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4.25”七周年钟桂春谈迫害成因(二)


当年的钟桂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接前文)

记者:从我们很多人在海外都看到过一个材料,就是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他是很肯定法轮功的,说法轮功为中国节省了很多的医药费,数字很大的。99年4.25法轮功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时候,朱镕基还出来接见,跟大家谈的都很好啊。事后很多人觉得很奇怪,说为什么连国务院总理肯定的这么一个功法,对国民经济、对社会稳定都有好处,竟然被取缔了。中央政府和您说的这个国保系统的关系是否有些奇怪呢?

钟桂春:这个也不奇怪,因为公安的政保系统它要导演一个什么,它要注意上哪一个社会团体,它把它立案進行侦查、调查,它把它形成一套东西以后,中央的高层并不知道。比如说,这个朱镕基他作为国家的总理,他当时侧重的是经济方面。他不是干公安的出身,他不懂公安,那么政保想要搞什么,想要策划什么,他根本不知道。

记者:“4.25”也是这样搞出来的吗?

钟桂春:政保这一切操作,整个这一切阴谋的操作,包括全国政保系统,北京从北京开始一直到公安部一局,他们操作的这些事情罗干清楚,因为罗干是主管政法的。

那么作为江泽民[开始的时候]它不清楚,江泽民不清楚。江泽民就是要看到,哦,我的政权受到威胁了。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泽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后呢,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他们就吓唬它,他们就告诉它,如果不镇压法轮功呢,就会失去它的权力,江泽民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所以他们导演了4.25这场所谓的“围攻中南海”。

实际上4.25是大法弟子在维护自己修炼的权利,是一种向国家信访部门的请愿,就是告诉国家大法是好的,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这样的一个好的功法,而且有很多的事实,都在向国家领导人、向有关部门反映。特别是信访部门,是国家宪法规定的,人人都可以去的,所以说那都是合法的,被公安说成是这个非法的。明明是这个请愿,他们却给抹黑,诬陷,说成是“围攻”,就是这样的。那么他把它报到中央,报到江泽民那,江泽民就信这个,把这个录象拿过去就信,它就是这样的,在为镇压制造这个证据。

什么国家的经济发展啊、人民的安定啊、社会的稳定啊,他们根本就是不考虑的,他们只考虑他们自己的一己私利,他是这样的。

记者:采访前您提到过,象军队系统啊,还有很多其它各行各业的人都是支持法轮功的,您说的这个“支持”是什么意思呢?

钟桂春:他们就是知道法轮功的好嘛,他们自身他们自己也在修炼嘛,包括这个在武警啊,还有这个其它这个军队那个系统啊,我知道的,我认识的就有很多都是师以上的,还有军以上的,军一级的干部,还有一些老干部啊、红军啊、抗日战争时期的干部啊、解放战争时期的干部啊,不同级别的军官嘛、军人嘛,他们都在修炼法轮功,包括他们的家属,这我都知道的。

记者:4.25的时候,就是99年4.25,您在北京吗?

钟桂春:4.25的时候我在北京,我也亲身经历了4.25和平请愿,万人和平请愿。

记者:那时候您是怎么知道天津的消息的?

钟桂春:我也是同修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天津市公安局,就是因为何祚庥这个科痞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攻击大法的文章,那么同修就找到这个天津杂志社,去讲这件事情。那么天津市呢就是有意不解决这个问题,故意的不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其实我认为也是公安有意把这事情搞大,它就是通过几个科痞啊、气功的痞子啊,来通过这些人在报纸上发表一些个攻击大法的文章啊,来看、看法轮功的反映,那么它的目地已经达到了,那么他也知道法轮功学员肯定是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的,肯定是知道说大法好的,那么你在报纸上、杂志上发表这样的文章,法轮功学员肯定是不干的,他都清楚,所以他就有意的搞一些人去做这些事情,这样的话呢,在天津的市政府故意的不解决这个事情,故意把事情弄大,特别是天津市公安局,抓了我们五十多个吧法轮功学员,而且那个公安局长造谣:天津市公安局一个人都没抓。那么学员给我打电话,告诉这样的事情,天津市解决不了,不放人,解决不了,说让我们去找上一级,那只能到北京,找中央,找信访办。所以这样的话呢,学员告诉我就说4.25那一天到[国务院]信访办去上访,向国家,告诉国家法轮大法好,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印发大法的书籍,要求给法轮功学员合法的、稳定的炼功的环境。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就去了。

记者:当时上访提出的三项要求,是否在针对当时已经发生的一些情况?

钟桂春:是的,当时也就是这个,由于公安系统的在里面嘛,公安系统从早它就导演这个,完了它就和这个新闻出版署嘛,和等等这些个有关的单位停止出版法轮功的书籍。那么对法轮功学员呢,就说外面户外炼功啊他们也有意的派一些个警察啊,進行流氓滋扰,就是这样的。所以只能到上一级到中央到信访办去向国家反映这个事情,[要求]给大法一个就说宽松的修炼环境,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记者:资料显示,当时全国各地,特别是北京,清晨公园里每块绿地上,甚至有些不是公园,就是街心花园,都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在炼功,这个情况到了99年4月是不是就已经不存在了?

钟桂春:是的,都是,这些个都是公安派这个巡逻队呀、防暴队呀、派这个城管的呀,去把这些环境修炼的环境都给破坏掉了,他们就是有意这样干的。

就是公安已经派这个武警派这个防暴队的、巡逻队的,还有派一些个消防警察呀,去進行干扰。有的,[专门针对法轮功],比如说当时我参加炼功就是中化公司对面,就是国家海洋局炼功点。在这个炼功点上,每天早上都有将近上千人在国家海洋局前面炼功,那个场景是非常壮观,过路行人、车辆也都在看,就是很壮观的,那么后来在4.25之前就没有了,就被公安把那地方,就是通过单位呀把那地方用铁栏杆拦上了,就是没有那个环境了,所有的地方,能够集体炼功的地方,他们都派公安、派城管把那些地方把那环境给破坏掉了,不让你有那个炼功的环境,就是故意制造捣乱吗,公安就是干这些个事情。

记者:据您了解的情况,当时在北京99年迫害开始之前,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钟桂春:在迫害之前,因为我是很清楚的,全国有将近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

记者:北京大概有多少人?

钟桂春:北京有上百万人吧。

记者:那从您现在介绍的这个情况来看呢,99年这个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全面登场,这个和中共官方媒体所宣传的,说法轮功4.25围攻中南海呀,或者说封建迷信哪、不让人这个吃药啊,好象完全对不上号?

钟桂春:是的,这就是他们构陷的,欺骗老百姓,是这样。公安也在注意搜集这方面的,比如从别的气功里面搜集一些个东西来构陷法轮功的,公安也很注意这些个,练别的气功出现问题了都栽赃法轮功的。他们很早就在搜集这方面的东西。

记者:听起来好象就是说,这个公安系统他们为了能够制造一些成绩,制造一些事件,他们可以升官发财,所以只要这件事情能够朝它们需要的方向发展,安上什么罪名的话都是无所谓的,罪名只是为了说给老百姓听的?

钟桂春:是的,老百姓并不知道内幕,只有干这一行的人才知道内幕,那么在我们的同行里面,比如说搞刑警的,搞刑事侦查的,搞刑警的,搞社会治安管理的,搞户籍管理的,搞警卫的,搞防火的,等等等等,就是搞其它方面的警察,他也不知道政保操作的这些个内幕,包括一些个局长,不主管这方面的局长,包括就是主管局长他不懂政保行业。不是政保出身的,他都不知道政保的内幕,只有政保清楚。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