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敢让人看的全都是排练好的节目


【明慧网2006年4月24日】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案曝光后,中共象当头挨了一棒,三个星期不敢对此作出回应。在将该集中营转移一空的三个星期后,中共外交部被派出来对血案矢口否认,并故作姿态对海外发出了参观的邀请。中共恶党一提“参观”二字使我回忆起了一段往事。2000年年底,我因去北京说句真话,被邪恶的610非法绑架到了北京的团河劳教所,在这里我见识了中共所谓“参观”的幕后。

由于法轮功学员全球范围的讲真相,使恶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暴露出来的越来越多。在此情况下恶党开始耍新的花招,——邀请国内外媒体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等处参观,在团河劳教所我亲眼看到了中共恶党在邀请“参观”幕后干的卑鄙无耻勾当。

团河劳教所准备让人参观的程序是这样的:

一、 提前几天大扫除,室内、床铺被褥要整齐划一;鱼缸鱼死了的或少了的要赶紧添加新鱼、洗缸、换水,室内盆栽花草每片叶子都要清洗干净,地面要无一点纸屑痰迹。室外处处都要擦洗、打扫干净,一眼望去野兔、小鹿在草地上跑,百鸟房内啼声清脆,体育设施齐全,彩灯耀眼、鲜花吐艳,不象是个劳教所,倒象是个高等学府。

二、 提前一个多星期就开始做回答记者提问的准备。做法是这样的:先由教育科拟定一份书面答问标准设想记者怎么问,答者必须怎么答(如:问:这里有没有政治犯?答:没有,因为我国没有思想罪。)下发到各大队,由警察领着反复学、记,同时所里多次组织专人利用闭路电视组织学习。

三、 参观者来的那一天做了如下安排:1、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或他们认为不太可靠的、所谓“转化”不彻底的法轮功学员带到西楼一个偏僻房间看电视,只限去一次厕所,不许外出。2、安排一部份在多功能厅看书(平时没这样做过)。3、安排一部份人上课,一部份人学电脑。有一次还安排了拔河比赛。还有一次安排一部份人玩单双杠,照相(平时从来没让人玩过)。在电脑房坐好照相,照完相后就让走了,根本就没让学电脑。4、那天中午还特意改善了伙食。事后知道那几个答记者问的人都是按事先准备好的答的。

按中国的官方说法,劳教是最高的行政处分,是“人民内部矛盾”,实际上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比对阶级敌人还凶狠。电击时把人绑在床板上,同时用几根电棍,多时用到了十二根,像谢宁峰、赵明、刘殿开、秦尉等很多人都受到过电刑,有时几个按着一个人(只知此人姓郭)用筷子撬着牙,灌一满脸盆水;有时把人(此人叫杨汝强)按在水龙头下浇,杨被浇得浑身发抖也不罢手;有时叫人臀部坐在脸盆里,推到床底下(受过此种刑罚的不止几人)床很低,前胸要紧贴在腿上,一呆就是很长时间,有些人脊椎骨严重受损伤;有时几个人毒打一个人,把肋骨打断;有时几个月内一天只让睡一两个小时觉,人到了极度虚弱,经常晕倒的程度,当然还有更严重的,因为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都是带到十分隐蔽、阴暗的角落,有时把人带走了或关了小号,以后再没见着过,迫害到什么程度也就无从可知了。

中共恶党就是一个变化成美女的白骨精,表面说的,叫人看到的一面非常漂亮,背地里干的都是吃人、害人的勾当,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案曝光后,中共恶党来了一个让海外媒体调查的邀请,“调查”什么,还不是反复演练好了的节目让人看。白骨精能把恶魔的一面让人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