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要求自己 才能跟上正法


【明慧网2006年4月25日】一直有个心愿,想把自己这几年走过的路总结一下,但是看了别的同修的文章,真是惭愧,迟迟下不了笔,且中间夹杂着显示心、欢喜心等等。但是最近在背了一遍《洛杉矶市讲法》后,感觉一定要把自己学法、过关时的心理过程,也就是正念战胜邪念的过程写下来。不为别的,就是要说明修炼的严肃性,不要耍小聪明,认为师父慈悲,以身试法,骗自己,骗大法。

我是1996年得法,那时才20岁,还是个实习学生。当时,只是觉得大法好,不精進,许多人性方面悟不到、做不到,明知故犯的事常有。但是每次做错事后,我自己都知道,却管不住自己,法看得也很少。当时,整个人的表现就是一个社会上的“小混混”,根本不知道修炼重要性。

1999年7月20日以后,带着想要去北京讲道理,实质上是求圆满的心去上访,结果中途被拦下。回来后,被非法拘留,被单位领导、保卫折腾。由于亲情放不下,我还是违心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太多,2000年农历新年晚上我发传单,被恶徒抓住,非法劳教一年半。在被非法关押间,我静心找,才发现自己真是执著心太多了,是我的执著害了我。当时,我下定决心,出去后要背法,而且以后就是死了也不能写所谓的“保证书”骗自己、骗师父、骗大法。

2002年回家后,家里环境差,家人反对我修炼。在同修们帮助下,我开始集体学法。在这个环境中,无形中我找到了心性上的差距,决心赶上来。首先,我要求自己每个整点坚持发正念,哪怕吃饭,我也要停下,盘腿立掌发正念。随着发正念力度加大,怕心、顾虑一点点在去掉,家里环境逐渐在好转。但是仍然有许多心,如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嫉妒心去不掉,一遇矛盾,就弹出来,关键时候守不住。我自己用了很多办法,如:记住师父讲法中的关键一句话,每天背,是起一点作用,但是仍然克制不了执著心,守不住心性。我当时心急,但是却不知道原因在哪儿。

2003年后,我参与了本地的一些证实大法的项目,如建资料点、充当协调人……,只要证实法需要,就去做(本地当时缺人手)。当时做事的过程中心态实质上是怕心、顾虑心非常严重。经常做梦中,清楚地梦到自己被抓住,只要一醒来,我立即发正念否定它。每次去资料点拿资料,买耗材,发传单……,心里没底,硬着头皮去参与。对于这种掺杂着太多怕心、顾虑心的情况,我也知道弄不好会被钻空子,但是却始终突破不了。

通过看每期的《明慧周刊》和加强学法(那时,几乎每天下午,我都把师父的新经文看四、五本),我认识到我自己这几年的一系列行为根本就没改变。在外面经常人的表现就是:爱说脏话、骂人、与人争斗、吊儿郎当,思想、行为没有根本改变,没用法衡量,每天也不能保证炼五套功法。认识到以后,就一点点改。每天,大量通读师父所有讲法。出去做事,我就告诉自己我是一个正神,谁也不配迫害我,只有师父才能管我。这样,正念一点点变强。有许多时候,学完法后,走在大街上发传单,讲真相,就觉得胆子非常壮,心里底气正念十分足。但是,我依然发现有许多执著心去不掉,非常顽固,而且根本上的问题,如对大法100%的坚信,实践中还是不能做到。

到了2005年下半年,我周围许多来往亲密的同修都曾出事遭迫害(我自己也于2004年被非法绑架过),有一两个还被长期关押、劳教。每次出事,我们都知道是同修心性一直有问题,多次劝说,但就是不听,苦于无可奈何。我自己也是小心翼翼,汲取同修教训,发现自己不足。但是,我同本市同修的分歧越来越大,总是意见不统一,而且每次我却不向内找,总是去指责别人,不配合……;就是向内找,也是走过场。这期间,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怎么啦?心性上不去,什么事也做不好,弄不好还会给大法造成损失。另外,我还发现,只要一个心性守不住,稍有放纵,其他的心就会像洪水一样泛滥。所谓“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根本就没有那种所谓的心性一直停在那里,保持原样的状态。

因为包容心不够,总是不向内找(而且找也找不到实质),其他的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嫉妒心、色欲心也越来越严重。尤其色心,当常人时就非常严重。修炼后,虽有所克制,但是屡次过不去。走在大街上,上网时不时遇到色情东西干扰,许多时候守不住心性,想入非非。看了师尊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就知道是说我。但是,始终不能守住心性,许多时候,梦中根本守不住心性(我还未结婚)。多少次,我真的是绝望了,心都碎了,甚至动了修不下去的念头。但是,每次同修一有事找我帮忙,想到大法,我又不忍心拒绝,就又厚着脸皮爬起来,接着修。

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悟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每次过关时,当时思想中的正邪交战,许多时候,我之所以打不过邪恶,说白了,还是学法少,关键时刻没想到法,或有多少法理根本就是没悟上来。法装的少,没悟透法理,怎么去指导我修炼?另外,在生活中处处都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平时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包括了修炼的因素,我都没重视,机会一次次失去……;另外,许多次不严格要求自己,以身试法,想到师尊会慈悲我的,但是更多时候,真的怕师父不要我了,怕旧势力会把我毁掉。

因为自己主意识不清醒,思想业大,法装的又少,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如何解决?没有别的捷径可走,只有背法一条路,脑子里装的全是法,实践中用法作指导。我横下心来,开始改通读为大量背法。每天有空除背《转法轮》外,还大量背师父的所有后期讲法或某些段落,对于早期讲法,就大量通读,一遍一遍地读,同时,用法对照,找出自己不足,然后想办法克服它。

这样一来,效果非常明显,在反复背法中,头脑一点点清晰起来,过去许多悟不到的法理一点点展现,在实践中,他又指导我去提高心性。正念当然也越来越强了,我有许多时候,真的感到我就是一个正神在发正念。随之而来,多年不愿意炼功的心也没有了,我基本每天坚持炼功。家里的环境也好了起来,以前家人多次无理阻挠,现在家人不干涉了。当然,干扰也是从没间断过,但是我已经能分清它了,现在许多时候,我的正念占了主导。(注:我的背书方法是:一句一句的背,一段一段的背,只要当时记住了,就不管了,在接着向下背,一直全部背完为止。然后,再如此循环,目地是加深印象。)

就拿最近的《洛杉矶市讲法》来说吧,我看了几遍后,总觉得师尊的讲法太深奥,而且看得快,忘得快。于是,我就把他背了一遍。结果,在反复背法中,我豁然明白了许多法理。比如说这次讲法中提到的:“修炼人要接受批评、指责的问题”,“正念闯关的问题”,“人类目前的行业”……,师尊总是用慈悲、平和的语气去讲法,从来没刻意强调什么。如果我们不静心去学法、背法,就会觉得师父的讲法以前都曾讲过,似乎熟悉,知道了就行了。如果这样,真的是没体会到师尊的良苦用心呀。同时,也是对师尊,对大法的不敬,至少没严格要求自己。

我个人体悟:师父的每一次讲法都是在一点点的讲透,就是在帮助我们扩大心性容量,只要我们严格要求自己,重视学法,把每一次讲法都当作指导升华自己修炼的好机会,不知不觉就会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内涵的。实践中,只要用师父的法来对照自己,正念正行,修心性,就是怎么在实践中克服困难,坚定不移的按照大法去做(语言水平有限,实在不能表达出我心里所想)。

以上是近期学法的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