿出法律文件来,许说:“我可以口头传达。”家属说:“口说无凭。”这时许仁刚想逃跑。几个家属喊到:“不能放他走。”许仁刚这时才缓和下来说:“人已经送走了,送的人还没回来。你们明天上五彩城派出所去取回她们的财物。”家属问:“到那找谁?”许没有告诉。许又问郝福奎的老伴:“你还有什么事?”她说:“把录音机还给我,我还得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反遭迫害,这哪还有讲理的地方。”几位家属同时问许仁刚家人哪里去了,许说你们是不是听说苏家屯焚尸炉的事了(恐怕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说:“你们别上网,没有用。”说完急忙离去。

3月30日早9点多钟,三位大法弟子家属又来到了大连开发区五彩城派出所说明情况后,一个叫陈志强的警察接待了她们,拿回了亲人的一些财物。家属又问陈志强:“为什么关押她们?”陈说:“她们扰乱社会秩序。”家属说:“扰乱什么秩序了,你拿出证据和法律条文来。”陈志强没法回答,这时一个警号为209962名叫孙成刚的警察马上对前来的家属大喊大叫。这时陈拿来一张报纸说:“这里就有法律条文。”没想到这些警察竟用报纸来搪塞老百姓。

家属向警察讲述了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焚尸灭迹,牟取暴利灭绝人性的恶行。同时告诉他们:“你们送到马三家多少大法弟子就有多少被迫害的,能说你们没有责任吗?”陈志强说:“我们是执行命令。”家属告诉他:“文革时被迫害枪决的哪一个不是在执行命令,平反时照样受到处罚,并没有因为他们是执行命令而免予死罪。今天你们也应当吸取教训给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少干点坏事。”陈志强听后说:“是得少干点坏事。”

下午,家属一行人又来到了开发区公安分局法制处,找到一名叫刘东的警察,刘东问其家属炼不炼功?家属没有回答,而是质问他:“你们把人送走了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刘东说:“我们有公安局法制处通知,不用通知家属。”家属向他要回了劳动教养的票子。这时另一警察也是参与往马三家送人的名叫张立君的说:“第一天劳教所拒收,在车上刘明伟和穆春梅一直喊法轮大法好,还向我们讲了许多真相,还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郝跃锋还唱了大法好的歌儿。”张说:“唱得真好听,我都没有制止。”讲到这就被刘东给制止住,不让陈志强说了。这时家属向他们俩讲了沈阳苏家屯焚尸炉的事,他们说不知道。叫刘东的警察说:你们在这讲这些我可以找人抓你们。家属并没有被他的恐吓吓住,继续讲了大法真相。

张立君 刘冬电话:88969698
包周礼(所长) 警号:207403 电话:88969651
荆微章(副所长)电话:88969653
李连清(教导员)电话:88969652
陈志强 警号:207598 电话:88969657
徐仁鹏 警号:209994 电话:88969661
孙成刚 警号:209962 电话:88969658
王进跃、张允、王恒运、孙刚、石家臣、欧阳光、孙帅、潘辉、文旭日、程显军、祝林祥、姜峰、张玲、赵永、范昕、姜波、刘文学、蒲心、宋建华、李广印、宋振强、寿铁奎、何袖成
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金会 牟爱民 88969699

* 邪恶的狼窝马三家

4月3日穆春梅、刘明伟的家属到沈阳马三家教养所去探望她们,听办公室的人说新来到的法轮功人员都在“马三家思想学校”。家属一行8人来到接见室,要求见穆春梅和刘明伟两位大法弟子,接见室的人用电话联系说:不能见。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接见室的人又挂通了电话说:“你们自己跟她们说吧。”家属接过电话只听里边传来警察恶狠狠的喊叫声:“你们炼不炼功?”穆春梅的母亲说:“我们没必要回答你,我是来找我姑娘的。”恶警又叫喊的说:“你们炼不炼功?”然后不容家属说话,对方就把电话挂了。家属无奈只好问接见室的人:“人在你们这,不让见,到底人咋的了?是不是给动刑了?”接见室的人说:“不转化不让见。”家属问:“往哪转呢?”对方说:“你们这态度不能见。”接着又一个接见室的女人说:“她们转化好了可以见,还可以早回家,不转化和不遵守我们制度的给加期。”家属再三追问:“是不是给上刑了?”对方没有回答。

家属要求见所长,她们指一个没有挂牌子的旧楼说:“上那去。”家属来到楼前,一个门卫警号是2018440的警察问什么事?家属把情况告诉了他,他说:“新来的不转化不让见。”家属问:“我们找所长,她在不?”对方说:“不转化找所长也没用。”家属上楼各屋看了一下都没有人。这时一恶警蛮横的说:“你们想见谁就见谁,你想见胡锦涛,就见你?”另一个警号为2018441的恶警说:“你们炼不炼功?”家属说:“我们没必要回答你。”恶警又逼问道:“法轮功是×教”见家属没有人回答他,又恶意的说道:“她们都是法轮功,把她们都整起来,这时又来了5、6个男恶警,其中一个警号为2018048的恶警说:”不能见,我们有规定。”家属想看看什么规定,他们又拿不出来。一警号为2018440恶警说:“你想见谁就见谁,你们上监区去试试,开枪打死你。”又凶恶的说:“你去就开枪打死你。”警号为2018441的恶警说:“把她们都抓起来。”并重复道:“不让见就是不让见,爱上哪告就上哪告。”这时屋里的恶警都出来了,嚣张的威胁、恐吓,家属万般无奈又回到了接见室,要求把复议书送给被迫害家人签字,接见室的人出去一会回来说:她们不签。家属出去后往三大队挂了一个电话,想直接同当事人讲。

去马三家探视被非法关押的亲人,给家属的感觉不是在同人打交道,而是如同走进了狼窝,走进了地狱,这就是用纳税钱供养的共产党制度下的“为人民服务”的警察。

4月4日早8点钟,家属来到了辽宁省劳教局,接待家属的是信访办的吕福学,家属说明来意后,吕福学用手机给马三家打电话说:“吉林来了7、8个人要见刘明伟、穆春梅、郝跃峰。”对方还说不让见。吕福学又问了马三家,第一天没收此三人,第二天又收的情况?马三家说:“头一天拒收是因为手续不全,第二天手续补齐了才收的。”而事实并非如此,第一天拒收是因为穆春梅、刘明伟身体迫害严重,不符合劳教所接收范围,第二天大连公安局和五彩城派出所去到卫生部门开了假证明,马三家收人。

后来省劳教局吕福学说:“我给你们写个条,能见就见,不能见我也没办法。”当家属向他谈苏家屯焚尸炉真相时,吕听后问:“你们听谁说的?”家属告诉他说:“这事是听你们公安局的人,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许仁刚亲口说的。”吕推脱说:“这事我们这管不了,你们找省公安厅的法制科。”

家属后又来到了省公安厅授权申请信访办,警号为107682的恶警说:“你们是不是法轮功?”家属没有回答他,另一恶警出来说:“法轮功的事我们不管,不受理,你们找大连市公安局610办公室。”

省劳教局吕福学 警号:2100309
局长电话:88520650  办公室电话:88520591
不知姓名人警号:2100345
李秋豪电话:86856977
马三家三大队电话:89212252
辽宁省司法厅劳动教养管理局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1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