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讲真相救世人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6年4月26日】我的家乡地处一个小县的城郊。中国年过后我回到家乡讲真相,遇到了许多感人的事,现在把其中的两件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由“跟踪”到热情的指路

一天,我和家乡的一同修到周边四个山区的村庄发真相资料。前两个村庄发的比较顺利,当发到第三个村庄的村尾时,有个干部模样的人就追了上来,气势汹汹的吼着问:“你们发的是什么?”说着就把同修放在草垛中的真相资料拿出来,并一直追问:“你们是哪来的?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我告诉他身份证没带,走亲戚家还要身份证吗?那男子又问亲戚家在哪个庄?叫什么名?我一一做了回答。

在那男子追问时,同修一直站在旁边发正念,我也没有一点怕心。说着,那男子的语气已没那么凶了,并承认他已经跟了我们一路了。我理直气壮的说:“我告诉你,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要举报就举报吧,我也不怕!但是你应当相信,善恶是有报的。善恶可在一念间。那些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恶报的可不少。尤其是公安部门特别多。“

那男子说:“××党不让炼,你为什么还要炼?”我郑重其事的告诉他:“法轮功好啊!我炼功前是个药罐子,炼功后一身的病都好了,这十几年没吃过药,没打过针。”那男子问:“肝硬化能不能炼好?”我告诉他,只要他(她)相信,一定能好。你带我去给他讲讲。”同修接着说:“癌症病人炼好的多的是!”我又告诉他:“我有一个好姐妹原来患子宫癌,医生说只能活一个月,让她的儿子给她准备后事。她炼了法轮功,现在都十年了,快70岁的人,精神的很呢。我都快60岁了,你看我精神如何?”那男子低头不语。

当他再抬起头时态度缓和多了,接着说:××党说你们是×教,你还敢炼?我说:“××党的话你还相信?从解放到现在经历了多少运动,从斗地主分田地到三反、五反、大跃進、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六四’到现在的迫害法轮功,整死了多少人?三年大饥荒,饿死了多少人?文化大革命连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都不放过;学生把老师打的头破血流。‘六四’大学生被杀害死那么多人,你没听说过吗?到现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有名有姓的就有2800多人,你也没听说过吗?”过了一会,那男子感慨的说:“××党完了。”

那男子接着又说:“虽然××党完了,但它毕竟还给了我们一碗饭吃。”我说:“你错了!不是××党给了你一碗饭,而是你们养活了××党。你想一想,这个党它并不生产,全靠税收撑着,欺骗善良,欺骗老百姓。说是目前给农民减了税,可是化肥、地膜却长了多少?这你比我还清楚吧!你说小学生不收费了,但从提出义务教育时算起,几十年前就不应该收学费的,可一直拖到现在,还在收,而且越收越多。××党变着法子骗老百姓。就这样你们还感恩戴德呢!”

我问他是不是党员?在村上是书记还是村长?在正念场的作用下,他始终没有勇气承认他是村干部。他只说他是社员(即村民)。我看他手里一直紧紧攥着那份真相资料,便从他手中抽出来塞進他的衣服口袋里。我笑着说:“拿回家好好看看吧!了解一下世界各地的情况吧!明白真相是福。”同修又递过去一份真相小册子,我们又给他护身符、福卡等他都欣然接受了。

这时明白了真相的他变的热情起来,并给我们指引了去下一个村庄的路。最后与我们挥手道别。当我们想到又一个生命有了得救的希望时,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步子不觉轻快起来。

一群小学生争抢真相资料

我们往前走着,边走边给正在地里耕作的人们留下真相资料、《九评》等,当我们走过去回头看时,有的人已手捧资料正专心阅读哩!

当我们走到另一村庄时,正赶上小学生放学。我们在路边放了几份真相资料和“福”卡,都被孩子们捡去了。当两个手中拿着“福”卡的孩子走到我们身边时,我乐呵呵的故意大声说:“吆,这两个小朋友真有福气,捡来这么大的“福”。真是福份不浅啊!”其他小朋友听到这话,立即将目光集中到这俩孩子手中的福卡上。看到此情此景我灵机一动赶快说:“我也捡到了几个,谁要?”这时一群小学生“呼啦”一下将我俩围了起来,一个个伸着小手嘴里不停的喊着“我要!”“我要!”。我从包中往出取资料,刚抽出一份资料的角,就被旁边的小手抢去了,再从包中抽出一份又被抢走了。就这样半提包资料还没等進村就被抢光了。

站在外围的一个孩子没抢到,站在一旁的大人着急的喊:“给这娃娃一份,给这娃娃一份!”我们又从别的孩子手中匀了一份,满足了他的要求。

这时大人们也收工了,有几个孩子将手中的真相资料已经递到刚收工的大人手中,几个家长等不到回家就边走边看起来。我们心中默默的祝愿他们:好好看吧!明白真相是福!

事情虽然过去了多少天了,但孩子们争抢真相资料的那个动人的场面常常在我们脑海中浮现,众生盼望了解真相、盼望得救的心多么纯真、多么急切啊!我们也得抓紧时间快讲、急救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