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迫害中吸取教训


【明慧网2006年4月25日】2005年8月19日,原定下午2点我们几个在A同修家学法。1点半时,来了四个同修,共五个人在一起说话,忽然一男子闯進屋里,接着又出去了,我怀疑他不是好人就跟着出去看情况。看见贴在门口的“法轮大法好”不见了,这证明他不是好人。我想和同修商量取消今天的学法,快散开。正在这时又来了一位同修,说“不能叫他干扰了我们学法,咱学咱的”。先发了正念就开始学法。我念了一段法后心里不踏实,就走出去看看。我到传达室看见居委会主任在里边,看见门口还有几个陌生人,我知道事不好,想赶快回来告诉大家,还没等我到家,他们就“哄”的跟上一大群人,叫我把门打开,我说没钥匙,他们不信,我就和他们在门外拖延时间,好叫里面的同修把有关资料藏一藏,免得叫他们拿走。我问他们要干什么,其中一人说是查户口的。我说,大白天查什么户口。其中有个很邪恶的说我们是公安局的,你看工作证。你要不开门我们就破门進去,我说她们都是些老年人,你砸门吓着她们,最后我就慢慢的叫门,叫了好多声,等了多时才把门开了。门一开他们就象土匪一样闯進去,到处乱翻,拿走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录音机、放像机、B同修包里的一佰元钱,等等。

我们六人被用车拉到了派出所,又被分头审问。把我带到户籍室,由一女户籍员看着我。我就跟她讲真相,后那个最邪恶的家伙進来就给了我一耳光,用手在我头顶乱划拉。那女户籍员可能明白了真相,示意那恶人不要打我了。我当时也没觉得疼,也不害怕,就觉得他们只不过是跳梁小丑,什么也不是。接着又问我几个问题,我一概不配合。后又问我们在一起说什么,我就告诉他,就说真、善、忍,按真善忍做,事事找自己哪里没做好。后来把我们六人又弄到一块,我们互相鼓励,要正念正行。后来三位老年同修被领回家,剩下我们三人被戴上手铐,分别押上两辆面包车。我和C同修在一辆车上,不告诉我们要把我们拉到哪去。在车上,我和C同修向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叫人按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我问他们:你愿意让你的孩子成为真诚善良的人,还是谎言欺骗者?市公安局那人假惺惺的说什么叫你说的我好感动。

他们把我三人带到了昌乐看守所。一進看守所,把我们全身上搜了个遍,不叫我穿鞋,光着脚走進犯人的房间。好多犯人都趴在门窗往外看我们。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心想,我们走的是证实法的路,没有错。到了女犯房间,我们立即向她们讲真相,她们都很同情我们。看管的人叫我们给家里打电话,我们三个都不打,我们不承认这一套,过两天就回家。晚上我发正念,基本一晚上没睡,各自找自己的漏,互相找漏在哪里,就是有漏他们也不配来考验我们,我们一定正念正行,决不配合邪恶。

第二天早上都要排队,我们三人不理他们,继续发正念除恶。白天所长叫犯人干活,我们三个也不干。20日上午,把二位同修叫去审问,她们回来后又把我叫出去,有一恶警问我叫什么名,我说上边不是有吗?他就拿张空纸给我看,并说没有。他问为什么叫你到这里来?我说不知道。他说不是因为你炼法轮功吗?我说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学真善忍,做好人多好。他还问了几个问题,我只是给他讲真相。最后叫我签名,当时我动了人的一面,在上面签了名。回监房的路上他说:“判你的刑就有你哭的了。”我忽然脑子里想起“你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回来后一说,我们三个都签了名,都觉得在这方面没在法上,配合了邪恶,没做好,很对不起师父。我们都哭了。我们继续发正念除恶,求师父加持把看守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全部解体灭尽。

我们发正念效果非常好,明显感到师父在加持我们,我想不让巡警走过来,结果一夜他就没过来,早上站队,俺三个没出去站也没人管了,我们三人发正念、炼功都没人管了。21日上午有个邢所长叫C同修去谈话,俺俩就给C同修发正念,正念正行,向他们讲好真相。大约有一个多小时,C同修回来说讲真相讲的很成功,我们三个都很高兴。下午我们就想要回家,不能在这里消极承受,要正念闯出去,现在救人时间这么紧,我们不能呆在这里,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和外边的同修是一个整体,谁也不配考验我们。我们三个是一个粒子团,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一定要正念闯出魔窟。我们商量决定绝食抗议迫害。并公开告诉他们:不放我们回家,就绝食抗议。下午3点多市局那个人找我们谈话,把我叫了去,说拘留加期,我心想你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他又说了好多,我什么也没说,最后叫签名,我也不签。7点多我家属去给我交了300元钱,才把用的盆、鞋给送進去。9点多说放我们回家。看守所里边走到大门要走很长一段路,当时我带着脚铐子,割的我那脚后跟的筋特别疼,每走一步都很难受,好不容易走到大门口。回到家,发现大法书、录音机、炼功带都没有了,我心里很难过。过了几天我才听孩子说他到市公安局要人,恶警出口要3万元。结果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

回家后,由于学法炼功没跟上,起了一个很大的怕心,不敢出门,一出门就觉得好象有人跟踪,不敢与同修接触,加上戴脚铐子割的脚后跟裂一个大口子,整天淌血流水,疼的不敢走,拖了一个多月。虽然自己心想老是想着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行为上已经承认了。脑子里整天翻腾的都是这次被非法抓捕的这件事。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才走出这个状态。写出严正声明,揭露了邪党的迫害,与旧势力决裂。

自己又反复认真向内找,总结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找出了自己的不足和执著:

第一,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学法走过场、求数量,所以在法上提高不上来。遇到事依赖别人,愿意听同修讲,盲目崇拜同修,也就是学人不学法。结果造成对法不坚定,没有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第二,爱面子。看到问题不说,说出来怕得罪人,这也是邪党文化对自己的影响,使我麻木。例如,我们当时学法说好轮着念,一人念一段,结果轮到一个同修念,她念起来就没完没了了,别人想念也没法念,她要念的好,同修们听着还好受点,念的又不好,掉字落字的,都很不愿听。这事我应该跟她说一说就行,但就是因为面子没说,弄得一同修说别轮着念了,一起念吧。就这样四、五个人一块念,念的声音很大,加上天热,门窗都敞着,可能在外边就能听见,没有安全意识,没有维护好学法环境,被邪恶钻了空子;

第三,执著情和利。几年前一位老年同修的老伴没了,她很孤独,我就去跟她一起炼功、学法。她也很高兴我去,一不去她就找我。她自己没有儿女,对我就象自己的女儿一样,我自然对她也很好,象对母亲一样照顾她,关系非常亲密,动了人情。后来她外甥觉得她年龄大了一个人生活不放心,她自己也起了常人心。把法和修炼忘了,执著自己,去外甥家过起了常人生活。她走后把她家的钥匙留给了我。我有时叫同修一起去她家交流或学法。后来我就执著这房子,想组织个学法小组,还想以后环境宽松了,有新得法的也可以在这里教功,成立个炼功点。想法是好的,但是带着很重的人心、私心、显示心等执著心,这是根本不行的。所以事没办成反而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对我们几个修炼人的家庭也带来很大压力。本来这些同修年岁已很大了,怕心也较大,从7.20迫害以后一直不敢出来,这次好不容易把她们叫出来学法,结果还被邪恶非法抓了去,使得这些同修不敢再出来了。

我自己很后悔,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及家人。今后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走到底,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紧跟师父,坚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