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执著都得去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弟子,可我自觉修炼的层次很低。长时间以来,对某些执著还认识不清,即使后来悟到了,去的也比较晚。这次写出来也是对执著钱财之心的一次清理。

我是一位老兵,也是一个军转干部,转业到工厂企业以后,退休了工资一直很低,才几百元钱。服役几十年,军龄加工龄四十多年,退休金竟不如事业单位的那些扫地做饭和看大门的,心里非常不平衡。当我看到上边下发的一些红头文件,说要给部份人解困落实政策,提高工资待遇时,我的心动了,加入了常人上访队伍,并且成了骨干。一天,我拿着一份为特困企业军转干部减免暖气费的文件,到一位战友家传达时,一出门便摔了个大跟头,我爬起来看看地面平整整的,怎么会摔倒呢?不由得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让你摔跟头从中悟到,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一个修炼人怎么执迷常人中的事呢?不去抓紧时间学法洪法,而干起与修炼无关的事情,这哪像修炼人哪!我应当向他们洪法讲真相才是正事。从那以后,我再到战友家时,便把证实法和讲真相作为主题。叫他们不要听信政府的一些造假宣传,相信法轮大法是好的,别去反对。但上访找工资待遇之心并没有放下,一时间核心会议我也参加,并被推选为一个地区组长,负责三十多个人的工作。师父看到了我执迷不悟,便在梦中点化我。家里烧水壶漏了,漏的很厉害。我发现之后用万能胶堵漏,可一遇火还是漏,于是我在里面涂胶,在外边用胶皮帖,可还是不顶用。而我不悟。一次全省的军转干部大规模上访,我也参加了,在人群里我还发了言,被便衣录了像,第二天市里警察找到了我,开头便问我,是不是头头?鞍山、大连来人是不是你串联的?目地想干啥?

我直言相告:我不是头头,我未串联,是谁联系的不知道。上访目地就是要求兑现文件精神,提高工资待遇,并拿出文件叫他们看看。他们没有话说,劝我以后不要上访,里面有坏人,不要被利用等,此事不了了之。可是,我在派出所又挂了号,民警也到家规劝我,不要上访,不要给他们添麻烦。我表示不去了,希望你们别来了,再来不欢迎。

有的同修看到这些情况后,不敢同我联系了,有的怀疑我未被抓走,可能当了叛徒等。事后我也认识到,由于我财迷心窍,才造成这个漏洞,让邪恶找上门来骚扰,有些同修私下议论。冷静之后,我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讲:“炼功人求啥呀?求钱。大家想,炼功的人求什么财呀?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在《转法轮》中还明确的讲到:“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在经文《修者忌》中,还有“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

看到了师父这些教诲,我深感自己修炼的不扎实,为增加几个铜臭钱上访这是修炼人吗?是在走岔道啊,危险至极呀!我开始有所醒悟,决定不再参加常人上访。今后不管老友怎么叫我,我也不去,用有事无暇顾及来推脱。后来我又认识到,也不能完全脱离这层关系,我要利用这层关系,经常到这些战友家走走,同他们再谈的问题不再是工资待遇,而是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劝他们進行三退。如今我已将三十多名复转军人及离退休老干部党籍、共青团、少先队全部退掉了。加上其他亲朋好友已劝三退六十七人。

自从去掉这个执著心后,学法也专心了,背《转法轮》的速度也加快了。我力争今年一字不差的全部背下来。只有心中全装法,执著无存才能天地大。

此稿成文,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写还是不写,反复考虑,最后决定还是写出来。是否发表不主要,关键我认为写稿的过程,也是一次认清自己执著心及去掉它的过程,对修炼是有好处的。以上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