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卑鄙“转化”骗术

【明慧网2006年4月24日】明慧网2006年3月16日报道石家庄市劳教所及402中队(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管教刘俊玲等在2004年12月1日至2005年5月1日迫害凌辱王姓大法弟子的事实,其实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着。这也是四大队一直进行着的迫害。

在2003年6月份时,乔晓霞是四大队2中队的中队长(现任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刘秀敏是指导员,刘俊玲是分队长。她们之间在利益上勾心斗角,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各出损招,以捞取资本。对坚定不“转化”的,她们都采用很恶劣的手段。

当时有一个大法弟子叫祁洪瑾,受过高等教育,进去时绝食抗议。她们就把她用手铐铐在床上,说“我们就能治绝食的”,不让她上厕所,让她在床上大小便,辱骂她,不让睡觉,让犹大不停的与她谈话。接着就是动用亲情,当时祁洪瑾年迈70多岁的老父亲被带来,劝说她,恶警又打听该学员生活上的事进行指责、污辱,以动其心。

祁洪瑾后来开始吃饭,分队长刘俊玲给她谈话,祁因反抗,与她发生冲突,她们就把她铐起来(铐在两个床之间),刘俊玲象疯了一样煽祁的耳光,祁洪瑾的嘴里出了血,脸被煽肿了。在打人时,恶警一般不让其他学员知道,让她们在院子里唱歌、学习等掩盖。后来祁洪瑾伺机想向上报告刘俊玲的打人行为,刘俊玲就从家里拿衣服给她穿,虚情假意的安抚,另一方面变本加厉的“转化”。

在四大队大队长李勇、乔晓霞等策划下,让犹大与祁谈话,派体格强壮的吸毒犯人看着她,稍看不过就打耳光,刘俊玲在此期间多次打她耳光。最后她们拿出阴招,让祁洪瑾在地上划圈蹲者,不让上厕所,在她的脚下写上师父的名字让她踩,在她身上写辱骂大法的话,拿师父的照片,抓着她的手让她划,后来满屋子写上诬蔑大法之词。祁洪瑾被迫蹲5、6个小时之久,因憋不住,当着许多人小便尿在裤子里,地上也都是尿迹,还不让洗换衣服,不让洗漱,浑身腥臊难闻。

这是四大队惯用的最卑鄙手段,超过了一切酷刑,是对人格尊严的莫大侮辱,也是对最基本人权的最大侵犯。在这种折磨下,祁洪瑾痛苦的在地上挣扎、坚持,她们还不放松,刘俊玲、刘秀敏进来强抓住祁洪瑾的手让她在纸上写与大法师父“决裂”的话,祁不写,她们就使劲按住写,直到她放弃。 

后来河北省在石家庄集中“转化”大法弟子,从唐山开平劳教所来的法轮功学员崔艳秋,被乔晓霞带到四大队,乔先软的不行,就气急败坏的为了捞到“转化”功绩,把她按在床上,用警棍狠狠地打她,崔艳秋的后背、臀部都是青紫斑块。刘俊玲也是打她耳光,崔艳秋是河北师大的毕业生,长的十分文静,不知被打了多少耳光。她们又用亲情动摇她,让她老母亲来劝说,不听就辱骂她。让她蹲圈,长期不让起来。长期不让上床睡觉,崔艳秋经常站着就睡着了,双下肢浮肿的穿不上鞋;不让上厕所,在屋里大小便。她们使绝了招也没把崔艳秋“转化”,最后只好作罢。

四大队的生活条件很差,吃水煮菜,但又开小灶,高收费,来赚钱。2003年元旦左右,所里要来检查,她们就让学员换上新褥单、新脸盆等,不“转化”的放到一个角落里藏起来,有专人看管,欺上瞒下,检查一走就又撤掉。

四大队的恶警在恶党的唆使下,执行着恶党的流氓手段,一方面采用卑鄙下流的手段,一方面说为你好,让你感激她们。很多人上了邪恶的当,被拉入地狱不自觉。很多学员被迫违心“转化”后出现各种病症。当时有韩翠苗,来自雄县,全身长皮肤病,整天流脓。2005年明慧网报道她已去世。2003年夏季,有一邯郸的,40多岁,转化后口唇青紫,双下肢浮肿,可能有心脏病。在劳教所的环境下,哪有条件治病。当时让她看管另一名学员,天气很热,她们长期在一个屋子里,她上午感到有些胸闷,上不来气,大夫只是简单给看了一下,到下午突然昏厥,心跳停止,这时才打了120,大家抬她的时候,已没有呼吸。晚上警察们回来只字未提她的情况。估计已死亡。据说她家里有3个孩子。

乔晓霞当时还想出让大法学员背恶党的“老三篇”以洗脑,经常讲课挖苦学员、侮辱学员的人格,放攻击大法的录象,利用学员做好人、善良的一面,放蔡朝东的歪理邪说“理解万岁”等动摇学员对大法的坚定,有人迷惑上了当。2003年乔晓霞的家里出了一些事,她经常头痛,睡眠不好。有一次,她坐在值班室里,吊扇突然掉下来,砸在她的后头上,休息了一段时间,她还不悟。

刘俊玲有高血压、膝关节炎。经常头晕。她自以为“转化”法轮功有一套,多次参与其它地方的“转化”迫害,到鹿泉、赵县等地行恶,对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

四大队二中队的干警还有队长郝某、马丽琴、队长王某等都是负责迫害大法学员的。

劳教所的干警被恶党附体、蒙蔽、欺骗,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麻木的干着伤天害理的事而不自觉。在此正告那些仍在迫害的,停止迫害,给自己留点后路吧!呼吁国际社会和国内正义人士强烈谴责和调查石家庄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